找回密码
 注register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直接登录论坛

查看: 4315|回复: 36

[〖鬼畜眼镜〗] [克哉x克哉]──如果沒有你──04‧溫柔與冷漠之間的差距(10/27更新)

[复制链接]   [短链接] http://otome.cn/?485883   [阅读权限=0]
发表于 2009-9-18 13:24:33 |阅读模式
MDBWMEpM47U39I
本帖最后由 为月冥 于 2010-2-14 21:49 编辑
[j]47U39I OTX7XN[/j]
[j]47U39I OTX7YN[/j]呼.......終於是趕上了。
[j]47U39I OTX7Z1[/j]害我還大大緊張了下,今天一早拼命開始趕稿。(汗)
[j]47U39I OTX7YT[/j]本來應該前些天就要寫完的......可是因為本人混的兇(還敢說)和想要好好休息。
[j]47U39I OTX7XY[/j]所以就延遲到今天了........不過最後還是有趕上!(燦笑)
[j]47U39I OTX7Y4[/j]
[j]47U39I OTX7YT[/j]這篇,是要送給玄月小姐的生日賀文~[j]47U39I OTX7YX[/j]
我欠她這篇克x克也不知道欠了多久了........[j]47U39I OTX7XF[/j]
不過就看我今天努力一直趕的份上原諒我吧!!
[j]47U39I OTX7YC[/j]還有~雖然今天的生日不能大肆鋪張,但是送文章還是可以的。
[j]47U39I OTX7XT[/j]祝妳生日快樂囉~長大了一歲希望也能再更成熟一點~[j]47U39I OTX7YJ[/j]
另外......10月就快要到了喔!希望我的太克文能有個下文啊!(眨)
[j]47U39I OTX7Y8[/j]
[j]47U39I OTX7YU[/j]話說我跟妳的認識似乎已經邁入第二個年頭了啊.....
[j]47U39I OTX7YX[/j]時間過的可真快不是?去年的我們都還在談論特殊傳說的話題,
[j]47U39I OTX7XZ[/j]不過今年居然變成鬼畜眼鏡了。這就代表時間的經過還真是快~[j]47U39I OTX7XZ[/j]
啊啊~廢話不多說了,不然妳一定會想給我丟雞蛋的吧~[j]47U39I OTX7Y8[/j]
最後再祝妳一次生日快樂,天天開心,事事順利囉!(燦笑)
[j]47U39I OTX7Y9[/j]
[j]47U39I OTX7YU[/j]p.s:我希望這篇的頭香跟沙發是給妳坐去的喔~千萬別讓我失望了。houn104
[j]47U39I OTX7XV[/j]
[j]47U39I OTX7XP[/j]

[j]47U39I OTX7Y6[/j]04的留言回覆跟文帖一樣於29樓~請眾親往後面跳吧~~~XD
[j]47U39I OTX7XZ[/j]
[j]47U39I OTX7YX[/j]
[j]47U39I OTX7YX[/j]
[j]47U39I OTX7YY[/j]克哉x克哉──01──オレ與俺
[j]47U39I OTX7YR[/j][j]47U39I OTX7XZ[/j]
  綣起身子,不想要面對迎面而來的銀亮月光。[j]47U39I OTX7YB[/j]
  [j]47U39I OTX7YD[/j]
  自己早在幾個月前完美的完成Proto Fiber的目標值。
[j]47U39I OTX7XM[/j]  
[j]47U39I OTX7Y2[/j]  這一切都是Mr.R給他的眼鏡所帶來的功勞。[j]47U39I OTX7Z3[/j]
  
[j]47U39I OTX7Z2[/j]  完全不是自己的功勞,所以無法面對眾人對我的稱讚目光。
[j]47U39I OTX7Y0[/j]  
[j]47U39I OTX7Y3[/j]  自己並不是那麼優秀的人才,要是說那只是隱藏住的能力被那眼鏡全部引誘出來的話,自己絕對是嗤之以鼻的。
[j]47U39I OTX7YQ[/j]  [j]47U39I OTX7YT[/j]
  但是……打從那天之後,那個『我』就消失在自己的身邊。
[j]47U39I OTX7YL[/j]  
[j]47U39I OTX7Y6[/j]  以前隱約都能感覺到似乎有另外一個自己陪伴在身邊的感覺,可是現在完全沒有感覺……彷彿那副眼鏡真的已經變成了普通的眼鏡。[j]47U39I OTX7Y1[/j]
  
[j]47U39I OTX7YB[/j]  說也可笑。
[j]47U39I OTX7YB[/j]  
[j]47U39I OTX7XH[/j]  自己之前是多麼全力排斥這副眼鏡的存在,當然也包括那個人──另外一個『佐伯克哉』。
[j]47U39I OTX7XV[/j]  
[j]47U39I OTX7Z2[/j]  現在只是感覺不到他的氣息,自己卻有如被丟棄的小狗一樣嗚嗚自憐。[j]47U39I OTX7YL[/j]
  
[j]47U39I OTX7XH[/j]  「你不是很想要取代我的嗎?為什麼會消失……」
[j]47U39I OTX7XS[/j]  [j]47U39I OTX7XS[/j]
  倒臥在床上,全身的無力是經過整天緊繃的工作所帶來的後遺症。
[j]47U39I OTX7Y4[/j]  [j]47U39I OTX7YE[/j]
  但是管不了身體持續傳來的沉默抗議,只是讓自己的腦袋想一堆『為什麼』的話語。
[j]47U39I OTX7Y6[/j]  
[j]47U39I OTX7XQ[/j]  「吶……『俺』?」[j]47U39I OTX7YU[/j]
  [j]47U39I OTX7YA[/j]
  而且還相當愚蠢的對著空氣發出詢問,以為會有人回答自己。
[j]47U39I OTX7YB[/j]  
[j]47U39I OTX7Z0[/j]  日前都還有夢到與自己的……那樣羞人丟臉的性畫面。
[j]47U39I OTX7XX[/j]  
[j]47U39I OTX7Y6[/j]  兩次是在充滿紅色布簾的畫面,兩次是在辦公室,還有兩次就是在這裡──
[j]47U39I OTX7XX[/j]  
[j]47U39I OTX7Y3[/j]  最誇張的就是夢到眾人對我們兩人送去祝福的結婚典禮。
[j]47U39I OTX7XG[/j]  [j]47U39I OTX7YU[/j]
  那時醒來都認為自己是在作夢,可是身體上的感覺是那樣逼真。
[j]47U39I OTX7YU[/j]  
[j]47U39I OTX7XY[/j]  讓我摸不清到底哪邊才是夢境。
[j]47U39I OTX7XY[/j]  
[j]47U39I OTX7XF[/j]  「如果你在的話,可以發出點聲音嗎……」讓自己聲音像是飄忽一樣的孤零零送到整個安靜無聲的室內。
[j]47U39I OTX7XK[/j]  
[j]47U39I OTX7Y5[/j]  能回答我的到底是誰。
[j]47U39I OTX7YH[/j]  
[j]47U39I OTX7YK[/j]  「我啊……現在被御堂さん提拔到MGN了喔。而且是直接當他的部下,雖然他很嚴格,可是每當有問題就是會親自解決,也完全不吝嗇跟我講怎麼做才能改進缺點的話。」
[j]47U39I OTX7XH[/j]  
[j]47U39I OTX7Y8[/j]  所以說,每天才會這麼累。[j]47U39I OTX7YG[/j]
  
[j]47U39I OTX7Y6[/j]  可是這是證明自己存在的事情。[j]47U39I OTX7XH[/j]
  [j]47U39I OTX7XS[/j]
  存在這世界上的真實感,還有人需要著自己的真實存在感。
[j]47U39I OTX7Y5[/j]  [j]47U39I OTX7YD[/j]
  但是……總覺得還是少了什麼。
[j]47U39I OTX7YZ[/j]  
[j]47U39I OTX7XT[/j]  對於現況可以說是相當滿意,唯一覺得缺少的……[j]47U39I OTX7Y2[/j]
  
[j]47U39I OTX7YT[/j]  就是另外一個自己的存在。
[j]47U39I OTX7Y7[/j]  [j]47U39I OTX7YJ[/j]
  至於為什麼知道知道『俺』不在了……我也不清楚,就是下意識的知道了。
[j]47U39I OTX7YV[/j]  
[j]47U39I OTX7YK[/j]  跟自己比起來,他更加值得擁有這副身體的使用權不是嗎?[j]47U39I OTX7XR[/j]
  [j]47U39I OTX7YP[/j]
  那為什麼三個月一到,消失的人不是自己而是他?
[j]47U39I OTX7YE[/j]  
[j]47U39I OTX7YK[/j]  「吶……能不能回答我,『俺』?」[j]47U39I OTX7Y7[/j]
  [j]47U39I OTX7Y5[/j]
  今天比起以往更感覺到無邊無際的空虛感朝著自己洶湧襲來,只有滿腹的『為什麼』罷了。
[j]47U39I OTX7XJ[/j]  
[j]47U39I OTX7YI[/j]  「如果你想要我的身軀,就回來吧。至於我怎樣都無所謂了……真的無所謂……」[j]47U39I OTX7YL[/j]
  
[j]47U39I OTX7Z3[/j]  喃喃自語的腔調傳來了可悲的低泣,送到除了自己以外空無一人的房間裡。
[j]47U39I OTX7YN[/j]  [j]47U39I OTX7XJ[/j]
  更是添加自己是多愚蠢丟臉的模樣。
[j]47U39I OTX7YK[/j]  [j]47U39I OTX7XM[/j]
  無論怎麼樣,今晚就是睡不著。[j]47U39I OTX7YY[/j]
  [j]47U39I OTX7Z2[/j]
  所以換上便服,來到那座公園──那個與Mr.R見面的公園。
[j]47U39I OTX7YM[/j]  
[j]47U39I OTX7Z1[/j]  直覺在這裡一定會得到想要的答案。
[j]47U39I OTX7YN[/j]  
[j]47U39I OTX7YG[/j]  「Mr.R,你在的吧?」
[j]47U39I OTX7YL[/j]  
[j]47U39I OTX7XG[/j]  相當肯定的對看似沒有人的公園說話。
[j]47U39I OTX7XW[/j]  
[j]47U39I OTX7YD[/j]  「呵呵,您找我嗎?佐伯克哉さん。」跟自己想像的一樣,Mr.R下個瞬間就從黑暗處踏了出來,頭上跟平常不太相同,少了那頂黑帽子。
[j]47U39I OTX7Y3[/j]  
[j]47U39I OTX7XV[/j]  直直盯住原來Mr.R在那黑帽子底下一樣閃閃發光的金色頭髮,「你知道的吧。」
[j]47U39I OTX7Y0[/j]  
[j]47U39I OTX7XG[/j]  自己無頭無尾的說出這句話,但是Mr.R的表情不曾改變,就一如往常的詭異笑著。
[j]47U39I OTX7YR[/j]  [j]47U39I OTX7YN[/j]
  「您想要什麼……在下的確知道。」Mr.R貌似誠懇的笑容……底下又會是在想著什麼?「不就是同為『佐伯克哉さん』的你嗎?」
[j]47U39I OTX7YY[/j]  
[j]47U39I OTX7YM[/j]  「既然知道我就不多說,為什麼在三個月過後,『他』就消失了?」這樣的疑惑並不是從今天開始,而是從三個月結束的那一天……
[j]47U39I OTX7YV[/j]  
[j]47U39I OTX7XH[/j]  感覺到身體出現了一些異樣。
[j]47U39I OTX7Y4[/j]  
[j]47U39I OTX7XZ[/j]  而那些異樣就是說明『俺』已經離去的事實。[j]47U39I OTX7YA[/j]
  [j]47U39I OTX7YJ[/j]
  「佐伯さん,您認為那是在下讓『您』消失的嗎?」淺淺笑出一陣詭異聲響的Mr.R推了下鏡框,在那之後的金色眼瞳深沉的看不出任何想法。
[j]47U39I OTX7XF[/j]  [j]47U39I OTX7Y3[/j]
  「……不是你,還有誰能辦得到?」深呼吸口氣,努力讓自己的氣勢不要低過於Mr.R,不然自己絕對會被他牽著走。[j]47U39I OTX7XI[/j]
  
[j]47U39I OTX7Y0[/j]  由以往的談話就能清楚自己容易被影響的事情。[j]47U39I OTX7XS[/j]
  
[j]47U39I OTX7YD[/j]  我已經不再是那個無能的佐伯克哉了。
[j]47U39I OTX7XP[/j]  
[j]47U39I OTX7YB[/j]  「哦呀哦呀,這是您給在下的肯定嗎?呵,在下真是無比榮幸。」微微彎下腰的Mr.R那藏在圓框眼鏡底下的金眸其實根本不帶一絲感情,但是嘴上卻說著跟表情完全不相同的話語。[j]47U39I OTX7XR[/j]
  
[j]47U39I OTX7XW[/j]  這就是Mr.R。
[j]47U39I OTX7Z0[/j]  
[j]47U39I OTX7Y9[/j]  「不要說那些廢話,我問你『俺』是不是被你帶走的事情這問題還沒回答我。」聲音鏗鏘有力,而眼睛也直視Mr.R,已經不再是以前的那個我了……[j]47U39I OTX7XL[/j]
  
[j]47U39I OTX7XY[/j]  「您想問我『您』在哪裡……在下看到的就是『您』啊,佐伯克哉さん。」Mr.R手舉到身後再次伸出來時,那頂黑帽子就出現在他的視線裡。
[j]47U39I OTX7YQ[/j]  
[j]47U39I OTX7Z3[/j]  「怎麼可能!」倒抽口氣,Mr.R說的話語是不可能的事情。自己並不是那個戴起眼鏡顯得聰明無比的『俺』。
[j]47U39I OTX7YQ[/j]  
[j]47U39I OTX7XT[/j]  「開玩笑也要有個限度,Mr.R!」忍不住揚高了音調,對那個笑的燦爛卻又突顯出跟周遭景色不搭嘎的Mr.R送出這句話。[j]47U39I OTX7XF[/j]
  
[j]47U39I OTX7XJ[/j]  「這真是嚴格的指控啊,佐伯さま。」
[j]47U39I OTX7YE[/j]  [j]47U39I OTX7XY[/j]
  意識到Mr.R對自己的稱呼變換的同時,也發覺自己不太對勁的地方。
[j]47U39I OTX7Y1[/j]  [j]47U39I OTX7XM[/j]
  剛剛那些話語跟想法真的是自己想出來的嗎?[j]47U39I OTX7XO[/j]
  [j]47U39I OTX7YN[/j]
  那個懦弱、無用的自己居然剛剛在心裡想說『我已經不再是那個無能的佐伯克哉了』?[j]47U39I OTX7Z1[/j]
  [j]47U39I OTX7XS[/j]
  記憶突然錯亂,到底現在的自己是誰?[j]47U39I OTX7Y1[/j]
  [j]47U39I OTX7YS[/j]
  是『オレ』還是『俺』?
[j]47U39I OTX7XT[/j]  
[j]47U39I OTX7YG[/j]  拼命搖著頭,不行繼續想下去,這樣會中了Mr.R的圈套。
[j]47U39I OTX7YM[/j]  [j]47U39I OTX7XM[/j]
  「吶,佐伯克哉さん,您不這樣認為嗎?」低低笑著的Mr.R推了下鏡框,「在我看來……您真的充滿了未知數,還有您來找我到底是為什麼?想要什麼條件,想要我替您達成什麼願望嗎?」
[j]47U39I OTX7YZ[/j]  
[j]47U39I OTX7YR[/j]  「願望……?」[j]47U39I OTX7YH[/j]
  [j]47U39I OTX7Y4[/j]
  我能有什麼願望,我的願望不就是……
[j]47U39I OTX7XZ[/j]  [j]47U39I OTX7Y8[/j]
  倒抽一口氣,眼睛猛然對上那詭異的金色眼瞳。
[j]47U39I OTX7YB[/j]  
[j]47U39I OTX7YI[/j]  「佐伯さん,您怎麼了?」低低沉笑的Mr.R壓低了帽簷,「您一定是有事情才會來找我的吧?」
[j]47U39I OTX7XG[/j]  [j]47U39I OTX7YV[/j]
  「我只是想要問你另一個『俺』到哪去了?」像是要讓自己肯定,也要讓Mr.R認同似的大聲說著,彷彿不這樣就不能確信自己心裡到底在想些什麼。
[j]47U39I OTX7XR[/j]  [j]47U39I OTX7YB[/j]
  「您不認為自己是那個『佐伯克哉さん』嗎?」走到自己身邊的Mr.R直直盯著我臉上的表情,「您真的這麼排斥『您』嗎?」
[j]47U39I OTX7XX[/j]  
[j]47U39I OTX7Y3[/j]  被Mr.R這樣一說後一陣恍惚,自己真的排斥『自己』嗎?
[j]47U39I OTX7XS[/j]  
[j]47U39I OTX7YS[/j]  「別開玩笑了。不要想扯開我的問題,Mr.R。」發現想法隨著Mr.R產生起伏連忙甩甩頭,努力想要讓奔走的情緒再度回歸。「如果你不能回答我的問題那就算了,我要回去了。」
[j]47U39I OTX7Z3[/j]  
[j]47U39I OTX7YZ[/j]  既然來這邊找Mr.R都沒有用的話……那就算了吧。
[j]47U39I OTX7Z0[/j]  
[j]47U39I OTX7YX[/j]  開始踏出的腳步在夜晚的空虛中傳來一聲又一聲的喀響聲,想要趕快遠離Mr.R,既然他沒有辦法回答自己問題的話。
[j]47U39I OTX7YJ[/j]  [j]47U39I OTX7XU[/j]
  「佐伯さん,您就打算這樣放棄嗎?」
[j]47U39I OTX7YN[/j]  
[j]47U39I OTX7YY[/j]  只是這句話再度打的自己前進不了,雙腳就像是被地面黏住一樣完全不再前進。
[j]47U39I OTX7YD[/j]  
[j]47U39I OTX7Z2[/j]  「……你到底想說什麼。」握緊拳,不希望再被Mr.R的話影響了。
[j]47U39I OTX7XO[/j]  
[j]47U39I OTX7YT[/j]  「您不想多做一些努力,說不定就會得到您想要的喔?」炫目微笑的Mr.R到底是存什麼心態說這些話我完全不懂,懂的只是──
[j]47U39I OTX7YN[/j]  [j]47U39I OTX7Z2[/j]
  「再怎麼努力,也不可能同時讓我們兩個人共同存在的吧?」嘲笑的話語是對著自己說的還是對Mr.R說的根本不清楚。
[j]47U39I OTX7XU[/j]  
[j]47U39I OTX7Y1[/j]  「呵呵呵,您是這樣認為的嗎?」[j]47U39I OTX7Z2[/j]
  
[j]47U39I OTX7Z1[/j]  Mr.R一而再再而三的詢問自己像是想要確定什麼。
[j]47U39I OTX7Y6[/j]  
[j]47U39I OTX7YV[/j]  「不是這樣認為,是不能不這樣認為。」時間彷彿又回到最剛開始的時候,就是第一次遇到Mr.R的時候。[j]47U39I OTX7XX[/j]
  
[j]47U39I OTX7XZ[/j]  但是現在的這個自己不是以前的那個自己了,再經過時間和許多事情改變之後,我的生活跟什麼也都起了改變。
[j]47U39I OTX7YS[/j]  [j]47U39I OTX7YX[/j]
  一切都是因為──Mr.R給的那副眼鏡所帶來的改變。
[j]47U39I OTX7Y7[/j]  
[j]47U39I OTX7YO[/j]  在那之間,我無數次想要告訴御堂さん、想告訴本多、想告訴太一眼鏡的事情,不過就是開不了口……因為根本是不合常理的事情。
[j]47U39I OTX7YQ[/j]  
[j]47U39I OTX7YW[/j]  連Mr.R這個人也是,對於他的存在我也不知道從何開口。[j]47U39I OTX7XY[/j]
  
[j]47U39I OTX7Z3[/j]  所以只能瞞著大家,獨自忍受這些跟常理脫序的事情。
[j]47U39I OTX7Y5[/j]  
[j]47U39I OTX7YN[/j]  但是那時候,還有個人跟我一樣知道這件事情而且相信Mr.R的存在。
[j]47U39I OTX7YB[/j]  [j]47U39I OTX7XO[/j]
  那就是──另一個佐伯克哉。
[j]47U39I OTX7Z1[/j]  
[j]47U39I OTX7YY[/j]  「您還真是容易放棄吶,如果是另外一位『佐伯さん』一定不會這麼容易放棄的吧?」[j]47U39I OTX7Z0[/j]
  [j]47U39I OTX7XH[/j]
  「不好意思讓你失望了,那麼我先走了。」手指覆蓋在心臟上方緩緩收緊,想要從這舉動帶給自己一些堅強的勇氣。
[j]47U39I OTX7YT[/j]  [j]47U39I OTX7YC[/j]
  也不管後方的Mr.R有什麼反應,就只是揚步向前。
[j]47U39I OTX7XI[/j]  
[j]47U39I OTX7YS[/j]  果然那些感覺跟夢都純粹是幻想,從頭到尾就是只有自己一個佐伯克哉的存在。
[j]47U39I OTX7XG[/j]  
[j]47U39I OTX7XM[/j]  努力讓腦海中混亂的情緒冷靜下來,也很努力將另外一個『佐伯克哉』逐出記憶中。
[j]47U39I OTX7XR[/j]  [j]47U39I OTX7YR[/j]
  因為無論如何努力也都無法讓他回來,所以只能選擇遺忘。
[j]47U39I OTX7XN[/j]  [j]47U39I OTX7XU[/j]
  回到家後的克哉無力的倒在床上,然後沉沉睡去……[j]47U39I OTX7XG[/j]
  
[j]47U39I OTX7XZ[/j]  直到清晨鬧鐘準時的作響醒來。
[j]47U39I OTX7Y6[/j]  
[j]47U39I OTX7XW[/j]  首先到浴室洗了個澡,這是維持很長久的習慣了,怎麼想改也改不掉。
[j]47U39I OTX7YT[/j]  
[j]47U39I OTX7Y7[/j]  看著鏡中的人還是那副對自己沒有什麼自信模樣又忍不住苦笑了,手指輕觸鏡面傳來冰冷的感覺。「你想要什麼?」
[j]47U39I OTX7XU[/j]  
[j]47U39I OTX7YC[/j]  很可笑的譏諷自己,這陣子為什麼會覺得很孤單?[j]47U39I OTX7YG[/j]
  [j]47U39I OTX7YY[/j]
  明明工作已經步上軌道,和同事之間的感情也可以說是相當不錯,對於上司御堂さん給的肯定也不曾少過。那麼,到底還缺少了什麼?為什麼心總是覺得有處很空虛,完全無法抑止這樣的想法。
[j]47U39I OTX7YS[/j]  
[j]47U39I OTX7Y5[/j]  「你之前那麼排斥他的存在,可是現在卻是一副少不了他的模樣,你還真是夠悽慘了佐伯克哉。」苦澀的話語伴隨著蓮蓬頭的沖刷,是沖刷了混亂的心緒還是掩蓋呼之欲出的事實?[j]47U39I OTX7YG[/j]
  [j]47U39I OTX7YS[/j]
  「呼……」大大嘆了口氣,再度望上鏡子,確定自己還是那個佐伯克哉後,就離開了浴室。[j]47U39I OTX7XL[/j]
  
[j]47U39I OTX7YH[/j]
[j]47U39I OTX7XL[/j]  到了MGN,依舊是照著進入MGN後比上班時間早半小時進入辦公室,不過就算已經早了半小時還是比不過那兩個人。[j]47U39I OTX7YI[/j]
  
[j]47U39I OTX7YR[/j]  「啊,佐伯さん早安。」藤田抱著一堆資料對我笑著,在他身後還有御堂さん看到我之後點了點頭。
[j]47U39I OTX7YO[/j]  
[j]47U39I OTX7XK[/j]  連忙走到藤田身邊接過一些檔案,「早安,沒想到我都特地早了半小時過來可是還是比你們晚……」[j]47U39I OTX7Y4[/j]
  [j]47U39I OTX7YA[/j]
  好不容易從菊池被拉拔到MGN的自己無論如何都想要好好證明實力,證明自己是有資格立足在這間公司的。所以都會特地早一點過來,但是還是比不過藤田跟御堂さん。
[j]47U39I OTX7XN[/j]  
[j]47U39I OTX7Z2[/j]  「這點佐伯くん不用太在意,我跟藤田也只是習慣。」有可能是還沒有正式上班的關係,御堂さん看起來沒有平時工作上的嚴肅。
[j]47U39I OTX7XW[/j]  [j]47U39I OTX7XW[/j]
  「對啊,佐伯さん已經很早到了,在你這屆的新人還只有你會提早到呢。」開朗笑著的藤田比自己早進入MGN三年,所以在某方面來說會比較親近一些。其實也是因為藤田本身個性就很好相處的關係,讓我總是忍不住跟著微笑。
[j]47U39I OTX7XX[/j]  [j]47U39I OTX7YJ[/j]
  突然想到了本多,本多也都是習慣性的笑。
[j]47U39I OTX7XL[/j]  [j]47U39I OTX7YB[/j]
  跟藤田的笑容不太一樣,是那種更爽朗的笑容。每次當感到沒自信低下頭去時,本多總是會從背後重重打下去。雖然是很痛,不過也的確能讓自己忘記原本在想什麼,然後在本多的鼓勵後又打起精神繼續工作。
[j]47U39I OTX7Z0[/j]  [j]47U39I OTX7YO[/j]
  可是現在離開了菊池後,這樣的事情就不會有人對我做了。其實應該說從頭到尾也只有本多會這樣對待他,畢竟是從大學就認識的朋友……[j]47U39I OTX7Y1[/j]
  
[j]47U39I OTX7Y1[/j]  「是嗎?」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總是覺得自己不夠認真……總是做得不夠。」
[j]47U39I OTX7YZ[/j]  [j]47U39I OTX7YW[/j]
  一邊說話一邊幫忙藤田讓文件歸檔,這是一早來必做的工作。
[j]47U39I OTX7Y3[/j]  
[j]47U39I OTX7XW[/j]  「佐伯さん太客氣了,你可是我們大家都認同有能力的人吶。」笑容相當誠懇的藤田在MGN裡也算是很有名氣的人,而且這樣隨和的個性讓他的人緣也是相當高人氣。
[j]47U39I OTX7XP[/j]  
[j]47U39I OTX7YW[/j]  我想……應該沒有人會與這樣的藤田為敵的吧?
[j]47U39I OTX7Y1[/j]  [j]47U39I OTX7Y8[/j]
  視線突然看到御堂さん微皺起眉頭的神情,看見這種表情在御堂さん臉上出現還真的不太讓我習慣。
[j]47U39I OTX7YQ[/j]  
[j]47U39I OTX7XM[/j]  藤田似乎也發現了沉默不語的御堂さん,然後關心的靠過去。「御堂部長,怎麼了嗎?」
[j]47U39I OTX7YC[/j]  [j]47U39I OTX7XM[/j]
  「啊啊。藤田你看一下,還記得這份文件是誰最後歸檔的嗎?」
[j]47U39I OTX7YP[/j]  [j]47U39I OTX7YC[/j]
  聞言也靠近了兩人,看見文件最下方沒有負責員工的簽名。這應該是必要的……代表是誰負責處理這份文件跟整理的重要簽名。
[j]47U39I OTX7XZ[/j]  
[j]47U39I OTX7Z1[/j]  對於上面的文件想起了上個禮拜的忙碌,最近第一室又開發了一款新飲料,但是這次的銷售並沒有交付與菊池,而是找上沒有聽過的一間新開發公司。
[j]47U39I OTX7Y2[/j]  
[j]47U39I OTX7XY[/j]  對於這樣的事情自己並不能說什麼,因為做決定的人是御堂部長。
[j]47U39I OTX7XU[/j]  
[j]47U39I OTX7Y1[/j]  「這項飲料的簽權似乎有哪裡不對勁。」大致上看過一次的我指出了一個不仔細看還真的會忽略的地方。「這裡應該是要列明公司行號與名稱還有契約簽定日期與結束日期,可是它這邊寫的很不清不楚。」
[j]47U39I OTX7YN[/j]  
[j]47U39I OTX7XR[/j]  因為之前在菊池的工作這種文件天天都會看到,所以對於契約的簽訂內容也是相當的清楚。不過這份契約就是少了最重要的因素。
[j]47U39I OTX7Y9[/j]  
[j]47U39I OTX7XX[/j]  「咦?真的跟佐伯さん說的一樣耶……御堂部長也認為這地方不對勁嗎?」藤田驚訝的表情沒有維持太久,很快就冷靜下來詢問一臉沉凝的御堂さん。
[j]47U39I OTX7Y2[/j]  
[j]47U39I OTX7YH[/j]  「的確,就像佐伯くん說的,這份合約有很大的漏洞。除了佐伯くん剛剛指出的那點之外,還有價格的明細沒有清楚列出來。藤田,你有印象這是誰負責的嗎?」
[j]47U39I OTX7Z2[/j]  
[j]47U39I OTX7YC[/j]  御堂さん纖長手指不住的在桌上輕叩,規律聲響伴隨著未上班前的寧靜帶來一陣死寂的壓力感。
[j]47U39I OTX7YD[/j]  
[j]47U39I OTX7YO[/j]  「這……」藤田一臉困擾,顯然也是不知道是誰接下這個案子。
[j]47U39I OTX7XJ[/j]  
[j]47U39I OTX7XO[/j]  「算了,就由我親自打電話給廠商再次確認吧。」沒有繼續追究責任,御堂さん揉了揉額角,「你們回去位子上工作吧。」
[j]47U39I OTX7YC[/j]  
[j]47U39I OTX7YF[/j]  於是又開始一天忙碌的工作,我的工作是負責廠商與御堂さん之間的聯繫人物,有可能是因為之前負責Proto Fiber的關係,有些負責的廠商也是自己之前接觸過的,無疑是幫了自己一個大忙。
[j]47U39I OTX7Z1[/j]  [j]47U39I OTX7YC[/j]
  所以這份工作到現在,也可以算是做的不錯。
[j]47U39I OTX7YS[/j]  
[j]47U39I OTX7XG[/j]  直到下班時間到來,自己完全沒有休息過。連中餐也只是草草扒過就繼續手上的工作,這些感覺還是到MGN裡才有的,之前在菊池都不曾忙碌成這樣子。
[j]47U39I OTX7Y6[/j]  [j]47U39I OTX7YS[/j]
  可是這樣反而有種被受重用的感覺,而且也逐漸變的自信。這一切都是工作的功勞吧……[j]47U39I OTX7YK[/j]
  
[j]47U39I OTX7YH[/j]  下班後婉拒了藤田共進晚餐的邀約,只想回去公寓好好休息的自己完全提不起那個興致去聚餐。[j]47U39I OTX7YV[/j]
  [j]47U39I OTX7YP[/j]
  「呼……好累。」一打開門就疲憊的走向浴室,想要好好洗把臉提振自己萎靡的精神。[j]47U39I OTX7XX[/j]
  
[j]47U39I OTX7YK[/j]  一踏進去浴室後,眼睛不自覺又對上了鏡子。[j]47U39I OTX7XS[/j]
  [j]47U39I OTX7XY[/j]
  苦笑著甩頭不再去多想那不可能實現的想法,狠狠的讓臉被冬天格外冰冷的水潑上。[j]47U39I OTX7Y7[/j]
  
[j]47U39I OTX7XX[/j]  這時候放在床上的手機突然大肆作響,急忙關掉水龍頭走出去接起電話。[j]47U39I OTX7XG[/j]
  
[j]47U39I OTX7XF[/j]  「我是佐伯。」坐在床上接起突來的電話。
[j]47U39I OTX7XV[/j]  
[j]47U39I OTX7Y1[/j]  『克哉さん,我是太一。』開朗的聲音從另外一頭傳來,而且太一那邊的氣氛相當熱鬧,跟寧靜到不行的自己房間完全不同。
[j]47U39I OTX7Y5[/j]  
[j]47U39I OTX7XM[/j]  「太一啊……」連自己都弄不清楚的嘆息聲輕輕的從喉嚨深處發出。
[j]47U39I OTX7Y1[/j]  
[j]47U39I OTX7XQ[/j]  『克哉さん現在要不要來聽吉他演奏會?』太一似乎沒有聽到自己的嘆息聲,只是維持一貫的輕快語調詢問。
[j]47U39I OTX7XI[/j]  
[j]47U39I OTX7YZ[/j]  吉他演奏會?
[j]47U39I OTX7YI[/j]  [j]47U39I OTX7XP[/j]
  要是平時的我應該會答應的吧,可是現在……[j]47U39I OTX7Z3[/j]
  [j]47U39I OTX7Y9[/j]
  「不了,對不起,太一。」連想也沒有想的直接拒絕,因為在MGN偽裝一整天的心情不想要再次偽裝起來,已經很想休息了。
[j]47U39I OTX7YT[/j]  
[j]47U39I OTX7XJ[/j]  想要沉澱昨天從Mr.R聽到的話語,也想要遺忘越想越痛苦的事情。
[j]47U39I OTX7XJ[/j]  
[j]47U39I OTX7XS[/j]  然後聽見太一的聲音從原本開心的語調稍微沉降了些,『是嗎?那麼不好意思……』
[j]47U39I OTX7YR[/j]  
[j]47U39I OTX7Z2[/j]  其實是因為自己的關係。[j]47U39I OTX7Z3[/j]
  
[j]47U39I OTX7XO[/j]  一想到如此就不由得對太一升起愧疚感,「因為我現在有些事情要忙……不然等下次好嗎?」
[j]47U39I OTX7YE[/j]  [j]47U39I OTX7YU[/j]
  這樣的謊言居然這麼輕易就說出口了,這是之前不可能發生的事情。
[j]47U39I OTX7Y2[/j]  [j]47U39I OTX7YQ[/j]
  不擅長說謊、不擅長交際、不擅長的東西有太多太多,可是現在這些東西卻變得理所當然,理所當然的謊騙跟理由越來越多。
[j]47U39I OTX7Z2[/j]  [j]47U39I OTX7XO[/j]
  『克哉さん真的好忙啊……沒關係,那就約好下次見囉!』馬上又回復輕快語調的太一開心的聲音更讓我覺得愧疚,而且他居然相信我隨便掰出來的理由。
[j]47U39I OTX7Y5[/j]  
[j]47U39I OTX7YW[/j]  又說了幾句話後才結束通話,將手機放下的那一刻起,沉凝安靜的空間壓的我快要喘不過氣來。只要待在這裡,就會讓我想到另外一個自己曾經存在的事實。[j]47U39I OTX7YH[/j]
  [j]47U39I OTX7XU[/j]
  倒抽一口氣。
[j]47U39I OTX7XR[/j]  [j]47U39I OTX7YN[/j]
  不是說好不要再想了嗎……可是為什麼就是無法停止?
[j]47U39I OTX7XH[/j]  [j]47U39I OTX7YW[/j]
  不要再想了,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已經去找過Mr.R也沒有得到任何答案。所以再怎麼想也沒有用了。
[j]47U39I OTX7Y8[/j]  
[j]47U39I OTX7YJ[/j]  想要逃避這種想法占據在自己腦海中迴旋不去,所以選擇比平時更早的時間躺下去,以為只要睡著就不會想到不想面對的事情。
[j]47U39I OTX7XF[/j]  [j]47U39I OTX7Y9[/j]
  在視線籠罩著黑暗的同時,似乎有種熱度劃過了臉頰滑下下巴……
[j]47U39I OTX7Z1[/j]  [j]47U39I OTX7YX[/j]
  在昏昏沉沉的同時,感覺到自己臉頰被某種熱度摸著,彷彿是有人摸著自己的感覺。
[j]47U39I OTX7YD[/j]  
[j]47U39I OTX7XH[/j]  是什麼?[j]47U39I OTX7XR[/j]
  [j]47U39I OTX7Y2[/j]
  努力的想要睜開眼睛卻感覺到眼皮異常沉重,然後一個重量落下將柔軟的床往下壓。
[j]47U39I OTX7Z0[/j]  
[j]47U39I OTX7YZ[/j]  這是夢,還是現實?
[j]47U39I OTX7YI[/j]  [j]47U39I OTX7YK[/j]
  『哼,你終於醒來了嗎?』冷淡的呼息、低沉的嗓音……這不是?!
[j]47U39I OTX7Y8[/j]  
[j]47U39I OTX7YT[/j]  這時掙脫了眼皮的沉重感,一睜開眼就是另外一個『自己』含著似笑非笑的諷意看著自己。
[j]47U39I OTX7Y8[/j]  [j]47U39I OTX7YD[/j]
  「你──」
[j]47U39I OTX7YE[/j]  
[j]47U39I OTX7YC[/j]  這是夢境吧?這絕對不是真的吧?
[j]47U39I OTX7YO[/j]  
[j]47U39I OTX7YO[/j]  我已經放棄了這種愚蠢想法之後,『俺』居然又出現在我的眼前……
[j]47U39I OTX7YF[/j]  
[j]47U39I OTX7XV[/j]  『怎麼了?不是你跟Mr.R說想讓我回來的嗎?』單手撐著床的『俺』臉上充滿著戲謔意味,『那又為什麼現在是一副見鬼的表情?』
[j]47U39I OTX7Z3[/j]  [j]47U39I OTX7YP[/j]
  不敢置信,為什麼……
[j]47U39I OTX7XM[/j]  [j]47U39I OTX7YI[/j]
  「你為什麼……又出現了?」拼命想著能說的話,可是腦袋就像成了糨糊一樣,一點思考能力都沒有。只是慌亂著,沒有想過『俺』又會出現。
[j]47U39I OTX7Y2[/j]  
[j]47U39I OTX7Y3[/j]  『呿,你給我清醒一點。』不耐的看向這個『オレ』,不就是他希望我回來的嗎?[j]47U39I OTX7XS[/j]
  
[j]47U39I OTX7YQ[/j]  被自己斥責的感覺是那樣的熟悉,彷彿又回到剛接下Proto Fiber的那時。
[j]47U39I OTX7YC[/j]  [j]47U39I OTX7Y1[/j]
  兩人都知道彼此的存在,可是很少像這樣面對著自己。
[j]47U39I OTX7YI[/j]  
[j]47U39I OTX7XW[/j]  『你還是一樣笨啊。』手改扶在額頭上,看來自己消失後『オレ』還是一樣愚蠢。
[j]47U39I OTX7XO[/j]  [j]47U39I OTX7YB[/j]
  微微嘆氣的聲音讓我猛然回過神。
[j]47U39I OTX7Z2[/j]  
[j]47U39I OTX7XV[/j]  「什、什麼啦!說我笨這回事……」不滿的視線迎上那在黑暗中隱約閃著光亮的眼睛,看來就是跟自己很不相同。
[j]47U39I OTX7XT[/j]  
[j]47U39I OTX7YF[/j]  五官明明一樣……只是因為把瀏海撥開戴上一副眼鏡就會有這麼大的差距嗎?
[j]47U39I OTX7XW[/j]  
[j]47U39I OTX7YZ[/j]  連氣勢……工作能力……整個感覺完全跟自己不同。[j]47U39I OTX7Z2[/j]
  
[j]47U39I OTX7YQ[/j]  「你本來就很笨了不是嗎?」
[j]47U39I OTX7Y8[/j]  
[j]47U39I OTX7YS[/j]  在自己思緒變得清晰的時候,『俺』的話語也變得更加清楚。
[j]47U39I OTX7XO[/j]  
[j]47U39I OTX7XI[/j]  不是剛醒來的飄渺感,有了真的真實對話感。[j]47U39I OTX7XM[/j]
  
[j]47U39I OTX7Y9[/j]  「我哪裡笨了……你不知道現在的我還是MGN的一員嗎?要是笨的話早就被御堂さん趕走了,還能待在那裡工作嗎……」
[j]47U39I OTX7YA[/j]  [j]47U39I OTX7YO[/j]
  不知道為什麼要跟另外一個自己說這件事情,是想讓他認同現在的我的努力還是只是純粹不甘心被看低的感覺。[j]47U39I OTX7YH[/j]
  
[j]47U39I OTX7Y7[/j]  不管是哪一個感覺,都隱瞞不了自己其實相當開心的想法。
[j]47U39I OTX7Y0[/j]  
[j]47U39I OTX7YC[/j]  「啊~這個啊,我知道。」戴著眼鏡的自己……跟以前一模一樣,臉上出現的神情是我永遠學不來的自傲表情。
[j]47U39I OTX7XY[/j]  
[j]47U39I OTX7Y9[/j]  「你知道?」驚訝的坐起身,趁著月光灑進窗裡的餘光想要看清『俺』的表情,不過就像籠罩一層薄紗一樣,怎麼樣也看不清。[j]47U39I OTX7YL[/j]
  [j]47U39I OTX7XV[/j]
  「你不要忘了,『我』也是你啊。」輕挑的語調落下的同時,手也朝自己伸了過去。[j]47U39I OTX7YI[/j]
  [j]47U39I OTX7Y1[/j]
  忽然手腕被另外一個自己緊緊扣住,完全不懂現在又是怎麼一回事。
[j]47U39I OTX7Y9[/j]  
[j]47U39I OTX7XR[/j]  「這陣子我可是把你的心裡想法……聽的一清二楚。」[j]47U39I OTX7Z2[/j]
  
[j]47U39I OTX7Z2[/j]  再度倒抽一口氣,那樣丟臉的話都被聽到了?![j]47U39I OTX7XR[/j]
  [j]47U39I OTX7YK[/j]
  視線從那雙閃著玩弄意味的眼睛離開了,臉頰也感覺像是被辣椒抹過一樣傳來熱辣的灼燙感。
[j]47U39I OTX7YR[/j]  
[j]47U39I OTX7YS[/j]  「很意外嗎?」將臉緩緩貼近另一個自己,只保留了五公分的距離。「你這樣喜歡我還真是令我訝異……呵呵呵。」
[j]47U39I OTX7XW[/j]  
[j]47U39I OTX7XX[/j]  低低沉笑的嗓音如此貼近,連我的身體也感受到那股震動的力量。[j]47U39I OTX7YF[/j]
  
[j]47U39I OTX7XY[/j]  「誰、誰喜歡你了!」瞪大眼睛的同時努力將臉用力往後仰,這麼近的距離帶給自己很大的壓迫感。「我只是……」
[j]47U39I OTX7YU[/j]  
[j]47U39I OTX7YT[/j]  「只是?」好整以暇等待自己回覆的『俺』交疊起雙腳,那副悠閒的模樣讓我更加的不滿。
[j]47U39I OTX7Y2[/j]  
[j]47U39I OTX7XH[/j]  明明就是同一個人為什麼可以差這麼多?
[j]47U39I OTX7YO[/j]
[j]47U39I OTX7YJ[/j]
[j]47U39I OTX7XT[/j][j]47U39I OTX7YP[/j]

[j]47U39I OTX7YS[/j]
[j]47U39I OTX7YT[/j]克哉x克哉──02──屬於『俺』的惡趣味
[j]47U39I OTX7XP[/j][j]47U39I OTX7Z1[/j]
  「只是……」話都已經要說出口,但是還是在最後那刻停住了。[j]47U39I OTX7YH[/j]
  
[j]47U39I OTX7YS[/j]  怎麼可能把那些話從嘴裡說出來,在心裡想是一回事,說出來又是另外一件事情的啊。
[j]47U39I OTX7YQ[/j]  
[j]47U39I OTX7Y9[/j]  「說啊,我正等著聽。」維持雙腿交疊的動作悠悠哉哉的『俺』一臉含笑,顯然就是處於捉弄我的愉快情緒吧。[j]47U39I OTX7Y9[/j]
  
[j]47U39I OTX7XS[/j]  瞪著那樣的『俺』沒什麼好氣的起身下床,走到廚房前拉開冰箱拿出裡面的冰水狠狠灌了幾口。
[j]47U39I OTX7XG[/j]  
[j]47U39I OTX7XM[/j]  才想要轉身而已,就感覺到腰部被人抱住忍不住發出驚呼。
[j]47U39I OTX7XY[/j]  [j]47U39I OTX7XU[/j]
  「你、你在做什麼啊!」極力想要掙脫,但是那個力道大到完全動彈不得。讓人真的很懷疑這也是自己嗎?
[j]47U39I OTX7XP[/j]  [j]47U39I OTX7YZ[/j]
  如果真的是自己的話為什麼無法掙脫同樣的體型?
[j]47U39I OTX7Z2[/j]  
[j]47U39I OTX7YV[/j]  「做什麼……你不是希望我這樣做嗎?」手逐漸往上移,摸到那個跟自己同樣卻顯得單薄的身體。
[j]47U39I OTX7XZ[/j]  
[j]47U39I OTX7XU[/j]  「呃!」不自然的抖顫身體,那環住自己的手臂傳來極高熱度的體溫。剛剛喝下去的冰水在胃袋裡逐漸發燙。[j]47U39I OTX7XF[/j]
  
[j]47U39I OTX7XY[/j]  原本感到涼爽的喉嚨間開始乾澀起來,彷彿是在沙漠中的旅人一樣渴望著水的存在。[j]47U39I OTX7XK[/j]
  
[j]47U39I OTX7XZ[/j]  「怎麼樣,感覺很好對吧?」下顎貼靠在『オレ』頸邊,故意蹭了蹭讓自己髮絲搔過敏感的頸側。[j]47U39I OTX7YD[/j]
  
[j]47U39I OTX7YO[/j]  再次深呼吸隱忍那吹拂跟搔弄在自己頸側的氣息與髮絲,顫著聲音說:「停下來……我找你回來不是想做這樣的事情的!」
[j]47U39I OTX7YI[/j]  
[j]47U39I OTX7YO[/j]  想要這樣大喊出聲,但說出口之後才發現那聲音居然沙啞到不行。
[j]47U39I OTX7XX[/j]  
[j]47U39I OTX7Y7[/j]  「你真的是這樣想嗎?」熟悉的找到那突出的果實揉捻,一邊舔上那開始發抖的身軀。「如果是這樣的話,那,為什麼會這麼有反應?」
[j]47U39I OTX7YI[/j]  
[j]47U39I OTX7YL[/j]  「住、住手!不要……再這樣下去。」伸手想推開身後的『俺』沒想到卻不小心推開裝著冰水的杯子,匡啷一聲杯子就這樣潑灑到兩人身上,那瞬間的冰度刺激著已經逐漸熱起的身軀更是讓人難耐。
[j]47U39I OTX7XM[/j]  
[j]47U39I OTX7XL[/j]  「哦?看來你還真的是迫不及待……很希望我這樣做不是嗎?」
[j]47U39I OTX7XY[/j]  [j]47U39I OTX7YS[/j]
  以月光的照射看清『オレ』窘紅的表情,還是跟以前一樣的感覺讓自己再度笑了。
[j]47U39I OTX7YL[/j]  [j]47U39I OTX7XZ[/j]
  「才、才沒有這樣希望……唔!」不自覺大喘口氣的同時感覺灌注在某一點的熱度特別清晰,雖然想要否認但事實卻擺在眼前。
[j]47U39I OTX7Y8[/j]  
[j]47U39I OTX7YL[/j]  「你還是跟以前一樣這麼不肯誠實吶。」手逐漸順著腰間的弧度往下滑,直接碰上『オレ』雙腿之間的某處,果然跟自己想像的一樣,那裡已經起了最自然的反應。「如果沒有希望,那為什麼這裡會變成這樣?」
[j]47U39I OTX7XH[/j]  
[j]47U39I OTX7Z1[/j]  「別、別碰啊笨蛋……」重重的喘氣,自己努力的隱忍一切變為枉費,這樣丟臉的反應為什麼總是會出現在『俺』的面前。
[j]47U39I OTX7XQ[/j]  [j]47U39I OTX7Y0[/j]
  很想要遮起臉,然後鑽到地底下。[j]47U39I OTX7XT[/j]
  [j]47U39I OTX7YX[/j]
  要是可以的話一輩子都能不出來該有多好。
[j]47U39I OTX7YT[/j]  [j]47U39I OTX7YA[/j]
  「為什麼……你總是要這樣逼迫我……」在感覺到腰間上的褲子被褪下的同時,自己也問了不知道為什麼要這樣問的問題。[j]47U39I OTX7XQ[/j]
  
[j]47U39I OTX7XL[/j]  然後感覺到身後的人嘖了一聲,接觸到空氣的臀部敏感的感覺到一個熱度靠近,不自覺的屏息呼吸,但是靠上來的不是想像中的熱源,而是溫熱的手掌。
[j]47U39I OTX7YS[/j]  [j]47U39I OTX7XR[/j]
  「逼迫?」依著臀部的弧度將手覆蓋上去,就有如對這片光滑的肌膚愛不釋手一樣輕輕的磨蹭。「你認為我是逼迫你?」
[j]47U39I OTX7XH[/j]  
[j]47U39I OTX7Y5[/j]  因為停下動作更感覺尷尬,只好低著頭不甘願的說:「你這樣不是逼迫……那是什麼?」[j]47U39I OTX7YS[/j]
  
[j]47U39I OTX7YL[/j]  「呵,你怎樣認為我都無所謂,反正既然你找我回來就別想逃。」接著收緊了手掌的力道,用力挺身進去開始了一個漫長的夜晚。
[j]47U39I OTX7Z3[/j]  
[j]47U39I OTX7YL[/j]  接下來的事情,無論如何都不想回憶,那樣的大喊哭叫的羞恥反應讓我整個不想回想。
[j]47U39I OTX7YG[/j]  
[j]47U39I OTX7XQ[/j]  一早醒來感覺身體無比痠痛,疲憊的坐起身發現『俺』已經坐在沙發上看著我不知道看了多久。[j]47U39I OTX7XY[/j]
  
[j]47U39I OTX7YX[/j]  想到全身光裸的自己拉起棉被,只露出一張臉謹慎面對『俺』。[j]47U39I OTX7Y8[/j]
  [j]47U39I OTX7XW[/j]
  「你這表情活像是被人強暴一樣。」不知道是笑還是嘆的聲音從『俺』的喉嚨裡笑出,「快點起來去上班。」
[j]47U39I OTX7YD[/j]  [j]47U39I OTX7YB[/j]
  然後反射性的接下從『俺』丟來的物品,仔細一看是自己慣穿的西裝。
[j]47U39I OTX7YB[/j]  [j]47U39I OTX7Y0[/j]
  「你沒有要去上班?」本來以為應該是『俺』會去上班的,沒想到他卻要自己去上班……
[j]47U39I OTX7YT[/j]  
[j]47U39I OTX7XV[/j]  「這不是你的工作嗎?當然是你去。」
[j]47U39I OTX7XO[/j]  
[j]47U39I OTX7XN[/j]  瞇起眼睛,『オレ』在說什麼傻話,是他的工作當然就是自己去。
[j]47U39I OTX7XZ[/j]  [j]47U39I OTX7XT[/j]
  「可是你……」欲言又止的看著『俺』再度將想說的話含在嘴裡。
[j]47U39I OTX7YZ[/j]  
[j]47U39I OTX7YL[/j]  「我怎樣?」眼神瞟過去,然後輕輕搖晃起手上的酒杯,裡面漂亮的金黃酒液也隨著波動。
[j]47U39I OTX7YW[/j]  [j]47U39I OTX7XU[/j]
  眼睛一秒注視到『俺』手上的酒杯,不認同的皺眉。「你一早就喝酒嗎?」
[j]47U39I OTX7XM[/j]  
[j]47U39I OTX7YV[/j]  「啊啊,那又怎樣?」認為沒什麼大不了的吞下酒液,「難道你想喝?」
[j]47U39I OTX7Z1[/j]  
[j]47U39I OTX7YB[/j]  「別開玩笑了,我要換衣服了!」發覺自己被『俺』愚弄的氣紅臉頰,殊不知這樣的表情落入另一個人眼裡是多麼的誘人。
[j]47U39I OTX7Z2[/j]  
[j]47U39I OTX7Z2[/j]  維持著原本的動作看著オレ抓起西裝的樣子,依舊好整以暇的態度加上含笑的表情。[j]47U39I OTX7Y0[/j]
  
[j]47U39I OTX7YF[/j]  瞪著『俺』,再度深呼吸口氣後說:「我說我要換衣服了。」
[j]47U39I OTX7XQ[/j]  
[j]47U39I OTX7Y5[/j]  「我知道啊。」他剛剛不就說了。
[j]47U39I OTX7YV[/j]  [j]47U39I OTX7YZ[/j]
  「那你能不能轉過頭。」忍無可忍的咬著牙只差沒有磨出聲音來。
[j]47U39I OTX7XG[/j]  
[j]47U39I OTX7YR[/j]  「你是我、我是你,你的身體是什麼構造我都清楚還怕我看嗎?再說……該做的都做了,不該做的也都做了現在才說這些不嫌太遲了嗎?」愜意的動動肩膀的肌肉,果然兩個人睡在一張單人床上有點太擠。
[j]47U39I OTX7XU[/j]  
[j]47U39I OTX7XZ[/j]  「──你!」完全不知道要怎樣回答,只好自己背對著那刺眼的視線開始換起衣服。但是才剛一下頭發現自己胸前全部佈滿曖昧的粉紅色吻痕整個臉更加青白交加。
[j]47U39I OTX7Z0[/j]  
[j]47U39I OTX7YE[/j]  都是『俺』害的,不然現在怎麼會變成這樣!
[j]47U39I OTX7YN[/j]  [j]47U39I OTX7YS[/j]
  帶著一絲不滿穿起衣服,本來以為身上多少會有些不適或是黏稠感,但是發現身上居然異常的乾爽。
[j]47U39I OTX7XG[/j]  
[j]47U39I OTX7Y7[/j]  驚訝的視線稍微向後面投遞,當然自己剛剛才醒來絕對不會是自己做的,所以那就是……
[j]47U39I OTX7YY[/j]  
[j]47U39I OTX7XX[/j]  「你打算遲到然後還在這邊慢慢來嗎?」驀然打斷自己思考的『俺』看了下時鐘給了一個很實際性的建議。
[j]47U39I OTX7XX[/j]  
[j]47U39I OTX7YL[/j]  慌亂的扣好襯衫,也不管棉被底下的身體還是光裸直接就站起來穿起褲子。因為打從進入MGN後就不曾遲到過,絕對不能在今天破壞之前所做的努力。[j]47U39I OTX7Y2[/j]
  [j]47U39I OTX7YI[/j]
  跳下床衝進浴室裡對著鏡子想打好領帶,不過手指就有如打結一樣怎麼打都打不好,急的我就快要哭了。
[j]47U39I OTX7XG[/j]  [j]47U39I OTX7Z3[/j]
  「連一個領帶都打不好你是小孩子嗎?」先是感覺到那個淡淡菸草味的冷漠氣息環過自己手臂,死盯著鏡子的反射看到『俺』將手穿過自己脖子兩側,然後拉起領帶熟練的打起領帶。[j]47U39I OTX7YS[/j]
  [j]47U39I OTX7YC[/j]
  現在這樣子就很像自己被環抱在他的懷裡,那種淡淡的菸草味道是我所熟悉的。每次在卸下眼鏡後都會發現自己身上充滿那樣的味道,彷彿我就被『俺』所圍繞。
[j]47U39I OTX7XV[/j]  
[j]47U39I OTX7Y9[/j]  「連這樣你都能發呆。」頭頂被人敲了下後回神,發現『俺』退後了一步,鏡子中反射的『我們』表情各有所異。
[j]47U39I OTX7YM[/j]  [j]47U39I OTX7XM[/j]
  但是最讓我注意的還是──
[j]47U39I OTX7XM[/j]  
[j]47U39I OTX7YT[/j]  已經打好的領帶,而且非常的漂亮與工整。
[j]47U39I OTX7YF[/j]  [j]47U39I OTX7YS[/j]
  「謝謝你。」想起還要趕著上班連忙穿過『俺』與浴室門間的縫隙,然後踏出去穿上皮鞋才想找公事包的時候從頭上又掉下來一個物品。
[j]47U39I OTX7YY[/j]  
[j]47U39I OTX7XL[/j]  下意識的接住才發現那是我正想要尋找的公事包。[j]47U39I OTX7XG[/j]
  [j]47U39I OTX7YI[/j]
  「裡面有你的早餐。」只是簡短對『オレ』說出這句話後又回到沙發上坐下,完全不理會還呆站在玄關的人。
[j]47U39I OTX7YG[/j]  
[j]47U39I OTX7XJ[/j]  以著相當複雜的眼神望著『俺』,今天的他怎麼感覺好像比昨天溫柔……[j]47U39I OTX7XO[/j]
  
[j]47U39I OTX7Z0[/j]  這時候呆滯的視線又對上了時鐘發現其實才六點多而已,這時間通常我都還在慢慢刷牙整理自己,所以也就是說──[j]47U39I OTX7XT[/j]
  [j]47U39I OTX7YW[/j]
  「你騙我!明明就還很久!」發出抗議的聲音,不過那背對自己的身影看來無動於衷。
[j]47U39I OTX7XJ[/j]  
[j]47U39I OTX7XG[/j]  空氣凝結了幾秒鐘後聽到『俺』含笑的聲音響起。[j]47U39I OTX7YL[/j]
  
[j]47U39I OTX7YP[/j]  「啊啊,是騙你又如何?多虧我這句話讓我欣賞到不錯的景色還看到你慌張到不行的樣子,這種謊要是多來幾次似乎也不錯。」[j]47U39I OTX7YW[/j]
  [j]47U39I OTX7XU[/j]
  想起自己剛剛一陣慌亂然後還被平白看光了身體曲線,整個丟臉的感覺一次浮上來,已經不想面對事實了。[j]47U39I OTX7XV[/j]
  
[j]47U39I OTX7YC[/j]  顫著一直發抖的身體,不過是因為情動而是憤怒。
[j]47U39I OTX7XI[/j]  [j]47U39I OTX7Z0[/j]
  接著忍不住說……
[j]47U39I OTX7Y2[/j]  
[j]47U39I OTX7Z0[/j]  「給我滾出去!」[j]47U39I OTX7YW[/j]
  
[j]47U39I OTX7YC[/j]
[j]47U39I OTX7YP[/j]  到了辦公室後在沒被御堂さん跟藤田的發現下偷偷嘆了口氣。
[j]47U39I OTX7Y4[/j]  
[j]47U39I OTX7XU[/j]  今天依舊是這兩位比自己早來,那副認真的模樣看來就是已經開始正式工作了。[j]47U39I OTX7YT[/j]
  
[j]47U39I OTX7YR[/j]  「佐伯。」突然來到自己辦公桌前的御堂部長拿著一疊文件,「這是今天下午三點會議要用的文件,麻煩你先整理一下。」
[j]47U39I OTX7YL[/j]  
[j]47U39I OTX7XF[/j]  點頭回答後收下文件,這種事情其實自己很常做所以也算習慣了。
[j]47U39I OTX7YV[/j]  
[j]47U39I OTX7YI[/j]  只不過每當在處理工作到一半時就會不自覺望向玻璃窗外的風景。
[j]47U39I OTX7XQ[/j]  
[j]47U39I OTX7Z0[/j]  現在在家裡的『俺』到底在做什麼?[j]47U39I OTX7Z3[/j]
  [j]47U39I OTX7XY[/j]
  ……也當然有可能已經消失不見了。
[j]47U39I OTX7XN[/j]  [j]47U39I OTX7Y3[/j]
  晃晃頭讓想法再度回到軌道上,怎麼想其實都很奇怪的吧。
[j]47U39I OTX7XP[/j]  
[j]47U39I OTX7XI[/j]  我們兩個人是同一個人,照理來說不可能同時出現在『同個地點』。不……更應該說不會出現『另外一個自己』的才對。而且我也不認為因為去找了Mr.R那人就會這麼好心把『俺』帶到我的面前。[j]47U39I OTX7YG[/j]
  [j]47U39I OTX7Y4[/j]
  所以說……這根本不可能的對吧?
[j]47U39I OTX7Z2[/j]  
[j]47U39I OTX7XI[/j]  但是身體上帶著的餘韻卻是騙不了人,直到現在還是有點虛軟的步伐足以說明事實。除非連現在的這些都是夢的話,那就說的過去。
[j]47U39I OTX7YS[/j]  
[j]47U39I OTX7YW[/j]  早上處理完御堂さん給的即時文件後下午回到了菊池八課,因為我也能算是代表菊池跟MGN之間溝通的橋樑。
[j]47U39I OTX7YR[/j]  
[j]47U39I OTX7YM[/j]  回到熟悉的工作環境忍不住讓我放鬆下來,因為只有這裡才會讓自己感覺像是回到家一樣。
[j]47U39I OTX7YK[/j]  
[j]47U39I OTX7YO[/j]  也因為自己算是特別被提拔到MGN的員工關係,菊池似乎是想要表示我仍是菊池的一員便要八課留下我原本的位置,歡迎我隨時回來。
[j]47U39I OTX7XL[/j]  
[j]47U39I OTX7YB[/j]  「唷,克哉!」才剛推開八課的門,辦公室裡面馬上就傳出本多精神抖擻的招呼聲,「你今天下午都會待在八課嗎?」[j]47U39I OTX7Y5[/j]
  [j]47U39I OTX7Y3[/j]
  用著爽朗笑容對自己打招呼的本多看來還是一樣,不過最近似乎有聽到說他去剪了頭髮,本來頭髮就不是很長的本多現在看起來比起以前更加清爽了些。
[j]47U39I OTX7YM[/j]  
[j]47U39I OTX7Z1[/j]  「佐伯くん,這是你的咖啡。」
[j]47U39I OTX7XG[/j]  
[j]47U39I OTX7YA[/j]  才剛對本多說了幾句話後拉開自己的椅子坐下,片桐課長就拿來能提神的咖啡給自己。
[j]47U39I OTX7YV[/j]  
[j]47U39I OTX7YH[/j]  「片桐課長……不好意思總是麻煩您了。」
[j]47U39I OTX7Y9[/j]  
[j]47U39I OTX7XU[/j]  對待片桐課長我總是會加上敬稱,就有如對御堂さん一樣。[j]47U39I OTX7YQ[/j]
  
[j]47U39I OTX7XJ[/j]  因為他們都是自己的上司,雖然說這兩者之間給人的感覺完全不同。
[j]47U39I OTX7XN[/j]  
[j]47U39I OTX7YU[/j]  「克哉,你下午有打算要做什麼工作嗎?」移過椅子下的滾輪滑到自己旁邊的本多將手搭上肩膀,這是本多釋出好意的招牌動作。
[j]47U39I OTX7YW[/j]  
[j]47U39I OTX7YD[/j]  「沒有,怎麼了嗎?」感受到壓上自己肩膀的力量相當沉重,不過還是笑著對本多回應。[j]47U39I OTX7YV[/j]
  
[j]47U39I OTX7YE[/j]  這時候片桐又走了過來,臉上帶著的是一貫的笑容。「佐伯くん還不知道的吧,今天是菊池的員工聚會日。」[j]47U39I OTX7YV[/j]
  
[j]47U39I OTX7XG[/j]  被這樣一提醒後望向辦公室內,大家有說有笑的表情的確看起來不像在辦公中,反而像是期待著什麼一樣三三兩兩的聚在一起聊天。[j]47U39I OTX7YC[/j]
  
[j]47U39I OTX7YJ[/j]  「所以你這傢伙選今天回來還真的選對了!」咧大嘴笑著的本多看來也相當的開心,「不過就算你今天沒有要回來我也會把你手機打到爆掉讓你回來,要是你沒有參加這個聚會我真的會很無聊。」
[j]47U39I OTX7XS[/j]  
[j]47U39I OTX7Z2[/j]  不巧這時候走過本多旁邊的同事聽到了後不滿的靠過來,「我似乎聽到本多說沒有佐伯會很無聊,你是把我們這些人都當作空氣了嗎?」
[j]47U39I OTX7XN[/j]  
[j]47U39I OTX7Y2[/j]  後來就見到本多一直跟被那同事的話吸引過來的所有同事陪笑,這樣輕鬆愉快的氣氛再度讓自己感覺到像是回到了家。
[j]47U39I OTX7Y0[/j]  
[j]47U39I OTX7YY[/j]  而忍不住勾起了微笑。
[j]47U39I OTX7XN[/j]
[j]47U39I OTX7Y8[/j][j]47U39I OTX7Y4[/j]
[j]47U39I OTX7YF[/j]

[j]47U39I OTX7XR[/j][j]47U39I OTX7YY[/j]
克哉x克哉──03──既悲慘又可笑
[j]47U39I OTX7YV[/j]  [j]47U39I OTX7YZ[/j]
  「你真慢。」[j]47U39I OTX7YQ[/j]
  
[j]47U39I OTX7YP[/j]  當我剛踏進家門的時候就聽到這麼一句話。
[j]47U39I OTX7YT[/j]  
[j]47U39I OTX7XQ[/j]  因為被稍微灌了些酒而感到迷濛的眼睛努力想要聚起焦距。
[j]47U39I OTX7XL[/j]  
[j]47U39I OTX7XV[/j]  「嘖,喝酒了嗎?」那道模糊的人影站在自己眼前,「看來你真懂得享受,還是喝上等的好酒的樣子。」
[j]47U39I OTX7YV[/j]  [j]47U39I OTX7Z3[/j]
  這時好不容易聚焦起來的眼睛剛好看清抹過自己唇角然後曖昧的將手指放進嘴裡吸吮的『俺』露出有些邪氣的笑容。
[j]47U39I OTX7YE[/j]  
[j]47U39I OTX7XG[/j]  那個瞬間心跳漏了一拍。[j]47U39I OTX7YS[/j]
  
[j]47U39I OTX7YO[/j]  「你……還在這裡?」愣愣的看穿著自己室內拖鞋的『俺』,他不是應該會消失的嗎?
[j]47U39I OTX7Y0[/j]  
[j]47U39I OTX7YE[/j]  就跟以前一樣。
[j]47U39I OTX7XK[/j]  
[j]47U39I OTX7YZ[/j]  「你這傢伙……」勾環起手,這個『オレ』到底要自己說幾次。「不就是『你』想要『我』回來的嗎?如今還說這些要做什麼。」
[j]47U39I OTX7XI[/j]  
[j]47U39I OTX7XI[/j]  「我、我當然知道啊!不過……」聲音從原本的大聲逐漸轉小了音量,「但通常那些都只是個夢想不是嗎?」
[j]47U39I OTX7XP[/j]  [j]47U39I OTX7YU[/j]
  「嘖,先過來。你滿身的酒味臭到不行,一定又是本多那傢伙給你灌酒了對吧?」將オレ扯進浴室轉開水龍頭沖掉那些『多餘』的氣味,這個オレ只能烙上屬於『俺』的氣味。
[j]47U39I OTX7XR[/j]  
[j]47U39I OTX7Y3[/j]  「你怎麼知道……」也沒有多大力氣可以去抵抗『俺』的力氣,所以就隨他去了。「本多整個喝掛完全聽不進我說的話……」
[j]47U39I OTX7XF[/j]  [j]47U39I OTX7YD[/j]
  想到在菊池舉辦的員工聚會上本多喝醉後在大庭廣眾下直挺挺跌的五體投地,那副有如死魚放在砧板一樣貼的老緊更是讓一堆人笑倒。[j]47U39I OTX7XF[/j]
  
[j]47U39I OTX7YQ[/j]  所以後來本多趴倒五分鐘後爬起來就像發酒瘋一樣,見到人就是拿起酒死命灌進去,當然身為朋友的我也逃不了這個命運。[j]47U39I OTX7YQ[/j]
  
[j]47U39I OTX7Y1[/j]  看著『オレ』開心的笑容就感覺不愉快,那句『還不就是你身上有本多那傢伙的味道。』的想法當然沒有說出口。
[j]47U39I OTX7XW[/j]  [j]47U39I OTX7Y8[/j]
  一整天待在這房間其實也很無聊,所以出門到處走走逛逛。[j]47U39I OTX7XN[/j]
  
[j]47U39I OTX7XY[/j]  反正要是遇到認識的人就是說出去拜訪業務。
[j]47U39I OTX7Y0[/j]  
[j]47U39I OTX7YC[/j]  「……『俺』?」久久沒有聽到身後的人回話忍不住回過頭,才發現浴室不知道何時只剩下自己,『俺』早就不在了。
[j]47U39I OTX7XP[/j]  
[j]47U39I OTX7Y7[/j]  有點心慌的關起水龍頭拿起毛巾隨便在頭上擦了幾下踏出浴室,不會這一切又是夢吧?
[j]47U39I OTX7Y2[/j]  
[j]47U39I OTX7XL[/j]  不要當自己已經又開始習慣他的存在後又發現這都是自己一場夢,那真的太殘酷了。
[j]47U39I OTX7XK[/j]  
[j]47U39I OTX7YH[/j]  就在自己茫然的站在浴室門口前時,一個聲音砸了下來。
[j]47U39I OTX7YQ[/j]  
[j]47U39I OTX7YI[/j]  「你要站在那裡到什麼時候,快給我過來。」[j]47U39I OTX7Y7[/j]
  
[j]47U39I OTX7YM[/j]  眨了眨眼睛,看見『俺』坐在床上瞪著自己。
[j]47U39I OTX7YY[/j]  
[j]47U39I OTX7Y0[/j]  不可否認的,在我看到『俺』還在的時候,心裡某一處大大鬆了口氣。
[j]47U39I OTX7XX[/j]  
[j]47U39I OTX7Y6[/j]  那種不安的感覺也消失不見了。
[j]47U39I OTX7XU[/j]  
[j]47U39I OTX7Z1[/j]  「吶,『俺』?」
[j]47U39I OTX7XS[/j]  
[j]47U39I OTX7Y3[/j]  遲疑的靠近床忍不住呼喚著他,連自己也不懂得為什麼要叫他。
[j]47U39I OTX7XN[/j]  
[j]47U39I OTX7Y7[/j]  是想要得到什麼回應嗎?
[j]47U39I OTX7XI[/j]  [j]47U39I OTX7Z2[/j]
  分析著自己的想法,可是就有如一團團糾結的毛球一樣怎麼理也理不清。
[j]47U39I OTX7YH[/j]  [j]47U39I OTX7YV[/j]
  伸出了手摸向『俺』的臉頰,感覺微微噴上手的溫暖呼吸讓我不自覺顫抖著手。
[j]47U39I OTX7YU[/j]  
[j]47U39I OTX7YQ[/j]  『俺』露出高深莫測的笑容,「你這是在做什麼?」[j]47U39I OTX7XX[/j]
  
[j]47U39I OTX7YH[/j]  「哪、哪有什麼。」被『俺』的聲音驚回神想要抽掉碰觸他臉頰的手,可是卻趕不上他的速度手就這樣被牢牢抓緊。
[j]47U39I OTX7YZ[/j]  [j]47U39I OTX7YU[/j]
  「是嗎?要是沒有什麼,為什麼臉會這麼紅?」緩緩收緊手中的手掌,用相當調侃的笑意望著雙頰通紅的『オレ』。[j]47U39I OTX7YI[/j]
  [j]47U39I OTX7YG[/j]
  聞言直覺想舉起另外一隻手摸上臉頰確認這件事情,不過才舉到一半時就僵住了。要是現在自己真的去摸臉頰的話那就代表『俺』說的都是真的。[j]47U39I OTX7YH[/j]
  
[j]47U39I OTX7YO[/j]  「真的沒有什麼。」奮力想要掙脫抓住自己手掌的手,可是這樣的舉動似乎在『俺』的眼裡只是不自量力的小掙扎。
[j]47U39I OTX7XI[/j]  
[j]47U39I OTX7YP[/j]  「說吧,把你想說的都說出來。」突然一改戲謔表情的『俺』硬是拉著自己在床上坐下,這麼近距離看著與自己同樣的藍色眼瞳,頓時不能理解他的意思。[j]47U39I OTX7XQ[/j]
  
[j]47U39I OTX7XQ[/j]  「說……什麼?」偏過頭,就連自己都沒有發現早在剛剛『俺』問那句話的同時就停下掙扎的舉動。「你到底想要我說什麼……」
[j]47U39I OTX7YJ[/j]  [j]47U39I OTX7XX[/j]
  「如果你沒事,就不會露出這種表情。」鬆開手改往那片看起來相當柔軟的臉頰用力往旁邊拉扯,果然看到『オレ』露出吃痛的表情。[j]47U39I OTX7YN[/j]
  
[j]47U39I OTX7XM[/j]  眼睛微微泛紅,被自己扯住的臉頰也開始熱燙起來。
[j]47U39I OTX7Z3[/j]  
[j]47U39I OTX7YP[/j]  怎麼樣看起來就是很可笑。
[j]47U39I OTX7YC[/j]  
[j]47U39I OTX7YJ[/j]  因臉頰引起的痛而不自覺眼眶泛淚,本想要問『俺』到底在做什麼。可是一抬頭卻發現對面那具身軀一直可疑的抖動時,擔憂不自覺浮上。
[j]47U39I OTX7XF[/j]  
[j]47U39I OTX7Z2[/j]  那種擔心的情緒比起自己的痛楚還要重的很多。
[j]47U39I OTX7Y4[/j]  
[j]47U39I OTX7XK[/j]  「吶,『俺』你沒事吧?」邊小心翼翼的推著那個身軀一邊低頭想要側看現正低下頭而導致瀏海蓋住所有五官的臉。[j]47U39I OTX7XP[/j]
  
[j]47U39I OTX7XL[/j]  然後這時候,自己的手腕又被人緊緊抓住。[j]47U39I OTX7XH[/j]
  
[j]47U39I OTX7XJ[/j]  一切都來不及反應,就發現對方的抖動經過手腕處逐漸傳到自己身上。
[j]47U39I OTX7YL[/j]  
[j]47U39I OTX7XL[/j]  「你……你……」慢慢發現這個抖動是什麼的自己氣到說不出話,原本柔順的順著對方緊抓住自己的手腕,就算帶來疼痛也無所謂。可是現在絕對不能在順從下去,因為──
[j]47U39I OTX7Y4[/j]  
[j]47U39I OTX7XP[/j]  「你這個人反應依舊是這麼遲鈍。」緩緩抬起來的那人嘴角勾著一抹淺顯易見的笑容,顯然就是偷笑的行為。
[j]47U39I OTX7Z2[/j]  
[j]47U39I OTX7YO[/j]  「什、什麼啦!」
[j]47U39I OTX7XJ[/j]  
[j]47U39I OTX7Y2[/j]  沒好氣的揮開被抓住的手,這次『俺』就沒有使出多大的力道,順自己的意思鬆開手。終於拿回主權的手碰上臉頰輕輕撫了下,『俺』也真是的,說話就說話何必動手動腳。[j]47U39I OTX7XT[/j]
  
[j]47U39I OTX7Y6[/j]  在心裡默默嘟嚷著,反正『俺』也聽不到。
[j]47U39I OTX7XK[/j]  
[j]47U39I OTX7YK[/j]  「你今天一整天都沒有出去?」經過一陣子的沉默後再度開口,因為臉頰的熱度跟痛感逐漸消退,這時候才終於消了氣。
[j]47U39I OTX7XK[/j]  [j]47U39I OTX7XM[/j]
  不──應該是說根本生不了氣。[j]47U39I OTX7XX[/j]
  
[j]47U39I OTX7XJ[/j]  所以才能那麼快忘記吧。
[j]47U39I OTX7XH[/j]  
[j]47U39I OTX7Y1[/j]  「呵,你想呢?」[j]47U39I OTX7XZ[/j]
  [j]47U39I OTX7YP[/j]
  偏偏這時又擺出一貫高深莫測笑容的『俺』……這根本讓我猜不到啊!
[j]47U39I OTX7XV[/j]  [j]47U39I OTX7YA[/j]
  我怎麼有可能知道他在想什麼,再說真的想的到我就不用問他了。
[j]47U39I OTX7Y1[/j]  
[j]47U39I OTX7XP[/j]  望向『俺』的視線逐漸加上些許不滿跟懷疑自己,到底是誰在問誰話,為什麼現在是我被反問啊?
[j]47U39I OTX7Y6[/j]  
[j]47U39I OTX7YE[/j]  「怎麼,有不滿嗎?」低低沉沉的笑聲,猶如是鳴響著的鼓一樣傳來波動。
[j]47U39I OTX7XM[/j]  [j]47U39I OTX7Z1[/j]
  「不滿……那種事情你又知道了?」起身想要走到客廳整理今天處理完的公事,這種習慣也在最近逐漸培養起來了。
[j]47U39I OTX7YQ[/j]  
[j]47U39I OTX7Y0[/j]  不然每次到公司都不知道自己該做什麼真的很糗。
[j]47U39I OTX7XY[/j]  [j]47U39I OTX7XF[/j]
  坐下沙發才剛拿出公事包裡的資料時,那份資料頓時就從手上不見。
[j]47U39I OTX7Y7[/j]  [j]47U39I OTX7YU[/j]
  轉過頭正好看到『俺』隨意坐在椅側,那雙跟自己不一樣的銳利眼睛迅速掃過文件的內容。
[j]47U39I OTX7XH[/j]  
[j]47U39I OTX7XQ[/j]  「你不能隨便看啦……」很無力的說,不過多半知道『俺』絕對聽不進自己的話。[j]47U39I OTX7Y1[/j]
  [j]47U39I OTX7Y7[/j]
  不過這樣的話語卻在『俺』說出的一句話後瞬間遺忘。
[j]47U39I OTX7YU[/j]  
[j]47U39I OTX7Z1[/j]  「你這邊數值錯了。」
[j]47U39I OTX7XJ[/j]  [j]47U39I OTX7Y3[/j]
  看著複雜的報表,雖然不是自己負責可是也輕易看出裡面有問題。
[j]47U39I OTX7Z2[/j]  
[j]47U39I OTX7Z2[/j]  被這樣一說緊張的靠近過去看,果然發現列出來的數字當中有些顛倒了。「咦?這份我在公司已經檢查過的……可是沒看到。」
[j]47U39I OTX7XR[/j]  [j]47U39I OTX7YG[/j]
  「你有時候就是太忽略小地方了。」輕輕撇去一眼果不其然看到『オレ』喪氣的模樣。
[j]47U39I OTX7XU[/j]  [j]47U39I OTX7YJ[/j]
  『オレ』就是這個樣子,只要遇到一些小挫折都會看的比什麼都還要嚴重。
[j]47U39I OTX7YI[/j]  
[j]47U39I OTX7YL[/j]  「不過這也沒有什麼,現在發現就還來得及。」拿起文件走到電腦前開機,進行修改文件內容的小錯誤。
[j]47U39I OTX7Y5[/j]  
[j]47U39I OTX7YJ[/j]  幾分鐘後拿出剛印好的正確資料遞給還在原地發呆的『オレ』。[j]47U39I OTX7Y4[/j]
  
[j]47U39I OTX7YJ[/j]  「這只是一些小事情有必要這麼這麼介意嗎?再說現在都處理好了。」
[j]47U39I OTX7XK[/j]  
[j]47U39I OTX7XO[/j]  本來以為是發呆的『オレ』突然低下頭,喃喃的說:「你不懂的……」[j]47U39I OTX7Z1[/j]
  
[j]47U39I OTX7XJ[/j]  皺起眉,「不懂什麼?」
[j]47U39I OTX7XH[/j]  
[j]47U39I OTX7Y4[/j]  我無力的將手撐住額頭露出一個苦笑,「不管我再怎麼努力……果然還是……」
[j]47U39I OTX7XR[/j]  
[j]47U39I OTX7YU[/j]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反正,這種事情也沒什麼。」聳聳肩,完全不認為這種小事情有必要這麼介意嗎?[j]47U39I OTX7XU[/j]
  
[j]47U39I OTX7XM[/j]  改過就好了。
[j]47U39I OTX7YZ[/j]  
[j]47U39I OTX7YR[/j]  「所以說你不懂……」踉蹌的退後直到碰上牆壁,被手遮住的雙眼開始發熱。「那麼努力……就算那麼努力……還是……」
[j]47U39I OTX7YQ[/j]  [j]47U39I OTX7YI[/j]
  咂嘴了聲,「那種事情,不是你最想對我證明的事情嗎?」[j]47U39I OTX7XO[/j]
  
[j]47U39I OTX7Y3[/j]  所以事到如今何必在意這種事情?不是很好的做給他看了嗎?[j]47U39I OTX7XV[/j]
  
[j]47U39I OTX7Y4[/j]  「……」回答不了『俺』丟出的問題,悲哀的情緒一直從胸口湧上。
[j]47U39I OTX7XY[/j]  
[j]47U39I OTX7YC[/j]  每天每天,月亮都已經升起了卻還在公司工作,因為不想回去。[j]47U39I OTX7Y5[/j]
  [j]47U39I OTX7XV[/j]
  不想回到沒有任何一個人等待的家。
[j]47U39I OTX7YV[/j]  
[j]47U39I OTX7YR[/j]  只是拼命的工作,想要證明自己的存在。更想要證明給『俺』看,可是現在……[j]47U39I OTX7YK[/j]
  
[j]47U39I OTX7Y5[/j]  那種感覺已經沒了,只剩下無窮無盡的疲勞。[j]47U39I OTX7XO[/j]
  
[j]47U39I OTX7YC[/j]  有點累了,不管再怎樣做都是徒勞無功。
[j]47U39I OTX7XS[/j]  
[j]47U39I OTX7YY[/j]  「如果說是這樣,那你對我說的那些努力跟證明實力都是虛假的。其實從頭到尾根本不需要你這個佐伯克哉,只要有我就好是嗎?」
[j]47U39I OTX7YI[/j]  
[j]47U39I OTX7YG[/j]  被自己覆蓋在手掌之下的眼睛緩緩睜大。
[j]47U39I OTX7Z1[/j]  
[j]47U39I OTX7Y3[/j]  不是,不是那樣。我沒有這樣想,我也只是想要知道我自己能做到怎樣的地步。我想要了解自己的底限在哪裡,所以……所以……
[j]47U39I OTX7XL[/j]  [j]47U39I OTX7XJ[/j]
  「所以那時候我的想法還真是太天真了。」撇唇,想到那時候所做的決定,現在看來只是可笑。
[j]47U39I OTX7Y5[/j]  
[j]47U39I OTX7YJ[/j]  天真?
[j]47U39I OTX7YG[/j]  [j]47U39I OTX7XN[/j]
  什麼東西……
[j]47U39I OTX7YV[/j]  
[j]47U39I OTX7XF[/j]  「你既然覺得你不需要存在,那以後就是剩下我一人,只有我這個佐伯克哉。」很果斷決定,要是這樣說『オレ』都沒有什麼反應,那就真的這樣做吧。
[j]47U39I OTX7Y4[/j]  [j]47U39I OTX7XJ[/j]
  「……等一下。」深呼吸口氣,努力讓無力軟掉的腳直挺挺的站直,視線迎接上一直等待我話語的『俺』。
[j]47U39I OTX7YS[/j]  
[j]47U39I OTX7XX[/j]  「還有什麼話想說?」在空氣中呼著氣,就像平時在抽煙那樣呼出氣息,不過卻沒有絲毫菸味。
[j]47U39I OTX7YX[/j]  
[j]47U39I OTX7XN[/j]  「……你要那樣做,我也無所謂……真的。可是我想說……把我想說的說完一切都隨你。」
[j]47U39I OTX7YO[/j]  
[j]47U39I OTX7XW[/j]  然後,腦海裡不自覺又再次浮現那一次又一次的努力與孤單。那種不被人關心跟了解的感覺真的很難受,就因為這樣,想要把這些事情都跟『俺』說。
[j]47U39I OTX7XZ[/j]  [j]47U39I OTX7YC[/j]
  沒辦法繼續隱藏也不想隱藏……
[j]47U39I OTX7XZ[/j]  
[j]47U39I OTX7YB[/j]  或許這也是最後了。[j]47U39I OTX7YO[/j]
  
[j]47U39I OTX7XU[/j]  「『俺』一直覺得我是個白癡吧?從很久以前就這樣認為的吧?」嘴角的苦笑隨著話語越牽越大,「可是你了解我也是經過一番努力才能走到現在這裡嗎?」
[j]47U39I OTX7YF[/j]  
[j]47U39I OTX7YY[/j]  不為別的事情,只是想要正視自己的過去。
[j]47U39I OTX7Y3[/j]  [j]47U39I OTX7YB[/j]
  就算『俺』不說,我也知道他向來都是抱持看好戲的態度等著我做蠢事,然後他再來收尾。一直以來都是這樣子……[j]47U39I OTX7XO[/j]
  
[j]47U39I OTX7YN[/j]  靜靜聽自己說話的『俺』看起來更難以靠近,冰冷的表情彷彿正在嘲笑我的愚昧。
[j]47U39I OTX7YZ[/j]  
[j]47U39I OTX7XY[/j]  「我……也不知道我到底想說什麼,又想證明什麼。可是……只要像這樣子,我就能心滿意足。其他的人都無所謂,我不在乎。跟我相同的只有你……就算你瞧不起我也沒關係。」
[j]47U39I OTX7YT[/j]  
[j]47U39I OTX7YW[/j]  這種話說出來其實很丟臉,就像是自己認輸了一樣。在『俺』面前認輸,承認自己的失敗。不過就算這樣我還是想說,想把一切的東西都說出來。
[j]47U39I OTX7YX[/j]  
[j]47U39I OTX7Z1[/j]  「所以,你開心就好。佐伯克哉這個人的人生誰來決定都沒關係……你想要我就會如你所願讓給你。」
[j]47U39I OTX7YL[/j]  
[j]47U39I OTX7Z2[/j]  對自己而言,這副身體的主權給誰都無所謂。誰佔去了,誰擁有了都無所謂。只要能解脫一切的痛苦……
[j]47U39I OTX7YI[/j]  
[j]47U39I OTX7Z3[/j]  「你是這樣認為嗎?」哼出聲,果然『オレ』還是那個『オレ』。就是多餘的事情考慮太多才會變現在這種模樣。「那麼你會永遠停在這裡,看著我越走越遠,這樣你還是願意?」
[j]47U39I OTX7YX[/j]  
[j]47U39I OTX7Y9[/j]  怔愣著,沒想到這方面的問題。
[j]47U39I OTX7XK[/j]  
[j]47U39I OTX7XU[/j]  只能停留在這裡,也就等於自己只會在這裡哪裡都不能去。失敗者的命運不過就是如此罷了,可是既然知道,這樣的決定還是要做下去嗎?
[j]47U39I OTX7XM[/j]  
[j]47U39I OTX7YH[/j]  不會後悔嗎?
[j]47U39I OTX7YK[/j]  
[j]47U39I OTX7YN[/j]  有個聲音在心底這樣反問自己,真的不會因為這樣而後悔嗎?[j]47U39I OTX7YY[/j]
  
[j]47U39I OTX7YV[/j]to be continue~~~
【论坛搜索关键词】:🔍克哉x克哉 , 🔍──如果

其他会员正在看的帖子

7
MDBWMEpM
发表于 2009-9-18 13:27:45
本帖最后由 玄月 于 2009-9-18 13:48 编辑 [j]47U39I OTX7Y5[/j]
[j]47U39I OTX7XK[/j]
哇哈哈哈哈~[j]47U39I OTX7YQ[/j]
頭香是我的啦![j]47U39I OTX7YW[/j]
燏跟我說叫我先來搶~
[j]47U39I OTX7XP[/j]不過我也會先搶的啦!XD  誰叫我是壽星
[j]47U39I OTX7YA[/j][j]47U39I OTX7XG[/j]
嘿嘿~燏啊[j]47U39I OTX7YR[/j]
我搶到了啊!沒有辜負你的期望啊!XD[j]47U39I OTX7YO[/j]
呵呵~對啊!
[j]47U39I OTX7XI[/j]真的兩年了...今年的話題是鬼畜啊...
[j]47U39I OTX7Y9[/j]納明年的話題是什麼呢?
[j]47U39I OTX7XR[/j]呵呵
[j]47U39I OTX7Y1[/j][j]47U39I OTX7XU[/j]
剛剛看到前面時候啊...想說
[j]47U39I OTX7YK[/j]你怎嚜可以賀文給黑的呢?[j]47U39I OTX7YB[/j]
可是看到後面啊...
[j]47U39I OTX7YW[/j]XDDDDDDDDDDDDDD(笑到倒在地上了)
[j]47U39I OTX7YH[/j]他們的對話真的很好笑啊![j]47U39I OTX7YJ[/j]
克哉那笨笨的神情你寫的真好啊![j]47U39I OTX7YQ[/j]
太傳神了啊![j]47U39I OTX7YE[/j]
連眼鏡克哉欺負克哉的畫面都很傳神啊!
[j]47U39I OTX7YV[/j]呵呵  看的很開心的說~XD[j]47U39I OTX7XL[/j]
[j]47U39I OTX7YD[/j]
真的是感謝你的禮物啊!
[j]47U39I OTX7XT[/j]雖然你不是第一個送我的....(毆飛)[j]47U39I OTX7YL[/j]
不過...你是第二個啦!XD
[j]47U39I OTX7YI[/j]>//////<
[j]47U39I OTX7Y5[/j][j]47U39I OTX7YY[/j]
你的太克文啊...
[j]47U39I OTX7YA[/j]我盡量努力的生啊!嘿嘿[j]47U39I OTX7YU[/j]
不要跟之前我寫文給你一樣...
[j]47U39I OTX7Y8[/j]結果害我的專欄文卡了就好...(呆)
回复

使用道具

0
MDBWMEpM
发表于 2009-9-18 14:36:38
克克大好!!!(喂你不是支持御克的嗎?!!)
[j]47U39I OTX7YN[/j]克哉竟然這麼掛念眼鏡啊囧= =
[j]47U39I OTX7Y9[/j]太不可思議了吧(喂喂!)
[j]47U39I OTX7Y2[/j]你基本上是想讓所有人都出來吧XD
[j]47U39I OTX7XZ[/j](就是只差片桐本多本城澤村跟松浦= =)[j]47U39I OTX7YV[/j]
然後……眼鏡…真的很喜歡捉弄克哉啊= =
[j]47U39I OTX7Y2[/j]而且還要突然之間去拜訪克哉…給人一種很詭異的感覺= =||||[j]47U39I OTX7YZ[/j]
……我是想知道眼鏡內心在想什麼= =
[j]47U39I OTX7YY[/j]所以就期待下文了= =
回复

使用道具

菲菲鲁 该用户已被删除
MDBWMEpM
发表于 2009-9-18 15:35:57
发现新的克克坑~
[j]47U39I OTX7Y4[/j]大人的文实在是写的很有水平啊。。。句子之间的处理手法好迷人的~
[j]47U39I OTX7XF[/j]之前因为大一直在写克御文所以我还没有看过大人的文
[j]47U39I OTX7YS[/j](- -请原谅我克御文不太看的...边泪边跪)
[j]47U39I OTX7Y7[/j]现在才发现大人的文真的很好看呢~克哉的心情写的很好~[j]47U39I OTX7Y6[/j]

[j]47U39I OTX7YP[/j]现在发现它是坑...[j]47U39I OTX7XK[/j]
.一开始看到是贺文就很欢乐的进来看短篇结果发现到最后面才出现眼镜....
[j]47U39I OTX7YH[/j]所以说克哉相当喜欢佐伯的嘛~
[j]47U39I OTX7XU[/j]第一人称很赞啊。。。
[j]47U39I OTX7YT[/j]大大似乎很容易开出坑来呢~
[j]47U39I OTX7YL[/j]现在好像已经有3个了,很辛苦吧?
[j]47U39I OTX7Y0[/j]所以不催了~大人记得来更就好~
回复

使用道具

MDBWMEpM
发表于 2009-9-18 15:51:43
啊啊话说虽然之前一直是悬念~但是偶被R那脑筋急转弯一样的问题弄到头疼呢~[j]47U39I OTX7YM[/j]
『オレ』,和『俺』这个问题搞得~哎受克你真是的玩人是么~害的本人担心你连"自我"都弄丢了啊~
[j]47U39I OTX7YO[/j]眼镜你出来了啊~恩看上去不是虐的而是搞笑呢~
[j]47U39I OTX7Z3[/j]双克就是应该温馨和搞笑的么【说想看虐的那个人是谁啊喂!
[j]47U39I OTX7XU[/j]太一真是最可怜的炮灰~没咋看他出现在主配对里边倒算了~老是做炮灰是件好郁闷的事情哦~下次拉几个别的炮灰来吧~[j]47U39I OTX7YG[/j]
受克啊~发现眼镜对受克说“你喜欢我”受克一直是这反应呢~其实学乖了眼镜是啥样的人以后应该回答“没错,是啊”不知道这时眼镜会怎么反应呵呵~
回复

使用道具

MDBWMEpM
发表于 2009-9-18 15:51:48
来了来了,原来说的星期五的文是克克啊~~~
[j]47U39I OTX7YS[/j]第一视角非常新奇,这样的文太少了。[j]47U39I OTX7XO[/j]
最后眼镜的出场GJ!
[j]47U39I OTX7YF[/j]不过,这个坑看起来不会浅。。。。r,眼镜,mido,n克,太一,这么复杂的关系。。。。
[j]47U39I OTX7YE[/j]应该会很深吧。。。。艰难的爬走
回复

使用道具

MDBWMEpM
发表于 2009-9-18 20:56:17
同上,关系好复杂= =
[j]47U39I OTX7XT[/j]小燏你真的很偏心御堂,不管是什么CP的文都要他出来抢镜头OTL[j]47U39I OTX7YE[/j]
重新见面就是在床上……真是克克的风格= =
[j]47U39I OTX7XX[/j]一直说要断网一直抵制不住诱惑的人默默爬走
回复

使用道具

MDBWMEpM
发表于 2009-9-18 21:38:24
您也开始写双克的同人了,好期待,[j]47U39I OTX7Y2[/j]
不知道这次的这次走的路线是HE,还是BE.
[j]47U39I OTX7YX[/j]
[j]47U39I OTX7XK[/j]说实话关于双克,我也分不清什么是真实,什么是虚幻,[j]47U39I OTX7Z1[/j]
究竟是同一个身体不同的灵魂,还是不同的个体,又或者是多重人格……
回复

使用道具

MDBWMEpM
发表于 2009-9-18 21:51:20
又见双克。。
[j]47U39I OTX7YL[/j]这是在黑暗的军训生活中给我带来的一抹白光啊~~~
[j]47U39I OTX7YJ[/j]我可以泪奔吗? hou15[j]47U39I OTX7YS[/j]
这篇文的感觉很原作呢。。
[j]47U39I OTX7Z3[/j]对话啊心理描写啊。。[j]47U39I OTX7XY[/j]
特别是R。。那个最难搞的家伙说的话也很原作呢。。
[j]47U39I OTX7Y0[/j]之前克哉大段的心理描写。。[j]47U39I OTX7YV[/j]
嘛。。就是已经爱上佐伯了还不自知的状态。。[j]47U39I OTX7Y8[/j]
而佐伯给我的感觉就是。。
[j]47U39I OTX7XF[/j]明明喜欢克哉吧还不告诉他要一步步拐到手先让他告白的别扭状态。。(= =)
[j]47U39I OTX7YL[/j]嘛。。说错了也别怪我。。[j]47U39I OTX7YL[/j]
我就是这感觉。。
[j]47U39I OTX7YF[/j]佐伯和克哉。。这两个人。。我觉得都是闷骚= =[j]47U39I OTX7XT[/j]
只不过闷骚的方式不一样而已。。
[j]47U39I OTX7YB[/j]嗯。。期待下文。。
[j]47U39I OTX7XG[/j]给我黑暗的军训生活多带来一些光明吧~houn125
回复

使用道具

MDBWMEpM
发表于 2009-9-20 11:28:52
>///<以前都是在百毒上看文捏[j]47U39I OTX7XO[/j]
水多.[哗--]场面被[哗--]
[j]47U39I OTX7Y9[/j]最近还有盗链成灾[j]47U39I OTX7Z3[/j]
>///<于是咱就转地啦~~
[j]47U39I OTX7XM[/j]在这看的第一篇文质量很高呐~!
[j]47U39I OTX7YB[/j]最爱御克~但双克也是王道呀!!!(笑)[j]47U39I OTX7XW[/j]
不过亲前半部分怎么写了那么多呐~>///<咱想看双克出现的场景
[j]47U39I OTX7YV[/j]+_+呆克和腹黑克吖~~~~~~~啊~萌>_<期待下文的说!~~[j]47U39I OTX7XX[/j]
看到了楼上那句[明明喜欢克哉吧还不告诉他要一步步拐到手先让他告白的别扭状态][j]47U39I OTX7XP[/j]
恩恩.米错米错~!!!举手支持下~!!!

其他会员正在看的帖子

回复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register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联系 翼梦管理员|联系 舞城管理员|☆翼の夢★舞の城☆聯盟 ( 苏ICP备13061143号 ) | 繁體中文化      

苏公网安备 32011302320404号

GMT+8, 2019-7-21 00:40 , Processed in 0.399498 second(s), 30 queries , Gzip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立刻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