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register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直接登录论坛

查看: 194|回复: 2

[〖剧情翻译〗] [Glass Heart Princess PLATINUM]凯线全文翻译

[复制链接]   [短链接] http://otome.cn/?810077   [阅读权限=0]
发表于 2019-1-11 15:18:19 |阅读模式
V0dJSkk=8NKPCY
本帖最后由 小露珠 于 2019-1-11 15:47 编辑 [j]8NKPCY OPIPXG[/j]

[j]8NKPCY OPIPXV[/j]初次翻译,尚有不足,如有错误请指出谢谢
[j]8NKPCY OPIPYB[/j]
[j]8NKPCY OPIPXV[/j]
[j]8NKPCY OPIPYC[/j]人物介绍
[j]8NKPCY OPIPXD[/j]道明寺 凯
[j]8NKPCY OPIPYU[/j]年龄:18岁
[j]8NKPCY OPIPXT[/j]生日:12月25日
[j]8NKPCY OPIPXT[/j]      在圣诞节出生。
[j]8NKPCY OPIPYJ[/j]血型:AB
[j]8NKPCY OPIPYZ[/j]身高:176cm
[j]8NKPCY OPIPY4[/j]体重:66kg[j]8NKPCY OPIPYS[/j]
兴趣:复仇
[j]8NKPCY OPIPY8[/j]      最喜欢看心爱的婚约者困扰的表情。
[j]8NKPCY OPIPXJ[/j]      也喜欢欺负胆小鬼执事和女仆。
[j]8NKPCY OPIPXV[/j]特长:剑术
[j]8NKPCY OPIPYT[/j]      拜某个眼罩王子为师。
[j]8NKPCY OPIPXL[/j]喜欢的食物:中华料理[j]8NKPCY OPIPXL[/j]
      修行中经常吃。
[j]8NKPCY OPIPY9[/j]讨厌的食物:意大利面
[j]8NKPCY OPIPXT[/j]      流浪时代的心理阴影。
[j]8NKPCY OPIPXC[/j]     “想买下这家店然后砸烂它”,如此说道。
[j]8NKPCY OPIPYR[/j][j]8NKPCY OPIPY3[/j]

[j]8NKPCY OPIPY4[/j]凯after  EP1[j]8NKPCY OPIPYR[/j]
京子「凯,给你饭团。」[j]8NKPCY OPIPY7[/j]
凯「非常感谢,我开动了。」
[j]8NKPCY OPIPXT[/j]在清新的春天中,我们正并排吃着便当。
[j]8NKPCY OPIPYM[/j]偶尔吹过的风也很舒服,实在是个非常理想的郊游天气。
[j]8NKPCY OPIPXZ[/j]京子「怎么样,好吃吗?」
[j]8NKPCY OPIPYP[/j]凯「嗯,非常好吃!京子小姐好会做饭啊!」
[j]8NKPCY OPIPXN[/j]京子「呵呵,凯真是会说话。只是饭团而已,太夸张了……咦?」
[j]8NKPCY OPIPXW[/j]京子「凯,你脸上沾了饭粒哦。」
[j]8NKPCY OPIPYY[/j]凯「嗯?在哪里?」[j]8NKPCY OPIPYO[/j]
京子「不是那儿,是这儿……好了,我取下来了。」[j]8NKPCY OPIPYD[/j]
凯「谢谢……」
[j]8NKPCY OPIPXT[/j]京子(害羞的样子好可爱……!)
[j]8NKPCY OPIPYO[/j]京子「除了饭团我还做了很多其他东西,尽管吃吧。」
[j]8NKPCY OPIPXF[/j]凯「那、那个……京子小姐。」
[j]8NKPCY OPIPYJ[/j]京子「?」
[j]8NKPCY OPIPXT[/j]凯「今天能来陪我,真的非常感谢……」[j]8NKPCY OPIPY5[/j]
京子「没关系的,这都是为了祝贺凯获得空手道大会优胜。」[j]8NKPCY OPIPY9[/j]
京子「我倒想问这样就够了吗?难得有机会不想要什么礼物吗?」[j]8NKPCY OPIPYC[/j]
凯「这样太过意不去了,不仅吃了您亲手做的便当,还要礼物……」
[j]8NKPCY OPIPXE[/j]京子「这是对你辛勤努力的奖励。有什么想要的东西吗?」
[j]8NKPCY OPIPXY[/j]凯「想要的东西……」
[j]8NKPCY OPIPY3[/j]京子「嗯,什么都可以。」
[j]8NKPCY OPIPYS[/j]凯「什么都可以……」
[j]8NKPCY OPIPY9[/j]京子「你现在缺什么吗?」[j]8NKPCY OPIPXW[/j]
凯「有是有,但是乞求这种东西不知道好不好……」
[j]8NKPCY OPIPYO[/j]京子「不用客气的。」[j]8NKPCY OPIPYD[/j]
凯「真的……可以吗?」
[j]8NKPCY OPIPXJ[/j]凯眼睛朝上看向我,犹豫不决地问道。
[j]8NKPCY OPIPY6[/j]京子「嗯。」[j]8NKPCY OPIPYU[/j]
凯「那……」
[j]8NKPCY OPIPXT[/j]凯不再犹豫,抬起头,战战兢兢地开口说道。
[j]8NKPCY OPIPXP[/j]「我想要你。」
[j]8NKPCY OPIPY8[/j]京子「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j]8NKPCY OPIPYO[/j]我猛然从梦中惊醒,眼前是熟悉的天花板。
[j]8NKPCY OPIPYY[/j]京子(是、是梦啊……没错,这只是梦,不过……)
[j]8NKPCY OPIPYL[/j]京子「这个梦好可怕……」[j]8NKPCY OPIPYN[/j]
???「嗯?怎么了?」[j]8NKPCY OPIPYD[/j]

[j]8NKPCY OPIPXR[/j]                               
需要注册成功才可查看大图

[j]8NKPCY OPIPY1[/j]京子「咦,这是……」
[j]8NKPCY OPIPYD[/j]京子「凯、凯?!为什么你会在我床上?」
[j]8NKPCY OPIPY9[/j]凯拨弄着我的一缕头发,坦然地说道。
[j]8NKPCY OPIPXZ[/j]凯「这有什么问题吗?」
[j]8NKPCY OPIPYR[/j]京子「当然有很多问题!问题可大了!」
[j]8NKPCY OPIPXO[/j]凯「是吗,但是夫妻在同一张床上睡觉是理所当然的吧。」[j]8NKPCY OPIPY7[/j]
京子「我们还不是夫妻……还不是呢。」
[j]8NKPCY OPIPYW[/j]凯「不都一样吗,反正我们马上就要结婚了。」
[j]8NKPCY OPIPXS[/j]凯边说边拨弄着我的头发。[j]8NKPCY OPIPYU[/j]
凯「还是说,你又在玩弄我?就像那时一样。」[j]8NKPCY OPIPYR[/j]
京子「我……」
[j]8NKPCY OPIPY5[/j]凯「真的吗?我好害怕,因为京子小姐是个骗子啊。」[j]8NKPCY OPIPYQ[/j]
京子「说我是骗子,太过分了。」
[j]8NKPCY OPIPYZ[/j]凯「诶,难道你已经把8年前欺骗我、伤害我的事给忘了吗?」
[j]8NKPCY OPIPXM[/j]提到那件事……我只好沉默了。
[j]8NKPCY OPIPY3[/j]凯用恶魔般甜美的声音对我低语道。[j]8NKPCY OPIPYR[/j]
凯「我们是“约定将来的关系”,对吧?」
[j]8NKPCY OPIPXV[/j]京子「……是。」
[j]8NKPCY OPIPY5[/j]我和凯有婚约。凯说我们和夫妻差不多,我也无法反驳……[j]8NKPCY OPIPYU[/j]
见我答不出话来,凯一边亲吻着我的头发一边妖媚地笑着。
[j]8NKPCY OPIPXN[/j]凯「那么,确认这点以后……请快点给我吧。」[j]8NKPCY OPIPY6[/j]
京子「……诶?」[j]8NKPCY OPIPXU[/j]
凯「会给我的吧?礼物。」[j]8NKPCY OPIPY1[/j]
京子「礼物?」
[j]8NKPCY OPIPYH[/j]凯「好过分啊,京子小姐,你不是说过会给我的吗。」
[j]8NKPCY OPIPXN[/j]凯像小时候那样莞尔一笑。[j]8NKPCY OPIPXX[/j]
京子(该不会……)
[j]8NKPCY OPIPYI[/j]在梦中,我确实和凯约定要送他礼物——
[j]8NKPCY OPIPXF[/j]凯「你刚才的梦话我全都听到了。虽然我不知道空手道大会是怎么回事。」
[j]8NKPCY OPIPY1[/j]京子(我怎么这么笨……!)
[j]8NKPCY OPIPXC[/j]我感到了身体上的危险,想从床上逃脱。
[j]8NKPCY OPIPY9[/j]然而,凯抓住了我的肩膀。[j]8NKPCY OPIPXG[/j]
凯「身为大人,应该为自己说过的话负责对吧。」
[j]8NKPCY OPIPXX[/j]京子「但那只是梦话……」
[j]8NKPCY OPIPYA[/j]凯「让我无端产生期待,好过分……京子小姐又在玩弄我了。」
[j]8NKPCY OPIPYT[/j]京子「不是的!我没打算这样……」[j]8NKPCY OPIPXD[/j]
凯「是吗?那就好。礼物我收下了——」[j]8NKPCY OPIPYL[/j]
凯为了更加靠近我,向我探出身子。
[j]8NKPCY OPIPY3[/j]京子「…………!」[j]8NKPCY OPIPXV[/j]
凯「…………」
[j]8NKPCY OPIPYG[/j]我反射性地僵硬起身子,然而凯什么也没做。[j]8NKPCY OPIPYM[/j]
凯「哈……没办法,礼物的事就下次再说吧。」
[j]8NKPCY OPIPYS[/j]凯「不过——」
[j]8NKPCY OPIPYI[/j]京子「诶?」
[j]8NKPCY OPIPYP[/j]凯「…………」
[j]8NKPCY OPIPYU[/j]京子「?!」[j]8NKPCY OPIPYZ[/j]
凯「本来这样是完全不够的。」[j]8NKPCY OPIPXK[/j]
京子(额头上……被吻了?!)
[j]8NKPCY OPIPYV[/j]反应过来后,我的脸像火烧般热了起来。
[j]8NKPCY OPIPYO[/j]凯「呵呵,脸好红啊。你还是没变,像个初学者。」
[j]8NKPCY OPIPXL[/j]京子「凯、凯!请适可而止!」
[j]8NKPCY OPIPYR[/j]凯「哈哈,生气的表情也很可爱。」
[j]8NKPCY OPIPYP[/j]京子「~~~~!!」
[j]8NKPCY OPIPYG[/j]凯「那么,今天的复仇就到此为止吧……只是今天而已哦。」
[j]8NKPCY OPIPXD[/j]凯「你先在下面等着。」[j]8NKPCY OPIPY5[/j]
凯出去后,我好不容易整理好了呼吸。
[j]8NKPCY OPIPYZ[/j]京子「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j]8NKPCY OPIPXW[/j]八年前,凯才10岁,当时他是一个非常谦逊的男孩,十分仰慕真之介师父。
[j]8NKPCY OPIPYK[/j]为了提高凯的自信,真之介策划了一场作战,然而这场作战却深深地伤害了他。[j]8NKPCY OPIPXN[/j]
凯憎恨着真之介、皋月和我,然后就这样消失了。[j]8NKPCY OPIPXG[/j]
时隔八年再度相见的他……仿佛完全变了一个人。
[j]8NKPCY OPIPYB[/j]回到日本的凯为了复仇,想要把我变成属于他的人。[j]8NKPCY OPIPXS[/j]
凯「请变成只属于我的人吧。」
[j]8NKPCY OPIPYA[/j]凯「请变成只属于我的人,然后我就可以欺负你一辈子。」
[j]8NKPCY OPIPXH[/j]凯「你伤害了一个可怜的10岁儿童的心灵,这份罪请用你的人生来偿还吧。」
[j]8NKPCY OPIPXM[/j]凯侵入我家,打倒真之介,想就这样强行和我举行结婚典礼。[j]8NKPCY OPIPYK[/j]
更恐怖的是,听说在教堂举办的新婚旅行和婚宴的全国直播都已经准备好了。
[j]8NKPCY OPIPXZ[/j]然而,这件事在急忙赶到的父亲和道明寺叔叔的劝说下暂时中止了。
[j]8NKPCY OPIPXT[/j]但是……
[j]8NKPCY OPIPYT[/j]凯「那么作为交换,仪式之前请让我住在这个房子里。」
[j]8NKPCY OPIPYW[/j]凯「我和她分开了足足八年。我想填补这段失去的时间,哪怕只有一点也好。」[j]8NKPCY OPIPY1[/j]
凯「请同意吧,义父大人。」[j]8NKPCY OPIPYB[/j]
凯拉拢了父亲后,我们现在完全处于同居状态……
[j]8NKPCY OPIPYN[/j]凯继承了道明寺家的事业,现在是一个非常厉害的实业家。
[j]8NKPCY OPIPXT[/j]他的能力似乎超越了上一代的叔叔。
[j]8NKPCY OPIPYK[/j]京子(这么厉害的凯现在居然在我家客厅……还真让人不习惯。)[j]8NKPCY OPIPXT[/j]
凯「京子小姐,你不想吃甜的吗?」
[j]8NKPCY OPIPZ0[/j]京子「诶?」
[j]8NKPCY OPIPYI[/j]凯「马上就到下午茶的时间了。看,你不觉得这些很美味吗?」
[j]8NKPCY OPIPXX[/j]凯把自己看的杂志摊开,好让我看见。
[j]8NKPCY OPIPYN[/j]上面是糕点制作大赛的报道。
[j]8NKPCY OPIPZ0[/j]照片上有很多色彩鲜艳的甜点。
[j]8NKPCY OPIPYF[/j]凯「怎么样?想吃吗?」
[j]8NKPCY OPIPXW[/j]京子「嗯……那个……」
[j]8NKPCY OPIPXU[/j]凯「是吗,那么立刻准备吧。」[j]8NKPCY OPIPYM[/j]
京子「立刻?但是这是需要提前一年预约的著名西点师傅——」
[j]8NKPCY OPIPYS[/j]凯「放心吧,没问题……给我来一下,胆小鬼。」
[j]8NKPCY OPIPYK[/j]真之介「是?!」[j]8NKPCY OPIPYB[/j]
自从输给凯后,真之介被叫“胆小鬼”时便会产生反应。
[j]8NKPCY OPIPXV[/j]凯「去买这个,我想想……给我1小时以内买来。」
[j]8NKPCY OPIPYR[/j]真之介「不,这个,再怎么说,1小时以内也……」[j]8NKPCY OPIPY4[/j]
凯「这样啊,这样的话……那就30分钟以内吧。」
[j]8NKPCY OPIPYD[/j]真之介「?!」[j]8NKPCY OPIPYD[/j]
京子「凯、凯,再怎么说这也太……」[j]8NKPCY OPIPYE[/j]
凯「喂,这可是心爱的大小姐想要的东西哦,然而你却无法准备……」
[j]8NKPCY OPIPXM[/j]真之介「我、我这就去!!」
[j]8NKPCY OPIPYN[/j]凯目送完真之介,朝我笑了。
[j]8NKPCY OPIPY8[/j]凯「那个胆小鬼真好玩。」[j]8NKPCY OPIPY1[/j]
京子「哈……」[j]8NKPCY OPIPXZ[/j]
自从凯来了后,每天都是这样,一直对真之介和皋月强行提出不讲理的要求。
[j]8NKPCY OPIPYB[/j]京子「那个,凯,不要老是欺负我家的佣人……」
[j]8NKPCY OPIPYK[/j]凯「欺负?才不是,我是清楚他们的界限才让他们做这些事的。」[j]8NKPCY OPIPY7[/j]
凯「这样一来他们的能力就会进一步提高,反倒应该感谢我才对。」
[j]8NKPCY OPIPY2[/j]京子「但是……」
[j]8NKPCY OPIPXJ[/j]凯「而且我不这样做的话,他不就会和你单独相处了吗?」[j]8NKPCY OPIPXU[/j]
凯握住我的手,像下人一样屈膝。[j]8NKPCY OPIPYZ[/j]
凯「我突然开始想,干脆把这一幕给别人看也没关系吧。」
[j]8NKPCY OPIPXW[/j]被凯仰视着,我什么也没能说出来。
[j]8NKPCY OPIPYB[/j]他的视线像是挑战性地射出似的,但是又非常不可思议。
[j]8NKPCY OPIPYS[/j]我好像快被这双眼睛吸进去了……
[j]8NKPCY OPIPYN[/j]凯「……但是,果然我还是不想让你害羞的表情被其他人看见啊。」
[j]8NKPCY OPIPY9[/j]京子「唔……!」
[j]8NKPCY OPIPY9[/j]凯嘴边挂着微笑,指尖慢慢靠近嘴唇……
[j]8NKPCY OPIPXK[/j]“你这不是很珍惜我吗。”我这么想道。
[j]8NKPCY OPIPYZ[/j]我对于他有些难以应付。
[j]8NKPCY OPIPY8[/j]凯「京子小姐,今天是休息日,要出门转转吗?」
[j]8NKPCY OPIPY8[/j]京子「可以是可以……」
[j]8NKPCY OPIPYS[/j]凯「啊,太好了。机会难得,第一次约会去商场如何?」[j]8NKPCY OPIPY2[/j]
京子「好……好吧。」
[j]8NKPCY OPIPYZ[/j]我一边向凯点头,一边回想起凯抱着大到抱不住的一大捧花束时的情景。[j]8NKPCY OPIPXU[/j]
京子(他说“因为是第一次送礼所以没掌握好”。原来是凯亲手做的呢。)[j]8NKPCY OPIPXY[/j]
当时我虽然因为意料之外的礼物而吃惊,但更重要的是……
[j]8NKPCY OPIPYV[/j]京子(我很开心……)
[j]8NKPCY OPIPYB[/j]我偷偷看向凯那闪闪发光的侧脸。[j]8NKPCY OPIPYQ[/j]
京子(凯现在个子比我高,体格也很壮……)
[j]8NKPCY OPIPXE[/j]凯很多地方都变了。然而……[j]8NKPCY OPIPY6[/j]
京子(虽然态度多少有些强硬,但为我着想的心情至今未曾改变……)
[j]8NKPCY OPIPYB[/j]凯「……怎么了?」
[j]8NKPCY OPIPY6[/j]京子「诶?」
[j]8NKPCY OPIPXD[/j]凯「我的脸上粘到什么了吗?从刚才起一直盯着看。」
[j]8NKPCY OPIPXM[/j]京子「对、对不起!没什么的……」[j]8NKPCY OPIPXL[/j]
凯「嗯……好吧。那我们去做约会的准备吧。」
[j]8NKPCY OPIPXR[/j]凯说着,催促我站起来。[j]8NKPCY OPIPY9[/j]
凯「让我来给你选服装。」
[j]8NKPCY OPIPY3[/j]京子「让你来?」
[j]8NKPCY OPIPYZ[/j]凯「没错,可以吧?」[j]8NKPCY OPIPYG[/j]
京子「哈……那个……」
[j]8NKPCY OPIPXQ[/j]凯「呵呵,请交给我。来,走吧。」
[j]8NKPCY OPIPYG[/j]凯兴高采烈地牵起我的手,和我一起向二楼走去。[j]8NKPCY OPIPY3[/j]
凯「这件太成熟了……这件不适合在街上走……」[j]8NKPCY OPIPY2[/j]
凯在我房间的衣柜里翻来倒去,然而好像没找到想要的东西,于是打了个响指。[j]8NKPCY OPIPXS[/j]
皋月「请、请问有什么需要吗?」[j]8NKPCY OPIPY3[/j]
凯「皋月小姐,我给她买的那件衣服去哪了?」[j]8NKPCY OPIPYL[/j]
皋月「那件吗?现在正在洗……」
[j]8NKPCY OPIPXD[/j]凯「请在5分钟以内拿过来。」
[j]8NKPCY OPIPY8[/j]皋月「不,但是……」
[j]8NKPCY OPIPYU[/j]凯「每超过1分钟就销毁1册。」
[j]8NKPCY OPIPYF[/j]皋月「什么?」
[j]8NKPCY OPIPXT[/j]凯「想必会烧得很厉害吧?你的宝物们。」
[j]8NKPCY OPIPYW[/j]皋月「呀啊啊啊啊阿啊啊?!」
[j]8NKPCY OPIPXJ[/j]皋月猛然冲了出去,10分钟后一边哭着一边拿来了熨好的衣服。
[j]8NKPCY OPIPXE[/j]凯「辛苦了,你可以回去了。」
[j]8NKPCY OPIPXW[/j]凯把皋月赶出去后,拿着刚才的衣服向我走来。
[j]8NKPCY OPIPXP[/j]凯「来,让我给你换衣服吧。」
[j]8NKPCY OPIPYG[/j]京子「……啊?」
[j]8NKPCY OPIPXP[/j]这实在有点……[j]8NKPCY OPIPXW[/j]
…………
[j]8NKPCY OPIPY1[/j]凯「“有点”是什么意思?你不说清楚我不懂。」
[j]8NKPCY OPIPYF[/j]说完,凯不由分说地拉近了我们的距离。[j]8NKPCY OPIPXK[/j]
京子「就、就是……有点……害羞……」
[j]8NKPCY OPIPY0[/j]凯「原来如此,这还真是让人期待啊。」
[j]8NKPCY OPIPYJ[/j]京子「……?」[j]8NKPCY OPIPXN[/j]
凯向我伸出手,我反射性地后退一步。
[j]8NKPCY OPIPY9[/j]凯「哦呀,你真是不死心呢。不过我很喜欢追着不放哦。」
[j]8NKPCY OPIPYP[/j]好不容易拉开的距离一瞬间又拉近了。凯将手指放在我的嘴唇上。[j]8NKPCY OPIPXI[/j]
京子「凯、凯,那个……」
[j]8NKPCY OPIPXT[/j]我不禁惊慌失措,与此相对,凯却愉快地眯起眼睛。
[j]8NKPCY OPIPY7[/j]凯「……可以不要抵抗吗?让我换衣服这件事你是逃不掉的。」
[j]8NKPCY OPIPYW[/j]但是,凯在向我的衣服伸手的瞬间——转而向没有回答的我伸出手。[j]8NKPCY OPIPXP[/j]
凯「没有回答就是可以的意思吧?」
[j]8NKPCY OPIPYV[/j]凯像戏弄我一般凑近看着我的脸。
[j]8NKPCY OPIPXO[/j]京子「不、不是的!不是这样……」
[j]8NKPCY OPIPYZ[/j]凯「那我不客气了。」
[j]8NKPCY OPIPYU[/j]凯把我强行按到墙上,敞开胸口,嘴唇靠近锁骨四周。
[j]8NKPCY OPIPY6[/j]京子「凯、凯?!这不是在给我换衣服吧?!」[j]8NKPCY OPIPXM[/j]
凯「我可没有说“用手”哦?」
[j]8NKPCY OPIPY9[/j]京子(这、这实在是不妙啊……!)
[j]8NKPCY OPIPYZ[/j]但此时,救援的神明突然来了……
[j]8NKPCY OPIPY8[/j]凯「…………」
[j]8NKPCY OPIPXM[/j]凯不愉快地拿出手机,确认来电人的姓名。[j]8NKPCY OPIPXY[/j]
凯「尽挑这种时间的秘书……」
[j]8NKPCY OPIPXK[/j]京子「有可能是很急的事,你还是快点接比较好。」[j]8NKPCY OPIPXS[/j]
凯「哈……」[j]8NKPCY OPIPYH[/j]
凯皱了皱眉,背向我。
[j]8NKPCY OPIPXW[/j]凯「……什么事?……啊,那件事啊。我知道了,之后再联系。」
[j]8NKPCY OPIPZ0[/j]京子「那个,如果有工作的话,约会就换一天……」[j]8NKPCY OPIPXR[/j]
凯「没事,不用担心,马上就能结束。」[j]8NKPCY OPIPY6[/j]
凯「我稍微离开一下,你换好衣服先等着。」
[j]8NKPCY OPIPYN[/j]京子「我、我知道了。」
[j]8NKPCY OPIPXX[/j]凯似乎很遗憾地走出房间。
[j]8NKPCY OPIPYB[/j]京子(得救了……)
[j]8NKPCY OPIPXK[/j]解除紧张的同时,我当场全身脱力瘫了下去。
[j]8NKPCY OPIPYR[/j]京子「这、这是……」
[j]8NKPCY OPIPXY[/j]我暂且把凯买的衣服穿上了……不管从露出度上还是年龄上,总觉得有点糟糕。
[j]8NKPCY OPIPXJ[/j]京子(这件衣服真的不是面向低年龄的吗……)
[j]8NKPCY OPIPY0[/j]我正苦恼着应该喊凯来还是换一件——此时一阵低沉的敲门声突然出现。[j]8NKPCY OPIPXT[/j]
京子「是,请进。」
[j]8NKPCY OPIPYS[/j]我紧张地应答道,没想到进屋的不是凯而是真之介和皋月。
[j]8NKPCY OPIPXJ[/j]皋月「辛苦了,大小姐……我能体会您的心情。」
[j]8NKPCY OPIPY5[/j]京子「皋、皋月?!真之介也在……刚才的对话你们全都听到了?」
[j]8NKPCY OPIPXR[/j]真之介「非常抱歉,但是……」[j]8NKPCY OPIPXX[/j]
真之介「道明寺先生对我们怎样都无所谓,但是对大小姐的言行是不是太过分了呢。」
[j]8NKPCY OPIPXH[/j]京子「是啊。但是……」
[j]8NKPCY OPIPYA[/j]京子(凯并不是真的讨厌我。而且,他不知道该如何掌控深浅。)
[j]8NKPCY OPIPYR[/j]京子(这是到底爱情还是罪恶感,亦或是两者都有呢……)[j]8NKPCY OPIPY7[/j]
我无法判断。但是,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
[j]8NKPCY OPIPXK[/j]京子「我想要珍惜凯。所以,我……」
[j]8NKPCY OPIPXQ[/j]凯「我没来迟吧。你们三个在干什么呢?」[j]8NKPCY OPIPYC[/j]
看到没敲门就进来的凯,我把没说完的话咽了回去。[j]8NKPCY OPIPXP[/j]
京子「那个……我在问我的穿着有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j]8NKPCY OPIPYQ[/j]
凯「你打扮好的样子应该让我第一个看才对……」[j]8NKPCY OPIPY5[/j]
凯走近我,对真之介他们怒目而视。
[j]8NKPCY OPIPYI[/j]凯「这种时候还有空玩,看来很闲啊,要不给你们安排点事做吧。」[j]8NKPCY OPIPXN[/j]
京子(不好了,这样下去他们又要被强行塞下不讲理的要求了。)
[j]8NKPCY OPIPXK[/j]京子「凯!既然工作结束了就赶紧出门吧!」
[j]8NKPCY OPIPXZ[/j]京子「难得的约会,再磨磨蹭蹭时间就浪费了。对吧?」
[j]8NKPCY OPIPYE[/j]凯「……说的也是。为了一些无聊的事而耽误和你约会的时间就太浪费了。」
[j]8NKPCY OPIPY4[/j]我在放心的同时被凯抱住。
[j]8NKPCY OPIPXR[/j]凯「但是,你竟然对我们的约会这么期待,我好高兴。」[j]8NKPCY OPIPYU[/j]
京子「啊……」[j]8NKPCY OPIPYD[/j]
凯露出微笑,仿佛刚才那副不高兴的表情是假的一样。[j]8NKPCY OPIPYE[/j]
京子(没想到随口说的话让他这么高兴……)
[j]8NKPCY OPIPXU[/j]凯「看,马上就到了。」
[j]8NKPCY OPIPY3[/j]凯把我拉近,仿佛是为了给真之介和皋月看似的和我紧贴着。[j]8NKPCY OPIPXV[/j]
京子「凯,那个……这样太令人害羞了。」
[j]8NKPCY OPIPYO[/j]凯「这不是很好嘛,反正我们是去约会啊。」[j]8NKPCY OPIPXC[/j]
凯虽然很蛮横,但也有天真无邪的一面。[j]8NKPCY OPIPXL[/j]
倒不如说,和八年前比感情表达更加直率了。
[j]8NKPCY OPIPYZ[/j]凯「走吧,京子小姐。」
[j]8NKPCY OPIPYS[/j]京子「……好。」
[j]8NKPCY OPIPXS[/j]我跟着凯走出房间。
[j]8NKPCY OPIPY6[/j][j]8NKPCY OPIPYV[/j]
凯after  EP2
[j]8NKPCY OPIPYG[/j]凯「来,先看一圈衣服吧。」
[j]8NKPCY OPIPYA[/j]京子「衣服吗?」
[j]8NKPCY OPIPYE[/j]凯「对。我刚才大概看了下你的衣服,都不太符合我的喜好。」
[j]8NKPCY OPIPXJ[/j]凯「趁这个机会,我来给你选些衣服作为礼物吧。」[j]8NKPCY OPIPXI[/j]
京子「凯……」
[j]8NKPCY OPIPXK[/j]京子(咦……等等……)
[j]8NKPCY OPIPYD[/j]京子(这样一来我岂不是会收到跟我现在身上穿的风格类似的衣服吗……)
[j]8NKPCY OPIPYA[/j]凯「那个橱窗里的连衣裙怎么样?」(one piece,neta海贼王?)
[j]8NKPCY OPIPY8[/j]凯开始陪着我选衣服……[j]8NKPCY OPIPYU[/j]
京子「连衣裙……你说的是那件?」[j]8NKPCY OPIPYX[/j]
胸口大开的设计让我不由得胆怯起来。
[j]8NKPCY OPIPY3[/j]京子「嗯……我这个年龄适合穿设计更稳重一点的……」
[j]8NKPCY OPIPYI[/j]凯「没有那回事,你还你很年轻呢。」
[j]8NKPCY OPIPXR[/j]京子「诶,啊……」
[j]8NKPCY OPIPYX[/j]凯让我等一会然后去叫店员。
[j]8NKPCY OPIPYX[/j]之后我们又逛了不少其他店。
[j]8NKPCY OPIPXM[/j]京子(……还以为会怎么样,似乎意外地是场普通约会。)
[j]8NKPCY OPIPY6[/j]只是……[j]8NKPCY OPIPXK[/j]
凯「这件针织衫似乎也很合适。」[j]8NKPCY OPIPYK[/j]
凯说着递出一件背后大开口、露出度超过晚礼服的针织衫。
[j]8NKPCY OPIPXR[/j]京子(说起来,凯从刚才起推荐的全都是露出度很高的衣服……)[j]8NKPCY OPIPXL[/j]
京子「那个,不觉得有些大胆了吗。」[j]8NKPCY OPIPYP[/j]
凯「大胆又如何?」
[j]8NKPCY OPIPXF[/j]京子「怎么说呢……」
[j]8NKPCY OPIPYN[/j]凯「……不行吗?」[j]8NKPCY OPIPXS[/j]
京子「那个……」
[j]8NKPCY OPIPXQ[/j]凯「如果你真的不想穿的话,我是不会强迫你的。」
[j]8NKPCY OPIPYW[/j]凯「我觉得很适合你,不过没办法……」
[j]8NKPCY OPIPYT[/j]京子「不是!我绝不是因为不想穿……」[j]8NKPCY OPIPXF[/j]
凯「那就穿穿看吧。」
[j]8NKPCY OPIPYM[/j]京子「!」[j]8NKPCY OPIPYM[/j]
京子(啊,糟了……!)
[j]8NKPCY OPIPXS[/j]我一不小心被抓住了话柄,难以辩解。[j]8NKPCY OPIPXZ[/j]
凯「放心吧,我只会在两人独处的时候让你穿。」
[j]8NKPCY OPIPYH[/j]凯「但是你和我一样喜欢大胆的设计真是太好了,这下我放心了。」
[j]8NKPCY OPIPYE[/j]京子「我一次也没说过喜欢……!」[j]8NKPCY OPIPYS[/j]
凯「诶,但是你会穿的吧?」
[j]8NKPCY OPIPYX[/j]京子「那是……穿上并不代表喜欢!」
[j]8NKPCY OPIPXK[/j]京子「这种衣服,如果不是凯给我选的……啊……」
[j]8NKPCY OPIPXS[/j]我突然发现自己不经意间漏嘴说出了不得了的发言。[j]8NKPCY OPIPYF[/j]
京子「那、那个,刚才是……」
[j]8NKPCY OPIPY3[/j]凯「原来如此,只要是我选的衣服不管什么你都会穿是吗。」
[j]8NKPCY OPIPYW[/j]京子「不对,刚才有点口误……!」[j]8NKPCY OPIPYN[/j]

[j]8NKPCY OPIPXZ[/j]「别那么害羞,让我看看还有什么衣服比较好……」
[j]8NKPCY OPIPYN[/j]京子「不要再买衣服了!再说买这么多衣服要怎么办啊?」
[j]8NKPCY OPIPXJ[/j]凯「说的也是……还需要买和衣服相配的饰品。」[j]8NKPCY OPIPYN[/j]
京子「我、我不是这个意思!」
[j]8NKPCY OPIPXX[/j]京子(亏我刚才还觉得是普通约会,结果还是这么累人……)[j]8NKPCY OPIPYI[/j]
我正丧气着,这时凯拍了拍我的肩。
[j]8NKPCY OPIPYA[/j]京子「够了,什么事……?」
[j]8NKPCY OPIPXG[/j]我疲惫地转过头,这时凯的手伸向我的脖子。
[j]8NKPCY OPIPY8[/j]凯「请等一下。」
[j]8NKPCY OPIPXD[/j]京子「咦……」
[j]8NKPCY OPIPYD[/j]凯「……好了。」
[j]8NKPCY OPIPXM[/j]我低头一看,脖子上戴了一个带有小玫瑰装饰的项链。
[j]8NKPCY OPIPXU[/j]京子「这是……?」[j]8NKPCY OPIPYR[/j]
凯「这条项链不管是配今天买的衣服还是你原有的衣服都很合适。」
[j]8NKPCY OPIPXP[/j]京子「好可爱……」
[j]8NKPCY OPIPYN[/j]凯「你喜欢吗?」[j]8NKPCY OPIPY1[/j]
京子(就这么坦率地承认总有种输了的感觉,有点不甘心,但是……)
[j]8NKPCY OPIPYW[/j]京子「……嗯,谢谢你。这条项链我会好好珍惜的。」
[j]8NKPCY OPIPYL[/j]凯「…………」[j]8NKPCY OPIPXW[/j]
京子「凯?怎么了吗?」[j]8NKPCY OPIPYE[/j]
凯「你还真是……擅长突然袭击啊。」
[j]8NKPCY OPIPXF[/j]京子「诶——」
[j]8NKPCY OPIPYU[/j]凯「…………」
[j]8NKPCY OPIPXE[/j]凯突然把我拉了过去,在我脸上亲了一下。
[j]8NKPCY OPIPXN[/j]那一刻,一阵疼痛流过我的胸口。[j]8NKPCY OPIPXD[/j]
京子(!刚才的……)[j]8NKPCY OPIPYE[/j]
凯「吓到你了吗?」
[j]8NKPCY OPIPYK[/j]京子「啊,不……」
[j]8NKPCY OPIPXF[/j]凯「还是说光亲脸不够?」
[j]8NKPCY OPIPXN[/j]京子「不、不是这样的。」
[j]8NKPCY OPIPY7[/j]凯「这样啊,真遗憾。本来我还想向你索求更多呢。」
[j]8NKPCY OPIPYZ[/j]凯「暂时就这样吧。差不多该吃午饭了。」
[j]8NKPCY OPIPYU[/j]凯轻巧地说出问题发言后向前走去。[j]8NKPCY OPIPY9[/j]
我跟在后面,用手按着胸。
[j]8NKPCY OPIPZ0[/j]京子(“玻璃心综合症”经过训练后,已经好几年没发作了。)
[j]8NKPCY OPIPYB[/j]京子(我还以为已经完全治好了……)
[j]8NKPCY OPIPYG[/j]不,我想起来有一次。
[j]8NKPCY OPIPY6[/j]凯回来的那天,我被凯吻的时候,胸口也是传来一阵疼痛,那种感觉和“玻璃心综合症”很像。
[j]8NKPCY OPIPXM[/j]京子(……是偶然吗?)
[j]8NKPCY OPIPXE[/j]凯带我去的是我以前常去的一家咖啡店。[j]8NKPCY OPIPYR[/j]
凯「这是京子小姐以前推荐给我的咖啡店,我还以为它已经不在了。」
[j]8NKPCY OPIPXY[/j]京子「我以前推荐给你的东西你居然还记得啊。」[j]8NKPCY OPIPYR[/j]
凯「你我之间的对话我全都记得,怎么可能忘。」
[j]8NKPCY OPIPXJ[/j]京子「凯……」
[j]8NKPCY OPIPY7[/j]凯「所以……还能让我再吃一次吗?」[j]8NKPCY OPIPYQ[/j]
京子「啊?!」
[j]8NKPCY OPIPXH[/j]我一瞬间不知道听见了什么,反问道。凯意味深长地笑了。
[j]8NKPCY OPIPYI[/j]凯「在山里修行的时候,你不是“啊”地喂我了吗?」[j]8NKPCY OPIPXR[/j]
京子「当、当时我确实这么做了,但是现在在这么多人在面前,有点……」
[j]8NKPCY OPIPYN[/j]凯「“这么多人面前”?这么说来那个胆小鬼和皋月都不是人喽?」
[j]8NKPCY OPIPXO[/j]京子「但是,那两个人和家人差不多!」
[j]8NKPCY OPIPXZ[/j]凯「我不是也很快就要成为你的家人了吗?」[j]8NKPCY OPIPY6[/j]
京子「唔……」
[j]8NKPCY OPIPXN[/j]凯「……即使如此还是不行吗?」
[j]8NKPCY OPIPYO[/j]京子「你还……你暂时还不是……我的家人……!」
[j]8NKPCY OPIPXC[/j]凯「……我知道了。既然你说到这个份上我就放弃吧。」
[j]8NKPCY OPIPY3[/j]京子(咦?非常干脆地放弃了?)[j]8NKPCY OPIPY7[/j]
凯略显沮丧后把自己的意大利面用叉子卷起来……
[j]8NKPCY OPIPXF[/j]凯「既然如此,就由我来喂你吧。」
[j]8NKPCY OPIPYY[/j]京子「诶诶诶……」
[j]8NKPCY OPIPY2[/j]凯「这样就行了吧?稍等一下,让我用叉子……」
[j]8NKPCY OPIPXK[/j]京子「等、等一下!别这样,我会喂你的!」
[j]8NKPCY OPIPYE[/j]我将意大利面卷在叉子上,以便迅速喂食。[j]8NKPCY OPIPXN[/j]
京子「请、请……」
[j]8NKPCY OPIPYC[/j]凯「……不对吧,这种时候应该说什么呢?」
[j]8NKPCY OPIPYX[/j]京子「啊、啊……」
[j]8NKPCY OPIPXU[/j]凯「嗯,很好。」
[j]8NKPCY OPIPYK[/j]说后,凯终于张开嘴……
[j]8NKPCY OPIPY8[/j]京子「……?!」
[j]8NKPCY OPIPYV[/j]凯「京子小姐……?」
[j]8NKPCY OPIPXG[/j]我一直想办法忍耐着,直到凯咽下食物。由于心跳数急速增加,连叉子都掉了。
[j]8NKPCY OPIPXY[/j]京子(……还没完吗。头好晕。)[j]8NKPCY OPIPXZ[/j]
凯「你还好吗?」
[j]8NKPCY OPIPXX[/j]京子「嗯,稍微有点头晕。」
[j]8NKPCY OPIPYA[/j]凯「……去外面呼吸点新鲜空气把。」
[j]8NKPCY OPIPXE[/j]京子「没关系的,再说饭才吃到一半呢。」
[j]8NKPCY OPIPXJ[/j]凯「就是因为你看起来不太好我才说的。你不听话我就抱着你了。」[j]8NKPCY OPIPXP[/j]
京子「知、知道了。」
[j]8NKPCY OPIPY6[/j]我被凯催促着站起来,走出咖啡店。[j]8NKPCY OPIPXE[/j]
在公园长椅上休息一会后感觉心跳平静多了。[j]8NKPCY OPIPYT[/j]
京子(哎,今天身体状况非常不好啊。)[j]8NKPCY OPIPXQ[/j]
凯「平静下来了吗?」
[j]8NKPCY OPIPY4[/j]京子「啊,是,已经好多了。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j]8NKPCY OPIPYC[/j]凯「这点小事是理所应当的,毕竟你是我的未婚妻啊。」
[j]8NKPCY OPIPXD[/j]京子「……谢谢。」
[j]8NKPCY OPIPYQ[/j]我对凯的关心感到高兴,想道谢时——
[j]8NKPCY OPIPXF[/j]凯「不过我觉得,光是道谢还不够。」
[j]8NKPCY OPIPXC[/j]凯「对了……今天的约会感觉如何?」
[j]8NKPCY OPIPYC[/j]京子「今天的约会吗……感觉像是很常见的约会模式呢。」
[j]8NKPCY OPIPYC[/j]京子(虽说发生了各种各样的事导致身体接触过多……)[j]8NKPCY OPIPYF[/j]
京子「凯一直带着我,我很开心。」
[j]8NKPCY OPIPXE[/j]凯「那就好。以前还是我被你带着呢。」
[j]8NKPCY OPIPYM[/j]凯「但是,我本来还想让你变得更可爱的。」
[j]8NKPCY OPIPY7[/j]京子「可、可爱……?」[j]8NKPCY OPIPXY[/j]
凯「我本来打算之后去看充满恋爱场景的电影,票都已经准备好了。」
[j]8NKPCY OPIPYG[/j]京子「什么!对不起,我不应该在这里休息的。」
[j]8NKPCY OPIPY2[/j]我慌忙站起来,这时凯抓住了我的手。
[j]8NKPCY OPIPYC[/j]凯「电影无所谓,还是你比较重要。」
[j]8NKPCY OPIPYW[/j]京子「我……?」[j]8NKPCY OPIPXG[/j]
凯「我不想让你勉强身体继续约会。」[j]8NKPCY OPIPYZ[/j]
凯「而且我今天也很开心。」[j]8NKPCY OPIPXW[/j]
他的话使我胸中渐渐温暖起来。[j]8NKPCY OPIPYA[/j]
凯既坏心眼又强硬……但他对我倾注的感情却十分笨拙直率。
[j]8NKPCY OPIPXZ[/j]京子(对于这样的他,我非常……)[j]8NKPCY OPIPYC[/j]
我心中原本模糊的感情开始产生明确的轮廓。
[j]8NKPCY OPIPYX[/j]凯「京子小姐?你刚刚在发呆,难道身体还没好吗?」
[j]8NKPCY OPIPYM[/j]京子「不、不是……」
[j]8NKPCY OPIPXM[/j]凯「那就回去吧。在大众面前牵个手应该不要紧吧?」
[j]8NKPCY OPIPXU[/j]京子「嗯……」[j]8NKPCY OPIPXM[/j]
和凯手牵手走在回去的路上,我仰望天空思考着。
[j]8NKPCY OPIPXS[/j]京子(有夕阳真是太好了。)
[j]8NKPCY OPIPYT[/j]否则凯很可能会指出我脸红了。
[j]8NKPCY OPIPXY[/j]京子(要感谢夕阳啊。)
[j]8NKPCY OPIPXR[/j]约会的第二天,我在等接我上班的车子时,接到了秘书的来电。
[j]8NKPCY OPIPYN[/j]京子「喂,什么事?」
[j]8NKPCY OPIPYS[/j]秘书「社长,今天有重要的客户宴会,但本来准备出席的副社长由于身体不适无法参加了。」
[j]8NKPCY OPIPY5[/j]京子「副社长吗?麻烦了……」[j]8NKPCY OPIPYN[/j]
今天的宴会主办者是很久以前就有来往的客户。[j]8NKPCY OPIPYH[/j]
本来应该是副社长参加的,但我们不能欠对方的人情。
[j]8NKPCY OPIPY5[/j]京子「我知道了。反正今天没有别的预定,宴会就由我来参加好了。」[j]8NKPCY OPIPYI[/j]
结束秘书的电话后,我掉头回到家里。[j]8NKPCY OPIPYZ[/j]
京子「……就是这样,给我赶紧准备好今晚宴会需要用到的礼服。」
[j]8NKPCY OPIPYW[/j]真之介「是,我明白了。」
[j]8NKPCY OPIPXG[/j]让真之介准备礼服后,我正打算再次出门时……
[j]8NKPCY OPIPYF[/j]凯「咦……你不要去上班吗?」
[j]8NKPCY OPIPYB[/j]京子「凯、凯?!」[j]8NKPCY OPIPYR[/j]
意外地遇到了凯。
[j]8NKPCY OPIPY8[/j]凯「偷偷摸摸地,难道在说什么我听不得的话吗?」
[j]8NKPCY OPIPYQ[/j]京子「不、不是……只是有点东西忘了拿……」
[j]8NKPCY OPIPY1[/j]凯「……是吗。」
[j]8NKPCY OPIPYB[/j]当天晚上,我早早结束工作,前往宴会。
[j]8NKPCY OPIPXL[/j]途中我拿到真之介准备的礼服,做好了所有更衣和化妆准备。
[j]8NKPCY OPIPYQ[/j]京子(这个样子要是被凯看到了——不得了啊……)
[j]8NKPCY OPIPXR[/j]以前,凯说过“你的着装打扮要第一个让我看到”。
[j]8NKPCY OPIPY5[/j]京子(就算我说是为了公司,他也不会有好脸色吧。)
[j]8NKPCY OPIPXI[/j]京子(偷偷去的话又有点胆怯……)
[j]8NKPCY OPIPYI[/j]年轻社长A「您有什么烦恼的事吗?」
[j]8NKPCY OPIPXH[/j]京子「啊,对不起,没什么。」[j]8NKPCY OPIPXU[/j]
京子(那个,这位应该就是那家最近急速成长的进口销售公司的总经理吧。)
[j]8NKPCY OPIPYL[/j]年轻社长A「虽然很想凝视小姐沉思的侧脸,但如果再不打招呼就迟了。」[j]8NKPCY OPIPY6[/j]
年轻社长B「哈哈哈,没事不会遗漏的。」
[j]8NKPCY OPIPYJ[/j]我在主办者方向大家全部打完招呼后休息了一会儿,结果不知不觉间被一群年轻男性包围了。
[j]8NKPCY OPIPXE[/j]年轻社长A「但是,您忧郁的脸庞也很美,不由得引人注目啊。」[j]8NKPCY OPIPYR[/j]
京子「……啊,您过奖了。」
[j]8NKPCY OPIPYJ[/j]我客气地笑了笑,另一名男子缩短了距离。
[j]8NKPCY OPIPYI[/j]年轻社长B「终于露出笑容了啊。我们到那边独处一会,您意下如何……」
[j]8NKPCY OPIPYN[/j]???「你在这里干什么?」
[j]8NKPCY OPIPXI[/j]京子「?!」
[j]8NKPCY OPIPXO[/j]听到熟悉的声音,我慌忙转头——
[j]8NKPCY OPIPYU[/j]凯「刚才的话真有意思,让我也加入吧。」
[j]8NKPCY OPIPYD[/j]笑眯眯的凯正站在那里。
[j]8NKPCY OPIPY6[/j]京子「凯、凯,为什么会在这……?」
[j]8NKPCY OPIPY7[/j]年轻社长B「啊?你是谁啊?不好意思她跟我已经有约……」
[j]8NKPCY OPIPXS[/j]凯「那还真抱歉。不过你是哪家公司的?」[j]8NKPCY OPIPYM[/j]
年轻社长B「哎,难道你连“唐纳德·马丁”公司的总经理都不认识……你是哪来的乡下人?」
[j]8NKPCY OPIPYU[/j]凯「哦,那家公司啊。我知道了,谢谢。」
[j]8NKPCY OPIPYA[/j]凯「稍微有点事要交给你……」
[j]8NKPCY OPIPXG[/j]年轻社长B「怎么突然来电……算了,这种男的别管他,和我一起去那边——」[j]8NKPCY OPIPYK[/j]
年轻社长B「突然打过来什么事……抱歉……是我。到底怎么……」
[j]8NKPCY OPIPY9[/j]年轻社长B「什么?我们公司的股票被收购了?!到底是谁……!道、道明寺?」[j]8NKPCY OPIPYL[/j]
凯「贵公司的股份我已经拥有一半以上了。所以说,刚才你跟她的先约是什么?」[j]8NKPCY OPIPXX[/j]
年轻社长B「那、那是……」
[j]8NKPCY OPIPYH[/j]凯俯视着那位无力崩溃的男性,抱住我的肩。
[j]8NKPCY OPIPYY[/j]京子「我、我参加宴会的事应该是保密的……!」
[j]8NKPCY OPIPYO[/j]我小声嘀咕道,肩膀被凯有力的手地抱住。[j]8NKPCY OPIPXP[/j]
凯「你果然完全没变……像这样,很快又欺骗我。」
[j]8NKPCY OPIPXJ[/j]京子「不、不是的。我没想骗你……」[j]8NKPCY OPIPXX[/j]
凯「但你确实向我隐瞒了参加宴会的事实吧?」
[j]8NKPCY OPIPXQ[/j]凯「……这是惩罚。」
[j]8NKPCY OPIPYB[/j]

[j]8NKPCY OPIPY9[/j]                               
需要注册成功才可查看大图

[j]8NKPCY OPIPXO[/j]凯将我抱到身边强行吻了上来。
[j]8NKPCY OPIPXG[/j]京子「……唔?」
[j]8NKPCY OPIPXO[/j]这是一个将我的意志完全无视的激烈的吻。
[j]8NKPCY OPIPXV[/j]凯「…………」[j]8NKPCY OPIPYK[/j]
这种像野兽啃咬一样的吻,非常不适合出现在人群面前。
[j]8NKPCY OPIPYV[/j]但是,我被强行抱住,就算想逃也逃不了。
[j]8NKPCY OPIPYZ[/j]凯的突然行动使会场变得十分骚动。
[j]8NKPCY OPIPXL[/j]许多人都注视着我们。
[j]8NKPCY OPIPYG[/j]京子(啊,不行……)[j]8NKPCY OPIPYF[/j]
对于几乎没有经验的我来说,这个吻太过激烈了。[j]8NKPCY OPIPYJ[/j]
我的心脏强烈跳动着,全身血液都在流动。
[j]8NKPCY OPIPXL[/j]当它达到高峰时——
[j]8NKPCY OPIPXO[/j]我的意识就这样突然断绝了。
[j]8NKPCY OPIPXW[/j]凯「……?」[j]8NKPCY OPIPY0[/j]
京子小姐的身体突然重了下去。[j]8NKPCY OPIPY1[/j]
……失去意识了吗?
[j]8NKPCY OPIPY7[/j]凯「哼,又想骗我,这可不行啊。」
[j]8NKPCY OPIPXD[/j]就算这样对她说,她也没有任何反应。
[j]8NKPCY OPIPYD[/j]凯「京子、小姐……?」[j]8NKPCY OPIPY5[/j]
真之介「放开大小姐!」
[j]8NKPCY OPIPXF[/j]我被京子小姐夺走了注意力,没有意识到周围,脸上突然被打了一拳。[j]8NKPCY OPIPXH[/j]
凯「……唔。」[j]8NKPCY OPIPYB[/j]
这道冲击使我对重要的京子小姐松了手。[j]8NKPCY OPIPXN[/j]
真之介「大小姐,还好吗?!请坚持住!」
[j]8NKPCY OPIPY1[/j]真之介「皋月小姐,准备紧急车辆!这样下去很危险!」
[j]8NKPCY OPIPXD[/j]那两人无视我把京子小姐运了出去。[j]8NKPCY OPIPYE[/j]
我没有办法,只能就这样目送他们。
[j]8NKPCY OPIPXK[/j]京子「……嗯。」
[j]8NKPCY OPIPYV[/j]取回意识睁开眼后,皋月和真之介正担心地看着我。[j]8NKPCY OPIPXV[/j]
真之介「太好了,终于醒过来了!」
[j]8NKPCY OPIPY4[/j]京子「咦,我怎么……」[j]8NKPCY OPIPXO[/j]
我在宴会会场被凯吻了,之后的事就不记得了。[j]8NKPCY OPIPXI[/j]
大概在那时失去意识了吧。
[j]8NKPCY OPIPXE[/j]主治医生「虽说患者总算是保住一命,但现在依然处在非常危险的状态。如果心跳数再上升一点点的话……」
[j]8NKPCY OPIPY4[/j]京子「难道……会死……」
[j]8NKPCY OPIPXM[/j]医生对我说的话点点头。[j]8NKPCY OPIPY9[/j]
主治医生「很不幸,“玻璃心综合症”再次发作了。」
[j]8NKPCY OPIPY6[/j]京子「再次发作?为什么事到如今……」[j]8NKPCY OPIPXV[/j]
我咬着嘴唇,真之介淡淡地说道。
[j]8NKPCY OPIPXE[/j]真之介「大小姐,原因难道不是道明寺大人吗?」
[j]8NKPCY OPIPYH[/j]京子「咦……?」
[j]8NKPCY OPIPY0[/j]真之介「既然这样,当初就不应该让道明寺大人从房子里出来。」
[j]8NKPCY OPIPXI[/j]对于明确宣言的真之介,皋月也跟着点头。
[j]8NKPCY OPIPXR[/j]皋月「我也不能再沉默了。就算宝物被全都扔掉我也要保护大小姐。」
[j]8NKPCY OPIPY0[/j]京子「皋月……」[j]8NKPCY OPIPYI[/j]
正当我们说这些话的时候,病房里响起了犹豫不决的敲门声。[j]8NKPCY OPIPXQ[/j]
京子「请进。」
[j]8NKPCY OPIPYJ[/j]凯「…………」
[j]8NKPCY OPIPYF[/j]京子「凯……」
[j]8NKPCY OPIPYR[/j]凯「那个,身体状况如何……」
[j]8NKPCY OPIPY9[/j]京子「……没什么问题。」
[j]8NKPCY OPIPYO[/j]我不知该怎么回答,一瞬间犹豫了,最后回答了没问题。
[j]8NKPCY OPIPYC[/j]凯「……暂时,没问题吗。」[j]8NKPCY OPIPYI[/j]
进入病房的凯无力地小声嘀咕道,走近我旁边。
[j]8NKPCY OPIPYW[/j]凯「你不会是在担心我吧……」[j]8NKPCY OPIPYX[/j]
凯「为什么不跟我说实话。」[j]8NKPCY OPIPYZ[/j]
真之介「要是向你直接说出真相就没有意义了,道明寺大人。」
[j]8NKPCY OPIPY9[/j]凯「胆小鬼给我闭嘴,我是在问她。」
[j]8NKPCY OPIPXT[/j]真之介「这可不行。我是专门服侍大小姐的,不是你的仆人。」[j]8NKPCY OPIPY9[/j]
凯「事到如今你又说什么。让我来照顾她。你们能出去吗?」
[j]8NKPCY OPIPYH[/j]真之介「不,我已经不能把大小姐交给你了。道明寺大人,我要求和你决斗!」
[j]8NKPCY OPIPXO[/j]凯「决斗?这玩笑一点都不好笑啊,“前师傅”」
[j]8NKPCY OPIPYR[/j]凯「竟敢向我夸下海口……你有那样的觉悟吗?」[j]8NKPCY OPIPY9[/j]
真之介「道明寺大人才应该做好觉悟。如果我赢了,请解除你和大小姐的婚约。」
[j]8NKPCY OPIPYO[/j]凯「什么……?等等,凭什么你有这种决定权——」
[j]8NKPCY OPIPYD[/j]真之介「想逃避吗?作为“前弟子”真可怜。」[j]8NKPCY OPIPY6[/j]
凯「哈……好吧,我接受这场决斗。」[j]8NKPCY OPIPYZ[/j]
凯「但是,你只规定了我输的情况,是不是不太公平?」
[j]8NKPCY OPIPYT[/j]凯「这样吧……如果我赢了,你就辞退执事一职然后消失,怎么样?」[j]8NKPCY OPIPXT[/j]
真之介「好吧。明天见。」
[j]8NKPCY OPIPXJ[/j]凯「好。我很期待。」
[j]8NKPCY OPIPYV[/j]凯「……请你不要再产生奇怪的想法了,这次我要把你完全打倒。」
【论坛搜索关键词】:🔍Glass , 🔍Heart , 🔍Princess , 🔍PLATINUM , 🔍凯线全文翻译

其他会员正在看的帖子

相关帖子

V0dJSkk=
 楼主| 发表于 2019-1-11 15:30:33
本帖最后由 小露珠 于 2019-1-11 15:32 编辑 [j]8NKPCY OPIPY1[/j]
[j]8NKPCY OPIPXS[/j]
凯after  EP3[j]8NKPCY OPIPY7[/j]
京子小姐的身体到底怎么了,我直到天明也没有得到答案,就这样迎来了决战之日。
[j]8NKPCY OPIPXD[/j]京子「…………」
[j]8NKPCY OPIPXF[/j]然后,准备好的场所里,京子小姐也在。[j]8NKPCY OPIPYP[/j]
凯「……你的脸色还是很差啊。」[j]8NKPCY OPIPYK[/j]
凯「这种状态下来这里,没问题吗。」
[j]8NKPCY OPIPXV[/j]京子「我有义务见证这场决斗。」
[j]8NKPCY OPIPYJ[/j]凯「…………」[j]8NKPCY OPIPYL[/j]
凯(真是没变啊……)
[j]8NKPCY OPIPXX[/j]对争斗无法放置不管的温柔,还有对我的隐瞒。
[j]8NKPCY OPIPYK[/j]真是她的老毛病啊……
[j]8NKPCY OPIPYC[/j]她倒下一定是有很严重的原因吧。[j]8NKPCY OPIPXD[/j]
凯(但是,你什么也没告诉我……)
[j]8NKPCY OPIPZ0[/j]我现在又无法阻止你。
[j]8NKPCY OPIPXL[/j]握紧的拳头中渗入了一丝悔恨。
[j]8NKPCY OPIPY9[/j]凯「京子小姐,我……」
[j]8NKPCY OPIPXJ[/j]皋月「好了,差不多该开始了。」[j]8NKPCY OPIPXE[/j]
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想说什么,就这样被打断了话语。
[j]8NKPCY OPIPYX[/j]……之后再说吧。[j]8NKPCY OPIPZ0[/j]
凯(如果我赢了的话,和她说话的时间要多少有多少。)
[j]8NKPCY OPIPYF[/j]不,不是如果赢了,而是一定会赢。
[j]8NKPCY OPIPXS[/j]我带着从小习得的本领,向那个曾被我称为“师傅”的男人走去。
[j]8NKPCY OPIPYJ[/j]两人的决斗就在这时开始了。
[j]8NKPCY OPIPYW[/j]真之介「…………」
[j]8NKPCY OPIPYU[/j]凯「…………」[j]8NKPCY OPIPYG[/j]
然后,风声干扰着两人的听觉,就在一刹那——两人之间白刃相交。
[j]8NKPCY OPIPY9[/j]

[j]8NKPCY OPIPYN[/j]                               
需要注册成功才可查看大图

[j]8NKPCY OPIPXR[/j]凯「哈哈,果然不能在第一击就打倒吗。」
[j]8NKPCY OPIPYE[/j]真之介「你大概在小看我吧。」
[j]8NKPCY OPIPY2[/j]我们就这样来回使出几次斩击和射击,但没有一次能决定胜负。
[j]8NKPCY OPIPYH[/j]凯(果然,和其他的杂鱼等级不一样。)
[j]8NKPCY OPIPYU[/j]以前倒した時は不意打ちだったが、[j]8NKPCY OPIPYJ[/j]
以前打倒他是通过突然袭击。这次是认真地正面直接决胜负。
[j]8NKPCY OPIPXV[/j]......这次似乎会成为一场精彩的比赛。
[j]8NKPCY OPIPXM[/j]倒不如说,如果不是这样,那就太无聊了。
[j]8NKPCY OPIPYJ[/j]凯「哈。」
[j]8NKPCY OPIPXM[/j]凯「难道刚才是想突然袭击吗?」
[j]8NKPCY OPIPXC[/j]真之介「可恶……你真的变强了。」
[j]8NKPCY OPIPY8[/j]凯「咦,你还以为自己是师傅吗?别恶心我了。」
[j]8NKPCY OPIPXO[/j]我不断反击,连续攻击的速度持续上升。
[j]8NKPCY OPIPYA[/j]真之介的动作逐渐被我的力气和速度压制住,改变了姿势。
[j]8NKPCY OPIPXD[/j]凯「喂喂,怎么啦前师傅,手的动作没集中注意力啊。」
[j]8NKPCY OPIPYM[/j]我被兴奋驱使,露出了不顾形象的高笑声。
[j]8NKPCY OPIPYB[/j]我的情绪宛如在狩猎。[j]8NKPCY OPIPYW[/j]
之后我保持着压倒性的优势进继续决斗。[j]8NKPCY OPIPYN[/j]
——然而。
[j]8NKPCY OPIPYY[/j]真之介「哈……!」[j]8NKPCY OPIPXC[/j]
从武器间隙穿过的一踢,有打中的实感。
[j]8NKPCY OPIPYF[/j]但是,真之介的身体只是晃了一下,很快就回到了回避的姿势。
[j]8NKPCY OPIPYF[/j]凯(……为什么打不倒?)
[j]8NKPCY OPIPYN[/j]虽说没有决定性的一击,但我应该给他造成很多伤害了。
[j]8NKPCY OPIPXV[/j]但他的脸上不但没有疲劳,更没有痛苦的神情。
[j]8NKPCY OPIPYY[/j]但是另一方面,他的攻击多了很多无用的动作。
[j]8NKPCY OPIPYS[/j]真之介「在战斗途中想事情可不好……」
[j]8NKPCY OPIPXJ[/j]凯「……?!」
[j]8NKPCY OPIPYF[/j]我立即把注意力转回自己身上,在毫厘之间击中了本来会转向我的枪口。
[j]8NKPCY OPIPXY[/j]但是,在反作用力下挥动的小刀把对方的衣服轻微地划了一道口子。
[j]8NKPCY OPIPY8[/j]凯(这家伙,果然……把受的伤保留到最小限度吗。)
[j]8NKPCY OPIPYU[/j]而且,使用演技刻意让我有击中的感觉。
[j]8NKPCY OPIPY4[/j]凯「开玩笑也太过分了……」
[j]8NKPCY OPIPXJ[/j]我不由得咂嘴,正想向他露出无畏的笑时,脚下不知不觉滑倒了。
[j]8NKPCY OPIPY3[/j]凯「这是……?!」
[j]8NKPCY OPIPXX[/j]我一看,右脚有一半以上埋进了柔软的土壤中。
[j]8NKPCY OPIPYV[/j]真之介「没错,在你从优雅转变成兴奋的时候,我踏实地耕地了。」[j]8NKPCY OPIPXF[/j]
凯「至今为止的动作全是为了这个吗……」
[j]8NKPCY OPIPY4[/j]我从小刀互相碰撞的缝隙中,看见了真之介被泥土弄脏的鞋子。
[j]8NKPCY OPIPXH[/j]凯「但是,这种程度的策略不能弥补实力上的差距……?!」
[j]8NKPCY OPIPY4[/j]真之介「这下如何?」[j]8NKPCY OPIPXU[/j]
凯(攻击……突然加重了?!)
[j]8NKPCY OPIPYC[/j]那个刀法,没有刚才感觉到的疲劳感。
[j]8NKPCY OPIPXR[/j]凯「刚才是装的吗……!」[j]8NKPCY OPIPY2[/j]
我猛地弹飞小刀后,一瞬间把枪指向对方的额头。
[j]8NKPCY OPIPYT[/j]和预想一样,真之介为了回避大幅度向后跳跃。
[j]8NKPCY OPIPXM[/j]——不过,时机刚好和我想的完全相同。
[j]8NKPCY OPIPXZ[/j]凯(真顽强啊,不过最终还是败犬。)
[j]8NKPCY OPIPXS[/j]凯「……这是最后一击!」[j]8NKPCY OPIPXP[/j]
我把目光转向还在空中的真之介,击穿目标——然而并没有。
[j]8NKPCY OPIPYS[/j]凯「……?!」
[j]8NKPCY OPIPYZ[/j]真之介手里的小刀反射阳光,闪到我的眼睛。
[j]8NKPCY OPIPYW[/j]那只是一瞬间的事情。[j]8NKPCY OPIPXJ[/j]
但是对他来说足够了。
[j]8NKPCY OPIPXO[/j]凯「哈?!」
[j]8NKPCY OPIPXS[/j]我在恢复视觉的同时,手腕受到一击。
[j]8NKPCY OPIPYD[/j]尽管迅速变回防守姿势,立刻重新站好姿势——然而高涨感逐渐消失,我意识到自己脸上失去了笑容。[j]8NKPCY OPIPXU[/j]
凯「小伎俩……!」
[j]8NKPCY OPIPY8[/j]我喘不过气来。不能被他这么消磨体力。
[j]8NKPCY OPIPYT[/j]真之介「我应该教过您,战斗中能始终保持自己步调的人才会赢。」[j]8NKPCY OPIPY0[/j]
凯「闭嘴!」[j]8NKPCY OPIPXP[/j]
——我持续见证着这场让人痛苦到不禁闭上眼的战斗。
[j]8NKPCY OPIPXZ[/j]京子「凯才是,不再悠哉了吗?」
[j]8NKPCY OPIPXU[/j]最初凯明明用压倒性的实力将真之介逼到绝境。[j]8NKPCY OPIPYU[/j]
怎么回事,我歪头不解。
[j]8NKPCY OPIPXX[/j]皋月「和我想的一样,他的弱点从以前开始就没变。」
[j]8NKPCY OPIPYE[/j]京子「弱点?」[j]8NKPCY OPIPXH[/j]
皋月「虽说有些冒昧,这里就由我——担任说明角色的皋月来解释吧。」[j]8NKPCY OPIPY8[/j]
皋月「……道明寺大人以前是一个认真、专一的正太吧?」[j]8NKPCY OPIPY7[/j]
京子(正……?)[j]8NKPCY OPIPXQ[/j]
虽说混入了一些不明所以的东西,不过认真专一这点我还是同意的。
[j]8NKPCY OPIPYC[/j]皋月「虽然现在变成了一个抖S费洛蒙系男子,但他的本质应该还是原来那个样子。」[j]8NKPCY OPIPXI[/j]
皋月「这种角色,一旦注意力过于集中就会忽略周围。」
[j]8NKPCY OPIPXT[/j]京子「这么说来……」[j]8NKPCY OPIPYX[/j]
小时候,凯面对修行和强盗时展现了惊人的集中力。
[j]8NKPCY OPIPY1[/j]但这份专注如今用到了不好的方向上。[j]8NKPCY OPIPXQ[/j]
皋月「当然,最重要的因素不是其他而是真之介的实力。」[j]8NKPCY OPIPYE[/j]
正如皋月所言。[j]8NKPCY OPIPYW[/j]
只论单纯的攻击力和才能,凯更强。[j]8NKPCY OPIPZ0[/j]
……但是论战斗经验,真之介略高一筹。[j]8NKPCY OPIPYY[/j]
凯经历的修炼似乎也相当辛苦,但还是比不上真之介的实战经验。
[j]8NKPCY OPIPYD[/j]因此,从最初就充分经历过作战的真之介是不可能输的……大概。
[j]8NKPCY OPIPYT[/j]皋月「哎呀,解说期间形势似乎完全逆转了。」
[j]8NKPCY OPIPXF[/j]京子「!」[j]8NKPCY OPIPXE[/j]
听到皋月的话,我慌忙向两人那里望去。[j]8NKPCY OPIPYU[/j]
凯「可恶……!」
[j]8NKPCY OPIPYX[/j]我赶紧用手腕防住从死角不断出现的上段踢。
[j]8NKPCY OPIPYP[/j]那沉重的一击使我的手和腿麻痹,身姿一点点向后溃倒。
[j]8NKPCY OPIPZ0[/j]我急忙躲开空出距离,但……
[j]8NKPCY OPIPXK[/j]凯「?!」[j]8NKPCY OPIPY1[/j]
——我的行动被完全预测了。
[j]8NKPCY OPIPXZ[/j]更早落到地面的真之介,咬住距离追紧我。[j]8NKPCY OPIPYZ[/j]
凯「不好——」
[j]8NKPCY OPIPYK[/j]真之介「判断太迟了!」
[j]8NKPCY OPIPYO[/j]凯「!」
[j]8NKPCY OPIPYP[/j]他大喝一声,我不假思索地做出反应。
[j]8NKPCY OPIPXG[/j]凯「啊,啊啊啊啊啊……!」
[j]8NKPCY OPIPYR[/j]我顺势投出的小刀将对方手里相同的东西弹飞。
[j]8NKPCY OPIPYO[/j]但是,身体也跟着倒下了。
[j]8NKPCY OPIPYZ[/j]然而真之介没有追击,反而主动拉开了和我的距离。
[j]8NKPCY OPIPYQ[/j]就这样,一边玩弄我一边建议我的那个身姿——令人厌恶的记忆重现了。
[j]8NKPCY OPIPYR[/j]真之介「不管对手是谁都不能大意。骄傲会导致失败和死亡。您已经忘了吗?」[j]8NKPCY OPIPXZ[/j]
凯「会输的人是你才对!」
[j]8NKPCY OPIPYX[/j]我被刚才应该已经彻底打败的对手压制住。
[j]8NKPCY OPIPY5[/j]伴随激动而来的是焦躁、愤怒,以及对过去自己的厌恶。
[j]8NKPCY OPIPY7[/j]凯(我以为自己早已超越了这个男人……!)
[j]8NKPCY OPIPY2[/j]难道说,是我搞错了吗。
[j]8NKPCY OPIPYX[/j]我还是从前那个弱小的我吗。
[j]8NKPCY OPIPYC[/j]为了迎接她所重复的那些年月,全都是无用功吗……?![j]8NKPCY OPIPY1[/j]
凯「这种事……怎么可能!」
[j]8NKPCY OPIPZ0[/j]伴随着快要吐血般的叫喊施出的一击,被轻易地挡开了。
[j]8NKPCY OPIPYA[/j]凯(我、怎么能输……!)[j]8NKPCY OPIPXJ[/j]
凯(为了成为配得上她的男人,我绝对……!)
[j]8NKPCY OPIPXK[/j]京子「凯……?」[j]8NKPCY OPIPXX[/j]
为了逆转,凯的样子渐渐变化着。
[j]8NKPCY OPIPY8[/j]像野兽一样的表情,好像要把真之介蚕食殆尽……
[j]8NKPCY OPIPY9[/j]京子(……有如被逼入绝境一般。)[j]8NKPCY OPIPY3[/j]
凯的内心除了胜负别无他物。
[j]8NKPCY OPIPXE[/j]他挥刀砍向的似乎不是真之介而是其他什么看不见的东西。
[j]8NKPCY OPIPYS[/j]两人大声吼叫、全力战斗的身姿已经被满是伤痕了。
[j]8NKPCY OPIPYW[/j]由于过于心痛,我一瞬间闭上了眼,然而——[j]8NKPCY OPIPYR[/j]
京子(那是……血?!)
[j]8NKPCY OPIPXJ[/j]两人衣服上渗出的一点血迹使我的心脏僵硬了。
[j]8NKPCY OPIPYZ[/j]京子「…………」
[j]8NKPCY OPIPXD[/j]京子「别打了……」
[j]8NKPCY OPIPYU[/j]我的嘴比大脑反应更快。
[j]8NKPCY OPIPXM[/j]京子「别打了……!我不想再看了!」[j]8NKPCY OPIPYT[/j]
场地像被风暴卷席过一般,这种场景我还是初次见到。
[j]8NKPCY OPIPXG[/j]皋月「大小姐?!」
[j]8NKPCY OPIPYD[/j]任凭皋月在我背后呼喊,我——
[j]8NKPCY OPIPYI[/j]
[j]8NKPCY OPIPYK[/j](选项)
[j]8NKPCY OPIPXY[/j]阻止凯
[j]8NKPCY OPIPXV[/j]阻止真之介
[j]8NKPCY OPIPY2[/j]
[j]8NKPCY OPIPY8[/j]京子「凯,不要再打了!」
[j]8NKPCY OPIPY2[/j]我的呼喊被激烈的战斗声盖住,没能传达给他。
[j]8NKPCY OPIPY9[/j]凯「赢……我要赢……!为了继续留在她身边!」[j]8NKPCY OPIPYI[/j]
这么大喊的期间,凯的眼神失去了理智。
[j]8NKPCY OPIPYQ[/j]京子(那就再近一点……)[j]8NKPCY OPIPXT[/j]
无论如何都要阻止。
[j]8NKPCY OPIPY9[/j]我向凯那儿奔去的途中——心脏病在最糟的时机发作了。
[j]8NKPCY OPIPZ0[/j]京子「唔……!」
[j]8NKPCY OPIPXO[/j]我按住胸,当场倒了下去。
[j]8NKPCY OPIPXC[/j]注意到我的痛苦的是……[j]8NKPCY OPIPXI[/j]
真之介「……大小姐?!」[j]8NKPCY OPIPYI[/j]
不是凯而是真之介。[j]8NKPCY OPIPYM[/j]
真之介「怎么了,难道发作了……?!」[j]8NKPCY OPIPXS[/j]
真之介立刻跑向我跟前。
[j]8NKPCY OPIPYE[/j]可是——
[j]8NKPCY OPIPYI[/j]凯「就是那里!!」
[j]8NKPCY OPIPXV[/j]
[j]8NKPCY OPIPYJ[/j]京子「真之介,别打了!」
[j]8NKPCY OPIPYI[/j]真之介「大小姐?!」[j]8NKPCY OPIPYI[/j]
我跑上前呼喊,真之介立刻停止了攻击。[j]8NKPCY OPIPXO[/j]
可是——
[j]8NKPCY OPIPYX[/j]凯「就是那里!!」[j]8NKPCY OPIPYJ[/j]

[j]8NKPCY OPIPXF[/j]凯没有看见我的身姿,抓住了真之介停止的好时机。
[j]8NKPCY OPIPYT[/j]真之介「唔?!」
[j]8NKPCY OPIPXZ[/j]凯的手里刺出了势头猛烈的小刀。[j]8NKPCY OPIPYH[/j]
真之介「大小姐,快趴下!」[j]8NKPCY OPIPYF[/j]
真之介没有避开小刀,为了保护而用身体覆盖住我。
[j]8NKPCY OPIPYJ[/j]然后——
[j]8NKPCY OPIPYP[/j]……………………
[j]8NKPCY OPIPYY[/j]…………[j]8NKPCY OPIPYF[/j]
真之介「唔,啊……!」[j]8NKPCY OPIPYN[/j]
凯「…………」
[j]8NKPCY OPIPXP[/j]凯「哈、哈哈……是我赢了……」[j]8NKPCY OPIPYT[/j]
凯「露出那种破绽,你也不行啊——」[j]8NKPCY OPIPY6[/j]
京子「不要啊啊啊啊!真之介!!」[j]8NKPCY OPIPYN[/j]
凯「?!」
[j]8NKPCY OPIPXG[/j]我划破空气的叫声让凯的脸色变了。
[j]8NKPCY OPIPYS[/j]凯「……混蛋。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j]8NKPCY OPIPYM[/j]凯终于看见了呼喊着真之介的我。
[j]8NKPCY OPIPXH[/j]但是,我现在并没有回答凯的空闲。
[j]8NKPCY OPIPXE[/j]真之介的背后被小刀刺中,流出了大量的血。
[j]8NKPCY OPIPYU[/j]京子「醒醒,醒醒啊真之介!为什么要为了我……!」
[j]8NKPCY OPIPYZ[/j]凯「难道说,刚才是为了保护京子小姐……?!」[j]8NKPCY OPIPYX[/j]
惊愕地站着的凯再也说不出任何话。
[j]8NKPCY OPIPYT[/j]相对地,开口的是——
[j]8NKPCY OPIPXO[/j]真之介「……唔……唔……」
[j]8NKPCY OPIPYW[/j]京子「真之介?!不要勉强!」[j]8NKPCY OPIPXJ[/j]
真之介「没、没关系……更重要的,我一定要让凯知道的是……」
[j]8NKPCY OPIPXS[/j]真之介不顾身上流着血,强行用手腕撑起上半身。
[j]8NKPCY OPIPY5[/j]然后,抬头盯着凯。[j]8NKPCY OPIPXC[/j]
——他的眼睛,绝不像一个在匍匐在地的败者。
[j]8NKPCY OPIPYH[/j]凯「师傅……」
[j]8NKPCY OPIPXO[/j]真之介「你确实已经比我强了,这点我承认。但是……」[j]8NKPCY OPIPXT[/j]
真之介「我认可的,只有在大小姐身边、无论痛苦还是幸福都能一同分担的人……」
[j]8NKPCY OPIPXJ[/j]凯「……!」
[j]8NKPCY OPIPY4[/j]真之介「仅有外表强大的男人,我不能把大小姐托付给他……!」[j]8NKPCY OPIPY8[/j]
真之介斩钉截铁地对凯说。
[j]8NKPCY OPIPXK[/j]凯「啊,啊…………」
[j]8NKPCY OPIPYG[/j]京子「凯……」[j]8NKPCY OPIPYP[/j]
凯「不是的,我只是,为了你……为了和你在一起……!」
[j]8NKPCY OPIPXP[/j]京子(咦……?)[j]8NKPCY OPIPYA[/j]
凯「请不要看我。我……我……」[j]8NKPCY OPIPYG[/j]
在我询问在意的话之前,凯像要渗出血般紧握拳头。
[j]8NKPCY OPIPXP[/j]凯「……唔!!」[j]8NKPCY OPIPXD[/j]
京子「凯?!」[j]8NKPCY OPIPYG[/j]
凯一边无声地吼叫着一边像逃一样跑走了。
[j]8NKPCY OPIPXG[/j]凯离开后……
[j]8NKPCY OPIPZ0[/j]急救直升飞机不到五分钟就来了。
[j]8NKPCY OPIPYR[/j]壮硕的队员们把真之介慢慢地抬上担架。
[j]8NKPCY OPIPXL[/j]急救队员「这位患者的陪护人员是哪位?」
[j]8NKPCY OPIPY3[/j]京子「是我……!」
[j]8NKPCY OPIPYR[/j]真之介受伤是我的责任。
[j]8NKPCY OPIPXP[/j]我这么想着应答了,但是……
[j]8NKPCY OPIPYN[/j]真之介「大小姐,不行。您有其他要去的地方吧。」
[j]8NKPCY OPIPYR[/j]京子「咦……?」
[j]8NKPCY OPIPYV[/j]真之介「您很担心道明寺大人吧。」[j]8NKPCY OPIPYT[/j]
京子「但、但是……你伤得那么重!还流了好多血……」
[j]8NKPCY OPIPZ0[/j]真之介「不用担心我。你看——」[j]8NKPCY OPIPXQ[/j]
真之介突然解开上衣的扣子。
[j]8NKPCY OPIPYL[/j]我还在想突然怎么回事,只见那里——
[j]8NKPCY OPIPXR[/j]真之介「有它呢,我穿着防刃背心!」
[j]8NKPCY OPIPY0[/j]京子「防、防刃……?但是你流了那么多血……」[j]8NKPCY OPIPY0[/j]
真之介「那是假血,从好莱坞预定的一等货。」
[j]8NKPCY OPIPYY[/j]真之介「不管颜色还是气味都很像对吧?连道明寺大人都骗过了呢。」
[j]8NKPCY OPIPY5[/j]不,我要的不是这种回答……[j]8NKPCY OPIPY6[/j]
京子&皋月「…………」[j]8NKPCY OPIPXX[/j]
真之介把扣子重新扣好,用力地敲向胸部。[j]8NKPCY OPIPYM[/j]
真之介「这次的诡计没有暴露呢!」[j]8NKPCY OPIPYO[/j]
真之介露出一副满足的表情。
[j]8NKPCY OPIPYM[/j]京子「对不起,请给这位患者注射大剂量的麻药,两三天不能动的那种。」
[j]8NKPCY OPIPXG[/j]皋月「不如干脆真的刺一刀吧。」
[j]8NKPCY OPIPYA[/j]真之介「等、等等等等!这确实不是什么值得褒奖的行为,但我有比海更深的理由……!」
[j]8NKPCY OPIPZ0[/j]真之介拼命解释——[j]8NKPCY OPIPYQ[/j]
果然,他原本是打算让凯获胜的。
[j]8NKPCY OPIPYG[/j]虽说如此,但凯的实力很高,真之介没有足够的余力一边计算一边战斗。
[j]8NKPCY OPIPYJ[/j]京子「但是,为什么要这么做?你是为了让我和凯解除婚约才提出决斗的吧……」
[j]8NKPCY OPIPYT[/j]真之介「……因为大小姐似乎很珍视和道明寺大人一起度过的时间。」
[j]8NKPCY OPIPYH[/j]京子「这……」
[j]8NKPCY OPIPXR[/j]但是,凯现在虽然很有实力,却让人觉得有些危险。
[j]8NKPCY OPIPYY[/j]那一定是八年前我们所造成的深刻的心灵创伤所导致的。
[j]8NKPCY OPIPZ0[/j]对这件事感到责任的真之介,抱着以身试险的觉悟使出了激烈疗法。
[j]8NKPCY OPIPXV[/j]真之介「想成为大小姐的丈夫,必须在精神上也有所成长才行……」[j]8NKPCY OPIPYU[/j]
京子「真之介……」[j]8NKPCY OPIPY7[/j]
京子「虽然你打算说一些耍帅的台词,但原本就是你的原因吧。」
[j]8NKPCY OPIPXY[/j]真之介「是、是的……」
[j]8NKPCY OPIPXV[/j]当然,我也是同罪就是了。
[j]8NKPCY OPIPYU[/j]真之介「所以说,不用担心我。请大小姐按自己的想法去做吧。」[j]8NKPCY OPIPYH[/j]
真之介「好不容易制造出和道明寺大人面对面的机会。」
[j]8NKPCY OPIPXN[/j]京子「真之介……」[j]8NKPCY OPIPY8[/j]
和凯真正意义上面对面的时间……
[j]8NKPCY OPIPXV[/j]这是确认我心意的最初也是最后的机会了吧。
[j]8NKPCY OPIPYL[/j]我心中浮现出了他离开时露出的不安的脸。[j]8NKPCY OPIPYP[/j]
胸口的心跳告诉了我应该要做的事。
[j]8NKPCY OPIPXZ[/j]京子「……谢谢你,真之介。你是我的执事真是太好了。」
[j]8NKPCY OPIPXD[/j]真之介「大小姐,这是我的光荣。不肖弟子就拜托了。」
[j]8NKPCY OPIPYJ[/j]京子「嗯,交给我吧。」
[j]8NKPCY OPIPYE[/j]京子「……但是,骗了凯的事还是没变,两周以内禁止带枪,」
[j]8NKPCY OPIPZ0[/j]真之介「啊,哈哈哈哈……」
[j]8NKPCY OPIPYM[/j]皋月「走吧真之介。你也确实受伤了,老老实实去医院吧。」
[j]8NKPCY OPIPYN[/j]真之介「等一下大小姐!至少改成五天……不,改成一周不行吗?!」
[j]8NKPCY OPIPYG[/j]皋月「您慢走。」
[j]8NKPCY OPIPYT[/j]真之介「大小姐啊啊啊……!」
[j]8NKPCY OPIPXC[/j]京子(…………听不见听不见。)[j]8NKPCY OPIPY0[/j]
之后,我把能想到的地方一一找了一遍,但是……[j]8NKPCY OPIPXD[/j]
京子「……也不在这里。」
[j]8NKPCY OPIPXH[/j]京子(凯很显眼,还以为立刻就能找到他……)
[j]8NKPCY OPIPY4[/j]京子(看来是避开了人群。)
[j]8NKPCY OPIPYA[/j]虽然凯刚才受到了强烈冲击,但他本质上是一个冷静的人。[j]8NKPCY OPIPYL[/j]
八成是为了冷静头脑去了合适的场所吧。
[j]8NKPCY OPIPXH[/j]京子(如果是这样,剩下的地点——)
[j]8NKPCY OPIPYE[/j]我向着剩下最后能想到的地方走去。
[j]8NKPCY OPIPXL[/j]虽然在不习惯的山路上攀登很艰难,但我为了寻找凯的身影而不断前进。
[j]8NKPCY OPIPYK[/j]这里是凯曾在真之介的指导下努力修行的地方。[j]8NKPCY OPIPXU[/j]
京子(应该、就在这里了……)
[j]8NKPCY OPIPXV[/j]我这么确信着,前进了一段时间后……
[j]8NKPCY OPIPXE[/j]京子「!」
[j]8NKPCY OPIPY8[/j]在广阔的空间里看见了一个人影。
[j]8NKPCY OPIPYK[/j]……是凯。
[j]8NKPCY OPIPXC[/j]他和逃走时不同,似乎恢复了冷静,但是……
[j]8NKPCY OPIPYY[/j]凯「………………」
[j]8NKPCY OPIPXV[/j]凯没有大声嚎哭,也没有苦恼。
[j]8NKPCY OPIPXX[/j]像是失去感情一般,只是持续盯着空无一物的地面。
[j]8NKPCY OPIPXV[/j]他的身影很寂寞……看起来非常痛苦。
[j]8NKPCY OPIPY9[/j]京子「…………」
[j]8NKPCY OPIPXM[/j]我沉默着,在他身边蹲下。[j]8NKPCY OPIPY5[/j]
凯对于我的出现没没有表现出惊讶。
[j]8NKPCY OPIPYY[/j]凯「……这样好吗,不陪在那个人身边。」
[j]8NKPCY OPIPYX[/j]他没有转头这么问道,我一瞬间产生了困惑。
[j]8NKPCY OPIPYF[/j]京子(……但是,我已经不想再骗凯了。)[j]8NKPCY OPIPXY[/j]
决心已定,我把真之介的轨迹全都告诉了凯。[j]8NKPCY OPIPXF[/j]
本以为事实会将凯伤得更深,但是当我说完后凯却——[j]8NKPCY OPIPY3[/j]
凯「……是吗。」[j]8NKPCY OPIPXP[/j]
只回答了这么一句。
[j]8NKPCY OPIPYZ[/j]京子「…………」
[j]8NKPCY OPIPXG[/j]凯「…………」
[j]8NKPCY OPIPYW[/j]……短暂的沉默后。
[j]8NKPCY OPIPYY[/j]凯「真是个过分的人啊。」
[j]8NKPCY OPIPXW[/j]凯一边扭着脸,一边嘟囔着。
[j]8NKPCY OPIPXL[/j]凯「我在你耳边诉说了无数爱的私语,最重要的时候却没有注意到你。」
[j]8NKPCY OPIPY7[/j]凯「这已经远远不止愚蠢的程度了,真是可笑……」
[j]8NKPCY OPIPXE[/j]京子「……但是,凯现在正为此而后悔吧?」[j]8NKPCY OPIPY6[/j]
京子「觉得伤害了我,感到很害怕对吧。」
[j]8NKPCY OPIPYA[/j]凯「不用安慰我。」
[j]8NKPCY OPIPXT[/j]凯「你应该光明正大地责备我。想要离开也可以。」
[j]8NKPCY OPIPYJ[/j]凯「……我现在没有在你身边的资格。」
[j]8NKPCY OPIPYO[/j]凯不断说着伤害自己的话。[j]8NKPCY OPIPXY[/j]
我不想看到他这样的脸——
[j]8NKPCY OPIPYL[/j]凯「京子小姐……?」
[j]8NKPCY OPIPYY[/j]京子「拜托……不要说出这么难过的话。」
[j]8NKPCY OPIPXE[/j]
[j]8NKPCY OPIPXV[/j]
                               
需要注册成功才可查看大图

[j]8NKPCY OPIPYK[/j]我一边请求着,一边用双手大力抱住凯。[j]8NKPCY OPIPXK[/j]
凯「……你明白我做了什么吗?」
[j]8NKPCY OPIPXV[/j]京子「我明白的。」
[j]8NKPCY OPIPXK[/j]京子「我是明白才会这样做的……我不想让你离开。」
[j]8NKPCY OPIPXM[/j]凯「……你骗我。」
[j]8NKPCY OPIPXY[/j]京子「我没有骗你。」[j]8NKPCY OPIPXT[/j]
凯「我没有任何让你这样抱着我的理由。」
[j]8NKPCY OPIPXF[/j]凯「不用再骗我了。你……不管对谁都很温柔……」
[j]8NKPCY OPIPXM[/j]凯一边说着“你骗我”,一边又担心着我。
[j]8NKPCY OPIPYI[/j]他的身体和声音与过去的幻影重合了。
[j]8NKPCY OPIPXX[/j]京子(啊,什么嘛……)[j]8NKPCY OPIPXH[/j]
我一边调整呼吸一边听着高鸣的心跳声。
[j]8NKPCY OPIPXI[/j]京子(凯和以前一样……是一个能体贴别人痛苦的温柔之人……)
[j]8NKPCY OPIPYN[/j]他一直没有改变。
[j]8NKPCY OPIPXQ[/j]从无论做什么都很努力的那时开始就是……既坦率又纯粹。[j]8NKPCY OPIPXP[/j]
凯「…………」[j]8NKPCY OPIPXJ[/j]
当我在回顾温馨的过去时——
[j]8NKPCY OPIPYV[/j]凯「自从我第一次看到照片以来已经过了十几年……」[j]8NKPCY OPIPXJ[/j]
一直沉默的凯开口了。
[j]8NKPCY OPIPY8[/j]凯「在离开的时间里,我无时无刻都没有不想你。」
[j]8NKPCY OPIPYA[/j]凯「越是憎恨,就越是痛苦……」
[j]8NKPCY OPIPXD[/j]凯没说几句就停下了。[j]8NKPCY OPIPYC[/j]
京子「凯,请说给我听吧。把你的真心话,全都告诉我。」
[j]8NKPCY OPIPYP[/j]京子「这次……我一定会好好听的。」
[j]8NKPCY OPIPXT[/j]凯「…………」
[j]8NKPCY OPIPXW[/j]为了传达我的决心,我拼命祈祷——
[j]8NKPCY OPIPXC[/j]凯「……我一直都喜欢你。」
[j]8NKPCY OPIPXO[/j]凯「喜欢到即使凭借武力也想得到你……」
[j]8NKPCY OPIPXV[/j]凯「我对你的爱实在太深,因此感到痛苦。」
[j]8NKPCY OPIPXY[/j]京子「唔……?!」
[j]8NKPCY OPIPXV[/j]我听到了凯一直隐藏着的感情。[j]8NKPCY OPIPXR[/j]
经过这么长时间才传达到的“真正的告白”,使我的心脏产生了反应。
[j]8NKPCY OPIPY3[/j]京子「我也……」
[j]8NKPCY OPIPXF[/j]京子「我也,喜欢你。」
[j]8NKPCY OPIPXY[/j]我长时间迷茫的感情终于有了定论。
[j]8NKPCY OPIPXH[/j]京子「自从你向我诉说炫目的爱语的那个瞬间开始——」
[j]8NKPCY OPIPXD[/j]京子「我一定就喜欢上你了。」
[j]8NKPCY OPIPYQ[/j]凯「……!这种话……」[j]8NKPCY OPIPYR[/j]
京子「不要焦急。从今以后,我不会背叛,也不会说谎。」
[j]8NKPCY OPIPY3[/j]所以,请你务必相信我。
[j]8NKPCY OPIPYE[/j]京子「复仇也好,罪恶感也好……即使没有那种东西……」
[j]8NKPCY OPIPXD[/j]京子「我也会喜欢你。我喜欢你,所以想待在你身边。」
[j]8NKPCY OPIPYL[/j]凯「…………」
[j]8NKPCY OPIPYK[/j]京子「那个时候骗了你……还有,给你回复晚了,对不起。」[j]8NKPCY OPIPXQ[/j]
京子「……谢谢你,一直喜欢我。」[j]8NKPCY OPIPYH[/j]
我终于说出了自己真正的感情。
[j]8NKPCY OPIPYT[/j]在我流出喜悦的泪水之前——
[j]8NKPCY OPIPYZ[/j]凯「……这是,我的台词。」
[j]8NKPCY OPIPXR[/j]凯的眼里落下了透明的水滴。
[j]8NKPCY OPIPYN[/j]凯「谢谢你,选择了我……」[j]8NKPCY OPIPYF[/j]
京子「凯……」[j]8NKPCY OPIPYW[/j]
京子「我还有很多想对凯说的话。」
[j]8NKPCY OPIPXJ[/j]京子「所以……你愿意听吗?」
[j]8NKPCY OPIPYR[/j]凯「……嗯。」[j]8NKPCY OPIPYX[/j]
之后我花了很长时间,说明了至今为止发生的事情。[j]8NKPCY OPIPYH[/j]
八年前,真之介所策划的诡计的真正意图。[j]8NKPCY OPIPY9[/j]
凯离开期间的事。
[j]8NKPCY OPIPY5[/j]还有,“玻璃心综合症”的事……[j]8NKPCY OPIPYF[/j]
凯「……冷静不下来啊。」[j]8NKPCY OPIPYY[/j]
凯「虽然事先不知道,但我竟然差点亲手杀死你……」
[j]8NKPCY OPIPY8[/j]京子「请不要那么介意。」
[j]8NKPCY OPIPXH[/j]京子「本来就是因为我没有说明的关系。」
[j]8NKPCY OPIPY4[/j]京子(凯似乎还有些消沉……)
[j]8NKPCY OPIPYF[/j]我们终于能够心意相通了。
[j]8NKPCY OPIPXU[/j]在一起的时候,我希望他能保持开朗。
[j]8NKPCY OPIPYB[/j]京子「那个,凯,回去之前去约会怎么样?」
[j]8NKPCY OPIPYQ[/j]凯「……突然怎么了?」
[j]8NKPCY OPIPYT[/j]京子「好不容易两情相悦,我想把之前没完成的约会重来一次。」
[j]8NKPCY OPIPXW[/j]凯「……我不可能会拒绝你的邀请吧。」
[j]8NKPCY OPIPYB[/j]凯「那么,你愿意陪我一整天吗?」
[j]8NKPCY OPIPYZ[/j]京子「……嗯,我很乐意。」
[j]8NKPCY OPIPY4[/j]我优雅地伸出手,凯紧紧回握。[j]8NKPCY OPIPXI[/j]
我感受着胸口激烈的高鸣,就这样被凯牵引着往前走。
[j]8NKPCY OPIPYL[/j]首先是橱窗购物中心。[j]8NKPCY OPIPXP[/j]
上次到了时尚商店就临时回去了,这次要把所有店都逛一遍。
[j]8NKPCY OPIPXO[/j]其中最吸引我的是陈列橱窗里展示的许多杂货。
[j]8NKPCY OPIPYI[/j]京子「哇,这个饰品好可爱。」[j]8NKPCY OPIPXH[/j]
凯「哪一个?」
[j]8NKPCY OPIPXE[/j]京子「啊……」[j]8NKPCY OPIPXK[/j]
凯「……抱歉。」
[j]8NKPCY OPIPYF[/j]我只是稍微有些动摇……凯就立刻离开了我。
[j]8NKPCY OPIPY6[/j]京子「不,没什么。我才是,一直没什么抗性……」
[j]8NKPCY OPIPXX[/j]……我也年纪不小了,不应该再这么容易害羞了。
[j]8NKPCY OPIPY6[/j]凯「没事,我正好欣赏到了你可爱的反应。」
[j]8NKPCY OPIPYO[/j]凯「对我来说反而是优点。」
[j]8NKPCY OPIPXC[/j]京子「谢、谢谢……」[j]8NKPCY OPIPYB[/j]
我这是被夸奖了吗……
[j]8NKPCY OPIPXL[/j]凯「……那就进去看看吧,这家店似乎很合你的口味。」
[j]8NKPCY OPIPXR[/j]京子「啊,好,我要去。」[j]8NKPCY OPIPYP[/j]
凯「来,请进。」
[j]8NKPCY OPIPYG[/j]凯打开店门,让我先进。
[j]8NKPCY OPIPXP[/j]以前明明是拽紧我的肩膀一起进去的。[j]8NKPCY OPIPXF[/j]
京子(……感觉有点想笑。)[j]8NKPCY OPIPY8[/j]
我品味着既新鲜又有点复杂的心情,进入了店里。
[j]8NKPCY OPIPY2[/j]之后我们去咖啡店进餐,然后继续购物……[j]8NKPCY OPIPXP[/j]
不知不觉中天空已经变成了橙色。
[j]8NKPCY OPIPY7[/j]京子「凯,谢谢你。这件饰品我会好好珍惜的。」
[j]8NKPCY OPIPY5[/j]凯「不用谢。我也买到了好东西。」[j]8NKPCY OPIPYX[/j]
凯手上拿的纸袋和我一样。[j]8NKPCY OPIPYW[/j]
里面装的是和我同款但颜色不同的饰品。[j]8NKPCY OPIPYE[/j]
京子(和男性用一样的东西,除了真之介以外还是第一次……)
[j]8NKPCY OPIPXT[/j]高兴的事情接连不断,不知不觉中,我的脚步也变轻了。[j]8NKPCY OPIPYP[/j]
……不过,有一件事令我在意。
[j]8NKPCY OPIPYF[/j]京子「…………」[j]8NKPCY OPIPXH[/j]
最初紧握的手,现在已经完全分开了。[j]8NKPCY OPIPYN[/j]
一不小心脱离了节奏,我无法伸出手。[j]8NKPCY OPIPYF[/j]
京子(至今为止,每次紧贴在一起我都会感到非常害羞,但……)[j]8NKPCY OPIPY7[/j]
现在有些遗憾……这种想法果然自我中心过头了吗。
[j]8NKPCY OPIPYI[/j]京子(凯是怎么想的呢……)
[j]8NKPCY OPIPYK[/j]突然在意起来,我试着从侧面偷偷看了他一眼。[j]8NKPCY OPIPYI[/j]
凯「…………」[j]8NKPCY OPIPYM[/j]
凯似乎正好打算向我伸出手。[j]8NKPCY OPIPXT[/j]
京子(他知道我的想法……?!)
[j]8NKPCY OPIPXG[/j]虽然有些慌张,但我还是抱有些许期待地等待着凯握住我的手。[j]8NKPCY OPIPY1[/j]
…………等待着。
[j]8NKPCY OPIPXG[/j]……等待着。
[j]8NKPCY OPIPXZ[/j]京子(…………?)[j]8NKPCY OPIPXI[/j]
手上什么触感也没有。
[j]8NKPCY OPIPYJ[/j]我再次从侧面瞅了一眼——
[j]8NKPCY OPIPXP[/j]凯的手在距我一寸之遥的地方停下了。
[j]8NKPCY OPIPYD[/j]凯「……唔。」
[j]8NKPCY OPIPYE[/j]然后叹了一口气,无力地把手放下了。[j]8NKPCY OPIPYM[/j]
京子「…………」[j]8NKPCY OPIPYQ[/j]
凯露出悲伤的脸,就算我问怎么了,他也一脸犹豫。
[j]8NKPCY OPIPXH[/j]京子(……他现在始终注意着做一个谨慎的护卫。)
[j]8NKPCY OPIPXI[/j]我衷心希望能来一场没有负担的普通约会。
[j]8NKPCY OPIPXZ[/j]但看到现在的样子……
[j]8NKPCY OPIPYT[/j]凯「……天色暗下来了。差不多该回家了吧?」
[j]8NKPCY OPIPXQ[/j]京子「啊,不……凯,这么突然很抱歉……」[j]8NKPCY OPIPYW[/j]
京子「最后我还有一个想去的地方。你能陪我吗?」
[j]8NKPCY OPIPYA[/j]凯「……?嗯,没关系。」[j]8NKPCY OPIPY4[/j]
我带凯前往的地方是——
[j]8NKPCY OPIPY9[/j]凯「……诶,是展望台啊。」
[j]8NKPCY OPIPY7[/j]京子「你是第一次来这里吧。」
[j]8NKPCY OPIPXM[/j]……其实我也是第一次和男性单独来。[j]8NKPCY OPIPY7[/j]
京子(想度过一个最有气氛的夜晚就选这里!以前皋月这么说过……)
[j]8NKPCY OPIPXI[/j]在这里,平常说不出口的话也许就能说出口。
[j]8NKPCY OPIPYV[/j]虽说如此,也不能一下子切入正题。
[j]8NKPCY OPIPYT[/j]京子「啊,凯你快看,那里是我以前就读的华陵常磐学园。」[j]8NKPCY OPIPXD[/j]
凯「是吗……那里本来也会成为我的母校的。」
[j]8NKPCY OPIPYN[/j]京子「啊,对啊。」
[j]8NKPCY OPIPYH[/j]凯本来准备转入华陵常磐小学部的……[j]8NKPCY OPIPYE[/j]
凯「但是,你的学生时代吗……总觉得很容易想象。」[j]8NKPCY OPIPXG[/j]
凯「你的周围一直围着不同的人,想必每天都很喧闹吧。」
[j]8NKPCY OPIPYR[/j]京子「哎呀,凯现在也是其中一人哦。」
[j]8NKPCY OPIPY0[/j]凯「请不要把我和那些人相提并论。我是你唯一的恋人吧?」
[j]8NKPCY OPIPXO[/j]京子「嗯,确实是呢,抱歉。」
[j]8NKPCY OPIPYW[/j]与美丽的景色交相辉映,我和凯的对话比以往更加热烈。
[j]8NKPCY OPIPYY[/j]这样下去,快乐的时间一转眼就会过去了。
[j]8NKPCY OPIPY1[/j]京子(……但是,这样不行。)
[j]8NKPCY OPIPYM[/j]悬浮在空中的手。
[j]8NKPCY OPIPYJ[/j]想要将凯的体温全部感受到的身体。
[j]8NKPCY OPIPXJ[/j]京子(我们应该已经两情相悦了,距离好像反而变得更远……)
[j]8NKPCY OPIPYJ[/j]凯「……怎么了?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j]8NKPCY OPIPYM[/j]京子「啊,什么都没有……!我在思考一些事情。」[j]8NKPCY OPIPXR[/j]
京子「凯没有像以前一样捉弄我……」[j]8NKPCY OPIPYF[/j]
凯「……啊?」
[j]8NKPCY OPIPY9[/j]………………
[j]8NKPCY OPIPXQ[/j]…………
[j]8NKPCY OPIPY1[/j]……啊。
[j]8NKPCY OPIPY9[/j]凯「……我个人确实比较喜欢当强势的一方。」[j]8NKPCY OPIPYZ[/j]
凯「难道说京子小姐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j]8NKPCY OPIPYO[/j]
凯「啊,我不是说讨厌你这样,不管你是什么样我都有爱你的自信。」
[j]8NKPCY OPIPY3[/j]凯「本来就是我的原因,我会好好负起责任——」
[j]8NKPCY OPIPYG[/j]京子「不,不是的!不要一个人自说自话!」
[j]8NKPCY OPIPXH[/j]京子(说出了不得了的话……我刚才不小心失言了……!)
[j]8NKPCY OPIPXK[/j]经历至今以来最大的羞耻,我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
[j]8NKPCY OPIPY8[/j]凯「呵呵……这是玩笑啦,玩笑。」[j]8NKPCY OPIPXW[/j]
京子「真是的……不要戏弄我啊。」
[j]8NKPCY OPIPXL[/j]凯「有什么不好。刚才的台词,不是说得挺好吗。」
[j]8NKPCY OPIPY4[/j]凯「……但是,我不会不考虑你就说出那种话的。」
[j]8NKPCY OPIPYY[/j]凯「你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
[j]8NKPCY OPIPY0[/j]京子「……嗯。」
[j]8NKPCY OPIPXU[/j]总之先忘了刚才的失败,我向凯切入了正题。
[j]8NKPCY OPIPYS[/j]京子「凯,约会途中你一直没碰我呢。」
[j]8NKPCY OPIPYO[/j]京子「不,应该说……想要碰的,但是中途放弃了。」
[j]8NKPCY OPIPYO[/j]凯「……你注意到了吗?」[j]8NKPCY OPIPXF[/j]
京子「……你很在意“玻璃心综合症”的事吗?」
[j]8NKPCY OPIPYN[/j]如果说原因,那一定就是这个了。
[j]8NKPCY OPIPYP[/j]大概是正中靶心吧,凯像放弃了似的耸了耸肩。[j]8NKPCY OPIPYA[/j]
凯「……你动不了的那时候,我还以为我的心脏要停了。」[j]8NKPCY OPIPYJ[/j]
凯「现在回想,真的很恐怖。我不想再有那种回忆了。」
[j]8NKPCY OPIPXK[/j]京子「……但是,你还是想碰我的吧?」[j]8NKPCY OPIPYP[/j]
凯「当然了。我也是男人啊。」[j]8NKPCY OPIPYF[/j]
但是,他为了我把这种心情压抑住了。
[j]8NKPCY OPIPXD[/j]京子(让心爱的人背负如此内疚的感情,这种恋人关系……)[j]8NKPCY OPIPY6[/j]
——我很讨厌。
[j]8NKPCY OPIPXP[/j]京子「……那就请你不要害怕。」
[j]8NKPCY OPIPYI[/j]凯「诶?」
[j]8NKPCY OPIPXD[/j]京子「不管是温柔的凯还是坏心眼的凯,对我来说都是重要的“凯”。」
[j]8NKPCY OPIPYJ[/j]京子「当然,一直坏心眼的话我会很困扰……」
[j]8NKPCY OPIPY4[/j]京子「如果那些都是属于你的话,我会全部接受。」
[j]8NKPCY OPIPYV[/j]凯「但是,如果病又发作的话……」
[j]8NKPCY OPIPY1[/j]京子「没关系的。」[j]8NKPCY OPIPXG[/j]
京子「“玻璃心综合症”的康复训练方法,我告诉过你的,你难道忘了吗?」
[j]8NKPCY OPIPYV[/j]凯「是“经历心跳的事情以此锻炼心脏”对吧。」
[j]8NKPCY OPIPXS[/j]凯「这个康复训练,现在……以我为对象也有效吗?」
[j]8NKPCY OPIPXG[/j]京子「……嗯。我现在也在强烈地心跳呢。」[j]8NKPCY OPIPYC[/j]
凯「京子小姐……」
[j]8NKPCY OPIPY9[/j]京子「突然袭击很危险,所以想做什么时请先告诉我。」[j]8NKPCY OPIPXE[/j]
京子「那样的话,我也能做好接受凯的心理准备。」
[j]8NKPCY OPIPXG[/j]凯「…………」
[j]8NKPCY OPIPYA[/j]我的话让凯稍微愣了一会儿。[j]8NKPCY OPIPXG[/j]
凯「……你这么想被我欺负吗?」
[j]8NKPCY OPIPYI[/j]他偷偷地笑着的样子,和往常一样……还是那么坏心眼。
[j]8NKPCY OPIPXU[/j]京子「不,不是的。我只是想缩短和你的距离……」
[j]8NKPCY OPIPYZ[/j]凯「哎呀,没有恋爱经验也挺烦恼呢。」
[j]8NKPCY OPIPY5[/j]凯「用这种方法邀请男人……不管被做了什么都不能抱怨啊。」
[j]8NKPCY OPIPYL[/j]京子「我刚才的话是这种意思吗?」
[j]8NKPCY OPIPYY[/j]凯「唉……毫无防备也要有个度啊。我可是男人啊。」
[j]8NKPCY OPIPYS[/j]凯「只要你在我身边,我就会想要触碰你、拥抱你、和你无数次接吻。」
[j]8NKPCY OPIPZ0[/j]凯「在此之上的事情当然也……」
[j]8NKPCY OPIPY5[/j]京子「咦……?」[j]8NKPCY OPIPXS[/j]
凯「……嘛,今后我会慢慢教会你的。」
[j]8NKPCY OPIPYN[/j]凯「让你无论身心……都体会到男人的危险……」[j]8NKPCY OPIPYY[/j]

[j]8NKPCY OPIPYR[/j]                               
需要注册成功才可查看大图
[j]8NKPCY OPIPYY[/j]
凯甜蜜的低语在我脑内狂奔。[j]8NKPCY OPIPYS[/j]
但是,我没有像往常一样含糊地思考就回答。
[j]8NKPCY OPIPXW[/j]京子「……你果然是一个危险的人。」[j]8NKPCY OPIPY5[/j]
京子「但是,你喜欢这样的我吧。」[j]8NKPCY OPIPXO[/j]
……我能头脑清楚地跟凯说话的时间就到此为止。
[j]8NKPCY OPIPYH[/j]凯「那么,既然我已经得到同意了……总之先接吻吧。」[j]8NKPCY OPIPXT[/j]
京子「咦?在、在这里……?!有这么多人……」
[j]8NKPCY OPIPYY[/j]凯「拒绝的话,做什么都没关系吧?」[j]8NKPCY OPIPXS[/j]
京子「谁说了做什么都可以……」[j]8NKPCY OPIPY3[/j]
实在太害羞了,我转动身体,却无法从凯那里逃走。[j]8NKPCY OPIPXY[/j]
凯「不行哦,我很坏心眼,不会让你逃的。」[j]8NKPCY OPIPXU[/j]
京子「请不要再说了……」
[j]8NKPCY OPIPXO[/j]凯「哼哼,你明明很高兴。」
[j]8NKPCY OPIPXU[/j]凯笑得更深了,然后轻轻地扶过我的脸——
[j]8NKPCY OPIPYM[/j]凯「嗯……」
[j]8NKPCY OPIPYG[/j]流畅地将彼此的嘴唇重叠。
[j]8NKPCY OPIPYC[/j]凯「…………」
[j]8NKPCY OPIPXD[/j]这是至今为止最为热烈,却又带有温柔的吻。
[j]8NKPCY OPIPYN[/j]凯索求着我,通过强烈的嘴唇传来了热情。
[j]8NKPCY OPIPXQ[/j]我被他身上弥漫的危险香气所包围,胸口传来了超越疼痛的喜悦之声。
[j]8NKPCY OPIPYZ[/j]凯「……这样一来,你就全部属于我了。」
[j]8NKPCY OPIPYC[/j]凯「无论如今还是将来,不管发生什么——」[j]8NKPCY OPIPXV[/j]
凯「我都绝对不会离开你……请做好觉悟吧。」
[j]8NKPCY OPIPYM[/j]京子「……嗯,我很乐意。」[j]8NKPCY OPIPZ0[/j]
凯「——我爱你……我的京子。」
[j]8NKPCY OPIPXD[/j][j]8NKPCY OPIPZ0[/j]
凯after  EP4[j]8NKPCY OPIPXV[/j]
从那以后……
[j]8NKPCY OPIPY5[/j]我专心治疗再次发作的“玻璃心综合症”。
[j]8NKPCY OPIPXC[/j]京子「……实在是看腻了啊。」
[j]8NKPCY OPIPYF[/j]是的,在本地的约会我已经腻了。
[j]8NKPCY OPIPXK[/j]这下难办了。
[j]8NKPCY OPIPXE[/j]更糟的是,我现在是社长。[j]8NKPCY OPIPY3[/j]
就算想约会也没有时间。
[j]8NKPCY OPIPYX[/j]……正当我这么想时。[j]8NKPCY OPIPYM[/j]
凯「婚前旅行也不错吧?」
[j]8NKPCY OPIPYX[/j]决定下来的他行动十分迅速,叫出了隐居中的父亲和祖父,让他们管理公司的事务,随后第二天我们就坐上了飞机。
[j]8NKPCY OPIPYS[/j]之后我们两人去了各种各样的地方旅行,随心所欲,随风飘荡,仿佛是要弥补分开的八年时光……
[j]8NKPCY OPIPXL[/j]几个月后——
[j]8NKPCY OPIPYI[/j]京子「医生,是真的吗?!」
[j]8NKPCY OPIPY8[/j]主治医生「没错,我看了前几天的检查结果,可以说已经完全治好了。」
[j]8NKPCY OPIPYJ[/j]京子「太好了……」
[j]8NKPCY OPIPY6[/j]我不由得安心地抚摸着胸口。
[j]8NKPCY OPIPXG[/j]主治医生「不管如何,今天为止总算是治好了,太好了。」
[j]8NKPCY OPIPXV[/j]京子「是啊……不过我真的很想让医生您也来……」
[j]8NKPCY OPIPXL[/j]主治医生「你的心意我很感激,但我只是为了患者。」
[j]8NKPCY OPIPY7[/j]京子「是吗……如果您回到日本,请务必让我们拜访。」
[j]8NKPCY OPIPXV[/j]主治医生「我会期待的,大小姐。那就再见了……祝你永远幸福。」
[j]8NKPCY OPIPYP[/j]京子「好,多谢您的帮助。」[j]8NKPCY OPIPYM[/j]
凯「京子小姐,是我。」
[j]8NKPCY OPIPXQ[/j]京子「啊,是凯啊。正好,请进。」[j]8NKPCY OPIPXX[/j]
凯「打扰了。你的病怎么样了?」
[j]8NKPCY OPIPYN[/j]京子「…………」
[j]8NKPCY OPIPYL[/j]凯「……?那个,京子小姐,怎么了?」
[j]8NKPCY OPIPYR[/j]京子「不,那个……你跟平时的形象不太一样。」[j]8NKPCY OPIPYK[/j]
凯「很奇怪吗?」
[j]8NKPCY OPIPXS[/j]京子「不是的……很适合你。」
[j]8NKPCY OPIPXO[/j]凯「是吗?那就好……你的那身装扮也很美丽。」[j]8NKPCY OPIPXL[/j]
京子「谢、谢谢……」
[j]8NKPCY OPIPXI[/j]凯「然后呢,你的病怎么样了?」
[j]8NKPCY OPIPY7[/j]京子「啊,这个嘛……医生说没事,已经完全治好了。」
[j]8NKPCY OPIPXR[/j]凯「什么啊,还以为是很奇怪的病,差点被吓到,看来没什么大事情。」
[j]8NKPCY OPIPZ0[/j]京子「嗯,是啊。」
[j]8NKPCY OPIPYQ[/j]凯「这样一来,唯一担心的事也没有了,差不多该走了吧。」
[j]8NKPCY OPIPXV[/j]凯「大家都等着你登场呢。」[j]8NKPCY OPIPYN[/j]
京子「……好。」[j]8NKPCY OPIPXK[/j]
司仪「大家都准备好了吧,有请新郎新娘上台!」
[j]8NKPCY OPIPYY[/j]爱佳「姐姐大人!恭喜你结婚!」
[j]8NKPCY OPIPYU[/j]美羽「恭喜姐姐大人。祝你幸福。」
[j]8NKPCY OPIPY7[/j]早希「学姐,恭喜你!这下亲卫队也要解散了啊。」
[j]8NKPCY OPIPXW[/j]在我们走向外面的途中,有许多怀念的面孔送上了祝福。
[j]8NKPCY OPIPYG[/j]凯「……那就是传说中的亲卫队吗?」
[j]8NKPCY OPIPYP[/j]京子「这种称呼实在有点……但是她们是我重要的朋友。」
[j]8NKPCY OPIPYS[/j]凯「她们一定也很担心你吧,因为憧憬的姐姐大人差点迟到了。」[j]8NKPCY OPIPXP[/j]
京子「那是什么说法啊!」
[j]8NKPCY OPIPYP[/j]凯「哈哈哈,放心吧,你从那时起就什么都没有变。」
[j]8NKPCY OPIPY6[/j]凯「自从我第一次看见你的时候开始,就一直很美。」[j]8NKPCY OPIPXZ[/j]
京子「……凯倒是变了很多呢。」
[j]8NKPCY OPIPY7[/j]凯「托你的福。」
[j]8NKPCY OPIPYF[/j]京子「不是“你的错”?」
[j]8NKPCY OPIPYM[/j]凯「到底是如何呢?不管怎样,我成为了配得上你的男人。」
[j]8NKPCY OPIPYD[/j]凯「怎么样?我成为了你心中适合戴眼镜的男人吗?」
[j]8NKPCY OPIPXG[/j]京子「那种事,我现在在这里不就代表了答案吗?」
[j]8NKPCY OPIPYT[/j]凯「到底如何呢……也许这意外地是你的玩笑也说不定。我想尽可能直接从你的口中听到答案。」
[j]8NKPCY OPIPYR[/j]京子「……哎呀,怎么办呢?」
[j]8NKPCY OPIPXW[/j]凯「……什么?」[j]8NKPCY OPIPYO[/j]
京子「想听的话,强行问出来不就行了吗?」
[j]8NKPCY OPIPYY[/j]凯「你可真是……这么想被我欺负吗?」
[j]8NKPCY OPIPXJ[/j]京子「嗯。但我变成这样是凯的错哦。」[j]8NKPCY OPIPXI[/j]
凯「啊,这样吗……那我就不再顾虑强行问出来吧。」
[j]8NKPCY OPIPXN[/j]凯「你的病已经治好了,已经没有什么需要顾虑的了。」[j]8NKPCY OPIPYQ[/j]
[j]8NKPCY OPIPXG[/j]
                               
需要注册成功才可查看大图

[j]8NKPCY OPIPY4[/j]凯「…………」
[j]8NKPCY OPIPXF[/j]京子「…………」
[j]8NKPCY OPIPYF[/j]凯「……怎么样?愿意坦白了吗?」[j]8NKPCY OPIPYO[/j]
京子「这样还不够。因为每天都被凯锻炼,抗性变强了。」
[j]8NKPCY OPIPY5[/j]凯「……我收回前言。你也变了。」
[j]8NKPCY OPIPYT[/j]凯「变得有些奇怪了。」[j]8NKPCY OPIPY1[/j]
京子「但是,凯说过吧?“请你让我欺负一辈子”。」
[j]8NKPCY OPIPY1[/j]京子「那么我就干脆作为享受的一方,让心情愉快。」
[j]8NKPCY OPIPXD[/j]京子「把我变成这样的责任……你会承担吧?」[j]8NKPCY OPIPY0[/j]
凯「哈……我知道了。我会负责的。」
[j]8NKPCY OPIPY6[/j]京子「你发誓吗?」
[j]8NKPCY OPIPYJ[/j]凯「嗯。对神起誓,我会负起责任欺负你。」
[j]8NKPCY OPIPXN[/j]凯「一生,只欺负你一个人……」
[j]8NKPCY OPIPXE[/j]
[j]8NKPCY OPIPXR[/j]凯end
回复

使用道具

V0dJSkk=
 楼主| 发表于 2019-1-11 15:40:53
本帖最后由 小露珠 于 2019-1-11 15:45 编辑
[j]8NKPCY OPIPYY[/j]
[j]8NKPCY OPIPXC[/j]CG回想[j]8NKPCY OPIPY4[/j]
[j]8NKPCY OPIPYR[/j]
                               
需要注册成功才可查看大图

[j]8NKPCY OPIPXD[/j]凯 [那时你那张令我吃惊的脸……呵呵。]
[j]8NKPCY OPIPYF[/j]凯 [啊,不要闹脾气,我是说那种反应也很可爱。][j]8NKPCY OPIPY0[/j]
凯 [……不过,只是这种程度就这么惊慌……]
[j]8NKPCY OPIPYH[/j]凯 [不愧是个初学者,所以欺负你才有意思啊。]
[j]8NKPCY OPIPXL[/j]凯 [就我来说,希望你能加强一点抗性,为了进入下一个阶段……]
[j]8NKPCY OPIPXY[/j]
[j]8NKPCY OPIPYT[/j]
[j]8NKPCY OPIPYI[/j]
                               
需要注册成功才可查看大图
[j]8NKPCY OPIPXW[/j]
凯 [当时,我还以为我的心脏也停了呢。]
[j]8NKPCY OPIPXF[/j]凯 [因为接吻就死了的人,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j]8NKPCY OPIPXP[/j]凯 [真是,既然有这种事,你不应该早点告诉我吗?]
[j]8NKPCY OPIPY5[/j]凯 [……虽然我想这么说,不过我没听你的话就把你弄得团团转。]
[j]8NKPCY OPIPYV[/j]凯 [……以后我会注意的。我再也不想见到你变成那样了。]
[j]8NKPCY OPIPYV[/j]
[j]8NKPCY OPIPXL[/j]

[j]8NKPCY OPIPY4[/j]                               
需要注册成功才可查看大图

[j]8NKPCY OPIPXY[/j]凯 [……………………]
[j]8NKPCY OPIPYE[/j]凯 [……这应该是我的故事吧?]
[j]8NKPCY OPIPYD[/j]凯 [但是搞得好像那个胆小鬼才是主演一样。我完全变成了坏人。]
[j]8NKPCY OPIPXH[/j]凯 [……这事没完,总有一天我要报仇。]
[j]8NKPCY OPIPYY[/j]
[j]8NKPCY OPIPY6[/j]
[j]8NKPCY OPIPY7[/j]
                               
需要注册成功才可查看大图

[j]8NKPCY OPIPYJ[/j]凯 [让你看到我这么丢人的一面,真是难堪啊。]
[j]8NKPCY OPIPXX[/j]凯 [你这样的人,真的……][j]8NKPCY OPIPYV[/j]
凯 [一般来说,没有女性会喜欢做了那种事的男性吧。]
[j]8NKPCY OPIPY7[/j]凯 [……如今想来,这也许就是我真正的告白吧。][j]8NKPCY OPIPXF[/j]
凯 [是你揭开了我隐藏在复仇心和自尊心之下的真心。]
[j]8NKPCY OPIPY9[/j]凯 [谢谢你,理解我的感情……不管几次我都会说的。]
[j]8NKPCY OPIPXK[/j]
[j]8NKPCY OPIPXK[/j]

[j]8NKPCY OPIPXX[/j]                               
需要注册成功才可查看大图

[j]8NKPCY OPIPYI[/j]凯 [唔,从没有恋爱经验的你那里听到那么大胆的发言,作为男人真是幸福啊。]
[j]8NKPCY OPIPXK[/j]凯 [……没必要害羞吧?你当时说的话,真的让我很高兴。]
[j]8NKPCY OPIPYD[/j]凯 [……既然已经得到了你的允许,我就没必要顾虑了。]
[j]8NKPCY OPIPYE[/j]凯 [来,做好准备了吗?][j]8NKPCY OPIPXT[/j]
凯 [从今往后,我会教给你很多炫目又甜美的刺激。]
[j]8NKPCY OPIPYI[/j]
[j]8NKPCY OPIPYU[/j]

[j]8NKPCY OPIPXG[/j]                               
需要注册成功才可查看大图
[j]8NKPCY OPIPZ0[/j]
凯 [我为了向你复仇好不容易才回来的……][j]8NKPCY OPIPYE[/j]
凯 [没想到你以被欺负为乐……你的适应力让我很佩服。][j]8NKPCY OPIPXK[/j]
凯 [不过,你装作是M,实际上非常S吧?]
[j]8NKPCY OPIPY6[/j]凯 [事实是,盛大的婚礼上,我在说出爱的誓言前,反而被迫立下了奇怪的誓言。][j]8NKPCY OPIPXP[/j]
凯 [你真是个过分的女人啊。]
[j]8NKPCY OPIPYJ[/j]
[j]8NKPCY OPIPYR[/j]
[j]8NKPCY OPIPXZ[/j]凯SS
[j]8NKPCY OPIPXQ[/j]

[j]8NKPCY OPIPYK[/j]                               
需要注册成功才可查看大图
[j]8NKPCY OPIPY4[/j]
我造访了中国内地据说住有仙人的山里。
[j]8NKPCY OPIPYZ[/j]没想到真的有仙人在,但我觉得作为超越真之介之行的修行场所也不错。
[j]8NKPCY OPIPXC[/j]然后,我在那里遇见了名为杨栴的女性。
[j]8NKPCY OPIPYZ[/j]杨栴虽然很年轻但精通武术,不管有多少大男人作为对手也不在话下。[j]8NKPCY OPIPYR[/j]
这样也许就能赢过真之介。[j]8NKPCY OPIPYK[/j]
这么想着,我请求成为她的弟子。
[j]8NKPCY OPIPXJ[/j]“我收弟子还为时过早。”她一开始这么拒绝了,但那里是中国。[j]8NKPCY OPIPYU[/j]
我使用了“三顾茅庐”之计,总算是成为了她的弟子。
[j]8NKPCY OPIPYW[/j]读了三国志真是太好了。
[j]8NKPCY OPIPXC[/j]武术修行就这样开始了。
[j]8NKPCY OPIPYK[/j]我似乎很有才能,学习的速度连杨栴都十分惊愕。经过三年,我的体术已经达到了相当高的水平。[j]8NKPCY OPIPYC[/j]
从杨栴那里得到承认后,我向下一个地方出发。
[j]8NKPCY OPIPYR[/j]三年后·卡特罗亚[j]8NKPCY OPIPXY[/j]
接下来我找到的是一个名为卡特罗亚王国的国家。
[j]8NKPCY OPIPYG[/j]但是由于长途跋涉,到达卡特罗亚时我的钱已经花光了。
[j]8NKPCY OPIPXY[/j]遇到困难的我为了赚钱,在这个国家的斗技场里与斗士战斗。
[j]8NKPCY OPIPXN[/j]对手全是大型猛兽,我凭借杨栴师父教我的体术,总算是打倒了它们。
[j]8NKPCY OPIPYJ[/j]在此期间我被邻国瓦泽内的第二王子阿弗雷德殿下看中,成为了他的雇佣从士。
[j]8NKPCY OPIPYW[/j]幸运的是他是国内屈指可数的剑士,直接向我教导了剑术。[j]8NKPCY OPIPXK[/j]
习得越来越多体术的我,像丝绵一样迅速吸收了王子教我的剑术……
[j]8NKPCY OPIPXC[/j]两年过去,我已经可以和王子互相角逐了。
[j]8NKPCY OPIPY5[/j]借此机会,我对王子表达了感谢,辞退了从士的工作,踏上新的旅程。
[j]8NKPCY OPIPZ0[/j]五年后·???[j]8NKPCY OPIPXN[/j]
离开卡特罗亚的我漫无目的地旅行着,某天在一条街上遇到了一位发出奇怪香气的青年。[j]8NKPCY OPIPY6[/j]
他的名字叫阿尔巴罗。据说现在正处于前往入学学校的旅行中。
[j]8NKPCY OPIPXH[/j]我觉得很奇特,便和他一同旅行。
[j]8NKPCY OPIPYR[/j]他似乎和我居住的世界里的人完全不同。
[j]8NKPCY OPIPXR[/j]他的知识……向着不能大声说出口的方向特化了。
[j]8NKPCY OPIPXD[/j]虽然短短数日就和他分手了,但那期间发生的种种事情,却成了我巨大的食粮。
[j]8NKPCY OPIPXI[/j]从此以后我开始在世界各地转动。
[j]8NKPCY OPIPYA[/j]虽然好几次差点死掉,但我决不会停下脚步。
[j]8NKPCY OPIPYQ[/j]全都是为了超越师父。
[j]8NKPCY OPIPYK[/j]然后成为配得上她的男人。[j]8NKPCY OPIPYY[/j]
我利用了道明寺家的人脉,向世界上所有领域的专家拜师,学到了各种知识。[j]8NKPCY OPIPXU[/j]
——然后,到了18岁,在旅馆里看到电视时我震惊了。[j]8NKPCY OPIPY0[/j]
“世界大企业社长姬乃门治先生在此引退,决定由女儿京子小姐担任新的社长。”[j]8NKPCY OPIPXM[/j]
“并且京子小姐还是单身,现在求婚者正蜂拥而至……”
[j]8NKPCY OPIPXV[/j]凯(京子小姐还是单身……?)[j]8NKPCY OPIPYB[/j]
这让我有些意外。我还以为她总是和真之介黏在一起……[j]8NKPCY OPIPYY[/j]
凯(难道说过了八年还是没有任何进展吗?)
[j]8NKPCY OPIPXP[/j]不,现在想来那个执事是一个相当迟钝的人。
[j]8NKPCY OPIPYV[/j]或许他甚至没有意识到自己喜欢她。
[j]8NKPCY OPIPYV[/j]凯(……时机正好。)
[j]8NKPCY OPIPYO[/j]在修行中增强了力量的我,无疑能够达成对他的复仇。[j]8NKPCY OPIPYM[/j]
更重要的是,我已经18岁了,没准能将她得到手。[j]8NKPCY OPIPXO[/j]
……不,是一定能得到手。[j]8NKPCY OPIPY2[/j]
我就是为此而修行了八年。
[j]8NKPCY OPIPYU[/j]凯(……等着吧,京子小姐。)
[j]8NKPCY OPIPYG[/j]没错,现在,复仇的时候到了。
回复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register册

本版积分规则

勋章|任务|道具|卡片|QQ绑定与解绑|提交BUG|手机版|Archiver|联系 翼梦管理员|联系 舞城管理员|☆翼の夢★舞の城☆聯盟 ( 苏ICP备13061143号 ) | 繁體中文化      

苏公网安备 32011302320404号

GMT+8, 2019-4-26 10:30 , Processed in 0.457939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X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立刻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