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register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直接登录论坛

查看: 82|回复: 0

[〖翻译〗] [小丑国的爱丽丝]衍生文《不论何时,直至永远》Peter×爱丽丝

[复制链接]   [短链接] http://otome.cn/?814073   [阅读权限=0]
发表于 2019-7-7 21:29:14 |阅读模式
MDBSWklB8MG674
【爱丽丝】
官方/同人: -
Reborn了!激动地摸鱼翻译个五月攻网站上的短篇。

是Peter×爱丽丝。这次黑桃国居然没有白兔,桑心……

后面居然有车!(是的,就是那个车,虽然是幻影跑车但是四舍五入也算是官方车……吧?

我不会被屏蔽吧……TuT

希望能有更多关于黑桃国的消息啊,期待期待~

等待的时候打算把其他三个小丑国的延伸短篇也翻译了吧……

因为好久没接触爱丽丝系列了,所以不太确定有的词翻译得对不对……如果有错请大家好心地告诉我。

名字基本上都用了英文,除了梦魔和主角爱丽丝……印象里之前汉化好像是这么搞的?……嗯。

请多多指教。




Peter×爱丽丝
爱丽丝滞留在春季的心之城。改变季节,在秋季的约会。

《不论何时,直至永远》

序章





“那个……”

四月季,时间不再变化无常,而是改成四季随机更替的时节。
和上次搬家的时候一样,各个地方都发生了很多变化,但是变化最大的应该就是森林了吧。

本来空无一物的森林里,来了一个马戏团。

而我为了玩游戏,
现在正在领导马戏团的男人这里。

“好像……是我赢了呢。”

(太好了)

虽然很困难,但这次是我赢了。
得到了期待的结果,心里就踏实下来了。

“好像是呢。
真是不甘心呀,
我总是输给你呢。”

“……可是一点都看不出来哦?”

他虽然嘴上那么说,脸上却仿佛贴着一张愉快的笑脸。
一点儿也看不出感觉不甘心。

“是这样吗?”
“就是啊。”

“呵呵。
但是我真的很不甘心的呀。”

(说谎)

Joker是个骗子。
是个会骗人的小丑。

我不太能和他相处。
距离能互称朋友的关系,还差得很远很远。

虽然距离好像没有缩短……但是我还是会这样来见Joker。

为了改变季节。
这是必须的。

要想改变季节,就必须在游戏里战胜Joker。

(但是)
有时我来这里也并不是为了要改变季节。

而是为了和Joker聊天。

(不对。
我和这个人处不好)

……是为了去那个地方?

(可是就算去了那里,也不会怎么样啊)

也不会怎么样,也什么都做不了。

就算我很清楚,却还是忍不住想要去。
虽然知道去了只会让自己变得更丧而已。

“你有什么烦恼吗?”

被这样一问,我顿时回过神来。
刚才不知不觉间低下了头,一抬起来却发现Joker的脸就在和我的鼻尖近在咫尺的地方。

“!!?”
被过近的距离惊吓,我不由得靠着椅子向后退去。

“什!?”
太、太近了!”
“啊,好过分。
这种反应好伤人啊。”


“你这么笑嘻嘻地说我也没法相信啊。”
“是这样吗?”
“哦。
说这种话的时候,应该更那样吧,更有情调地靠近……”
“情、情调……
噗,哈哈,Joker,你说话还真有趣呢。”


我一边听着Joker和面具的对话,一边深呼吸着让自己冷静下来。
大概是太出乎意料了吧,心脏还在猛烈地跳动着。

(吓,吓死我了……)

因为太过惊吓,刚刚还挥之不去的丧气似乎被一扫而空了。
尽管如此,我可一点都不想感谢他。

Joker和面具的对话。
也不知道他那是腹语术还是什么。
与其说好玩,不如说让人警觉。

“那么,爱丽丝。
你这次想变成什么季节呢?”
“这个嘛……”


Joker好像放弃了刚才的话题,如此问道。我考虑了一下,提出了一个和居住地不同的季节。

“你总想把季节变来变去呀。
变化无常可不好哦,小姐。”
“我才没有变化无常。”


只是,觉得好像很好玩。

春夏秋冬,都乐趣满载。
因为以前并没有季节。

和那个人一起,度过不同的季节。

“……既然目的达到了,我就先走啦。”

我想要早点回去,所以强制结束了话题。
Joker和面具也丝毫没有受到冒犯的样子,而是笑嘻嘻地(面具没有表情所以看不出来)把我送了出来。

“再见了,爱丽丝。
等你想要改变季节的时候再过来吧。”
“来看下次的马戏哦。”


(马戏吗……)

我四下一望,看到团员们在练习着各种各样的戏法。

有相当大规模的,和非常华丽的技法。
Joker的马戏不论看多少次都觉得很壮丽呢。

每次表演的时候都会更换表演节目和戏法,想法也十分新颖,让人非常开心。
来看马戏的人们都像小孩一样兴高采烈起来。

(但是,比起马戏团来,还有更让人快乐的地方呢)

让我快乐的,对我很重要的地方。

我重要的人所在的地方。
是我的……归处。

并不是这里。

(早点回去吧)





+++





走了没一会儿,我就看到了我居住的地方……红心城。

(虽然我也不讨厌春天)

复活节和赏花都很开心。
在春天茂盛的百花丛中举办的茶会也别有风情,和平时不同。
又灿烂又温暖,让人非常舒服的美好的季节。

但是,也有很多只有在其他的季节才能看到的东西,或者才能做的事情。

(好不容易改了季节,就约他出门吧……)

我想起了在变成四月季以后关系迅速亲密起来的那个人。
他一定会答应我的吧。

就像往常一样。
带着笑容。

“你们两个……
又从那里给我跑出来……”
“咦?
哈哈,真巧呢,陛下。
您在这里干什么呢?”
“啊啊,陛下干什么都无所谓啦。
比起那种事,还是爱丽丝!
爱丽丝你在哪里啊!?”


“啊啊……
难得的花都……”
“花什么的怎么都好啦!
比起那种大团细菌,还是爱丽丝更重要吧!”


我一边走一边想着出去约会该去哪里才好,就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好像三个人(顺便还有国王)碰巧赶到了一起。

(……这场景有点似曾相识呀)

我看着远处的光景苦笑起来。

那两个人正在没有道路的地方开出路来,把花都折了一地。
Vivaldi发怒的样子也和之前一样。


不过,这次好像女王大人更为震怒了。

“……那边那个人。
你去把他们的脑袋砍了。”
“哎!?
这个……”

“啊~终于到达城堡了啊。
这次的旅途真的好长啊。
啊,陛下,我可以喝这个茶吗?可以的吧?”
“爱丽丝!
你在哪儿呀~!?”


下着恐怖命令的女王陛下。
对上司的怒火毫无反应的兔子和骑士。


(……不管变成什么季节,这里都是一成不变地热闹呢)
我无意识地,自然而然地笑了起来。

就算季节更替也不会改变。

有Peter,有Vivaldi,有Ace。(对了,还有国王)
又热闹又温馨……我最重要的地方。

“你不听本王的命令吗?”
“不、不敢。
陛下的命令当然是绝对要执行……”


“既然如此,就马上去把这群蠢货的脑袋砍了!”

士兵在Vivaldi的要挟之下,心惊胆战地走向Ace和Peter。

“嗯?怎么啦?
想要在这里锻炼吗?
可以是可以啦,不过我现在有点累,可能没法手下留情呢。”
“这么多细菌本来就让我很烦躁了,请不要让我更心烦好不好。”
“噫……”

“呜……”

(……虽说危险了一点)
不管时间或者季节如何变幻,这一点好像都是恒久不变的。

“我是叫你赶紧把他们的头砍下来……
……自己被打倒了还有什么用。
啊,烦死人了。”


“哈哈哈,陛下,你是不是有点心烦意乱呀?
压力这么大皮肤会变老,
会长皱纹哦?”

“就算不心烦意乱,她的脸上也已经有很多皱纹了……
这都随便啦,爱丽丝比较重要!
我好不容易努力完成了工作,结果却哪里都找不到爱丽丝……呜。”

Ace一招解决了士兵(不过很稀奇地没有取他性命)后,好像在拐弯抹角地说着风凉话。
而接过话的Peter又从心底发出了悲叹。


Ace爽朗地跟Peter搭起了话。

“她应该是不想见Peter大人,所以出门去了吧?
因为最近Peter大人你变得比平时更纠缠……不,是比平时更粘着爱丽丝嘛。”
“……你可真敢说,你才是太靠近爱丽丝了呢。
可以不要接近我深爱的人吗?
细菌会传染的。”
“Peter大人好过分呀。
我身上才没有什么靠近就会传染的霉菌呢。”


“你自己不就是细菌的大块集合体吗。
啊,脏死了。”
“哈哈哈,跟热爱干净的兔子比起来也许是脏了一点吧……”
“就算不跟我比你也是满身细菌好吗。
太脏了,能不能别靠近我?”
“哈哈哈。
没想到会被动物这么说啊……”


骑士爽朗地笑着,兔子冷冷地恐吓着。
他们两人之间的空气,冰冷得仿佛寒冬一样,危险至极。

“诶!
谁都好,总而言之给我把他们的头给砍了!”
“我说,冷静一点,Vivaldi……”


Vivaldi好像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怒火。
而国王在拼命地努力让愤怒的她冷静下来。


然而,Peter和Ace却毫不介意。
又进入了他们的下一回合。


“啊,要不然,我帮你再也没法靠近我吧?
把你的腿打飞,顺便再在你脑袋上开个洞。”
“哈哈哈,讨厌啦,Peter大人。
就算是我被那样的话也会死掉哦。”

(……听着与其说是有点,不如说实在是太不太平了)

危险得无法形容,又热闹的地方。
在别人看来,应该怎么都不觉得会是适合居住的地方吧。


但是,对我来说,却是住得非常舒适的地方。

忽然,我和处在喧哗中心的那个人视线相对。
我轻轻挥手告诉他我回来啦,他马上露出了大大的笑容。


那是连我看着都会感觉开心的幸福的笑脸。

他把那里一团乱麻的情形全部抛诸脑后,
向我跑过来。

他总是这样直直地跑向我。
不论何时,总是如此。

总是全神贯注,
而且让我感觉有点热热的甜意。






不论何时,直至永远。




正文


“爱丽丝!”

“Peter,我回来啦。”

Peter带着甜蜜的笑容,马上跑到了我身边。
在兔子身后,Ace对上了 Vivaldi。

“爱丽丝!爱丽丝!
你去哪儿啦!?
找不到你,我真的好寂寞,好寂寞……”

Peter总是这样毫不掩饰地向我倾吐他的好感。
他这样不加掩饰虽然让人很安心,但是也让我蛮尴尬的。
(要是能稍微控制一下就好了啊)

“哦。
我去了一下Joker那里。”


Peter听到我的回答,马上换了一副嫌恶的表情。

“Joker吗……”
他的声音里不止是厌恶,还有担忧。


(……也不是不能理解他为什么会这样啦)

我想起了在监狱里发生的事。

我迷路了,Peter为了把我带回去而来找我。
他受了好重的伤。

(虽然也不是Joker干的啦……)

但是用这个世界的说法来讲,是在他的领域发生的事情。
会警惕也是理所当然的。

(……不过,也不仅仅如此吧)

其实我心里很清楚。

Peter不愿意让我去那里的最大的理由。
他担心的事只有一件。

那就是……我。

这并不是我自作多情,而是他根本对我以外的东西毫无反应。
Peter的全身心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我身上。

担心也是,执念也是。
全部都是。

(因为我总迷路呢)

虽然我没有跟谁说过,但是恐怕Peter是知道的吧。

我会闯进去的并不是只有在马戏团的时候。
就算是平时,也时不时会误入里面。

那个冰冷的监狱。
姐姐所在的地方。

Peter全心全意向着我。
而我被监狱吸引着。

感觉好像比起专情的他,我好像做了什么亏心事一样。

“爱丽丝?”

“嗯?
怎么啦?”

Peter担心地打量着我的脸。
他的样子和一个温柔微笑着的人重叠了起来。

那是美丽到让人觉得不可能会犯什么罪的脸。

(尽管如此,为什么)

现在为什么会被关在那个冰冷的监狱里。
而且在监狱里也保持着不变的微笑。

(……是Joker把她关进去的)

接下来重合的是四月季开始后认识的小丑的脸。

穿着小丑衣服的样子和穿着看守衣服的样子。
这两个样子和Peter重叠在一起。

(明明这么漂亮,却会毫不犹豫地对人开枪的兔子)
这种两面性。

与Joker重叠的Peter。
和姐姐也重叠了。

美丽的姐姐也会有两面性吗?

“你不舒服吗?
怎么呆呆的……”
“……没什么啦。”

重叠了。

然而,那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在眨眼之间,幻象就消失了。

(幻象……)

我为什么会看到幻象呢?
为什么Peter会和姐姐……还有Joker的身影重叠在一起呢?

(为什么?)

我不明白。
脑袋空空的,什么都没法思考了。

进入四月季以来,我总是被这种感觉侵袭。

感觉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却又想不起来。

让人心绪不宁。
好像要想起来了又想不起来,很不舒服。

(……怎么感觉,好像很像呢)

这个感觉好像很像我刚刚进入这个世界的时候的那种感觉。

我认为这个世界的一切都是梦境的那个时候。
“这是梦哦。”每次听见梦魔这样低语着,我都会有这种感觉。

是梦或是醒?
是幻还是真?
一切都模糊起来,让人无从分辨。

就很像那种感觉。

(我,就算现在也)

“…………”
“爱丽丝,你真的没事吗?”
“啊,嗯……”

一只手在我眼前晃动着。
Peter的声音和手掌让我晃过神来。

(???)
(怎么回事,好奇怪啊……)


自己也觉得怪异。
不知不觉会想很多。

很多,无聊的……就算想了,也没有任何意义的事情。

这是梦吗?
我眼前只对我专心一意的兔子,是梦境的产物吗?

(……别想了)

我摇摇头,把无聊的思绪赶走。

想了也没用的事情,想也是浪费时间。
比起那种事,还不如用时间去做更加有意义的事。

“说起来,Peter。
你现在有空吗?”

比如说,和白兔去那里转转之类的。

“嗯,有空啊。
为了你的话,多少空我都可以有!”
“你这话,不就是说其实没空吗?”
“不是的!
我有空!闲得不得了!空多得不行了!”

(身为宰相却拼命地在闲着是怎样啊……)

“……是真的有空吧?
没有留下没做完的工作吗?”

“没有了!
因为你好像喜欢工作的兔子,所以我努力把工作做完了!”
“跟我怎么想没关系啦,工作本来就是要好好做的啊……”

我虽然嘴上抱怨着他,嘴角却扬了起来。

(好想笑……)

这无可误解的好感和毫不掩饰的行为。
他总是这样。

“那么,要不要现在出去?”
“!
好的!我很乐意!”

“居然可以和你约会,我好开心!
我真是幸福的兔子!”

Peter满面笑容,看着真的有他所说的那么幸福。
看着他这个样子,连我也感觉幸福起来了。

“这次我想去秋天。
虽然可能远了点儿……”
“不管是近还是远都没关系。
不,还是远的地方比较好!
可以多出门一阵,能和你一起出门的话我……”

“什么?
你们要出门吗?”
“!”

我正和Peter说着话,忽然被人抱住了。

映入眼帘的红色的衣服,还听到爽朗的声音。
想都不用想,是Ace。

“呃!?
可以别突然抱住我吗?”
“不突然的话就可以了吗?”
“当然不行了。”

“~~~~”
我挣扎着想从他的怀抱里逃脱,但是对手可是骑士。
我这点力气根本不够看。


“……可以拿开你的脏手吗,
Ace君?”
咔嚓一声金属的声音。

“她会被你弄脏的。”
“所以就说我身上没有这样就会传染的霉菌啦。
……要是再做些厉害的事情,倒是说不定会传上什么哦?”

“要不然就试试看吧?
看看做出什么厉害的事情才会传染上霉菌呢?”
他在我耳边低语着,让我后背发凉。

不是让人心动的感觉……而是因为恐怖。

(不,不要再激怒他啦……)

Peter视线的温度已经降到了冰点以下。
而Ace还是与往常一样笑容满面。

“不必了。
那种事哪怕想一下……都觉得肮脏。”

气氛越来越冰冷。
怎么冷成这样啊,明明是春天却感觉要冻僵了。

同僚们偶尔会投过担心的视线,但是却没有要帮忙的样子。

(不过,也没办法啦)

对她们来说,Peter和Ace都是上级。
两个上级话不投机的时候,部下是不可能插嘴的。

就算她们想,我也不希望她们来帮我。
没夸张,真的是要命的。

(Vivaldi,救救我——)

在场的不仅有我的同事,还有这个城堡的最高权利者。

她的话,应该可以让这两个人收敛一点。

“嗯?”

她正臭着脸喝着红茶,但注意到了我的视线。

“……Ace。
差不多住手吧。
爱丽丝很不情愿啊。”

智慧的女王大人准确无误地读取了我视线里的信息。
虽然一脸嫌麻烦的样子,但还是制止了Ace。

“诶?
爱丽丝,你很不情愿吗?”
“那是当然的了……
你快点放开我啊。”
“哈哈哈,对不起啦?
让女孩子不情愿,我真给骑士丢脸呢。”

Ace笑着松开了我。
然后,马上又被Peter抱住了。

“其他人爱怎么样怎么样,但是你居然让她不舒服,简直罪该万死。
现在就请你马上死掉吧。”

“你又在说什么啊……”

我按住了Peter握着枪的手。
就算习惯了,也不想让他在离我这么近的地方开枪。

“那种事都无所谓啦,早点出门去吧?”

发自内心。

我想早点和Peter出门。

只有两个人,一起看各种风景。
想要像Peter曾经说的一样,享受四月季。

想要创造更多季节的回忆。
和Peter一起的回忆。

“……嗯,是啊。
对不起,爱丽丝。
我居然会认真回应Ace君那种人,真是太蠢了。”
“没关系啦。
那么。就不要管Ace那种人,出去玩吧?”
“怎么回事……你们两个都好过分啊。
啊哈哈哈哈哈。”

我无视了骑士开朗的笑声继续说下去。

“我让Joker把季节变成秋天了。
我们还没怎么在秋天出去过吧?
所以……”

“秋天?
秋天的话,有个很棒的约会地点哦。”

然而,就算被无视了,Ace也硬是要插进话来。
一派开朗,自然而然地插进我们的对话中。

“是个红叶很美的地方呢。
要爬上去可能会有点费劲儿,但是景色可是异常惊艳呢。”
“是吗……”
“是哦!视线所及一片鲜红,实在很美呢。
真的是很漂亮的地方,你们去看看吧。”


(红叶吗……)

我想起以前在Peter带我去的那家店的院子里也见到了红叶。
虽然非常美丽……但是那是被修剪过的,人为加工过的美丽。

而Ace推荐的那个地方大概正好相反,
应该是个可以观赏到未经人工雕琢过的美的地方吧。


(……可能还不错)

“既然你这么推荐的话,我们就去那里吧。
好吗,Peter?”

“如果你觉得好的话,我是没什么问题的!
……就算是Ace君这种人介绍的地方也好。”
“这种人,那种人的……
好过分啊,亏我还给你们介绍呢。”

“那么,就出发吧。”

我向推荐出行地的Ace表示了感谢,准备出发。

“啊。
那个地方是个不为人知的好地方,一般也没什么人去的。
所以,不管做什么应该都没有问题哦?
不会有人来打扰的。”

身后的Ace所说的最后这句话,我就人为屏蔽掉了。

(介绍地点就好好地介绍地点好啦。
这个×××骑士!)





+++





我和Peter漫步在秋天的领土上。

“嗯,应该是照着这条路一直走下去就行了吧……?”
“是啊。
我想,大概是吧。”

我一边回忆着Ace的说明,一边走着。
穿过这条路就有石头台阶,走上去就能到达目的地……照理说是这样。

(……毕竟那是Ace啊)

即使说他的特长就是迷路也毫不为过。
就算他本人是想要认认真真地告诉你正确的路线,弄错的可能性也相当地高。

“那边正好有家店,要不去问问店里的人吧?”
“真没办法啊。
本来跟无颜者说话都感觉会被传染上细菌……
但是难得跟你出来约会,要是找不到路就麻烦了……”
“说个话而已,不会传染细菌啦……”

“反正也要去问路,要不要喝杯茶休息一下?
正好我也有点累了……”

“!
爱丽丝,对不起!
我没有注意到你已经累了……
啊,我真是不懂体贴的兔子啊!”
“不要道歉啦,我们进店里去吧。”
“可是……”
“好啦,快点。”

我拉住忽然慌乱起来的兔子,向着看好的店铺走去。

“爱丽丝,你饿不饿呀?
反正也不着急……
要不要吃点什么,别光是喝茶吧?”
“也是啊……
那就听你的,点个蛋糕吧。”

我看着门边立着的“秋季蛋糕节”的牌子回答道。

店里并不是很宽敞。
座位在稍微靠里面的地方,进门就是收银台和玻璃展柜。

(咦……?)

玻璃柜里摆着很多像玩具一样可爱的蛋糕。
正常情况下,柜子前围观的应该是压倒性多数的女性才对。

但是不知为何,这家店却与众不同。
柜子前面站着的都是男性,简直把柜子整个都挡起来了……

(这群人是怎么回事啊……)

在一家色彩缤纷的可爱咖啡店里。
有一群格格不入的西装团队。

说实话,看着都觉得不舒服。

(不,不过,也有喜欢甜食的男人……
我也不是有什么意见啦……)

但是,还是很异常。

“嗯……
果然,现在还是该买蒙布朗吗?
不过,要是只选一个的话千层饼也让人难以割舍啊……”

(嗯?)

(这个声音是……)

“哪个都好,只要选您喜欢的就可以了吧……
早点买了回去吧,梦魔大人。”
“本来和帽子屋的谈判就拖久了……
得早点回去才行……”

“不要那么催我。
马上就能决定好了。”
“从刚才起您就一直这么说,但是到现在不是都还没定下来吗?”
“就是啊。
请早点决定吧。
想吃的话全买下来也没关系啊……”

“那可不行。
要是买了吃不了的话,不就太浪费了吗?
而且这样为了选择烦恼也很有趣吧?”
“选择喜欢的东西是种乐趣,这我可以理解,但是您烦恼过头了啦。”
“才没有那种事。
我……嗯?”

声音突然消失了,西服的队伍一分为二。

“啊,果然是你呀。”
“好久不见了,爱丽丝。”

“梦魔和Grey……”
还有,他们的部下们。

原来是住在四叶草塔的朋友们啊。

“你们为什么会在秋天的领地呢?”
“我们有工作去帽子屋他们那里……”
“现在正要回去了。
也好久没出来了,所以想买个蛋糕再回去啦。”
“这样啊……”

好久没有出来=买个蛋糕再回去。
显而易见是有人撒娇了,暂且就先不吐槽他吧。

比起这个,我更在意的是别的事情。

(梦魔为了工作外出,还真是少见呢)

因为他不仅虚弱还是个家里蹲,所以梦魔甚少离开塔。
还真是好久没有在梦中和塔里以外的地方见到他了。

“有工作的话我也会外出的啦。
而且我现在身体也没有不适。”

(又来了……
不要读别人的心啦)

可以看透人心的梦魔,一直都随意地读取着我的思绪。
偶尔也会有觉得这个能力方便的时候……但是大部分时候还是挺让人不快的。

“这几个时间带我都没有吐过血呢。
很厉害吧?”
“是呀好厉害。
真的好厉害哦。”

“您身体情况这么好,与其说厉害不如说太稀奇了。
……所以,还请您早点回去,尽早开始工作。”

(你既然能读别人的心声,就好好体谅一下有的人已经急不可待了好吧)

他好像很想早点把梦魔带回塔里。
因为我也深知梦魔平时病恹恹的样子和对工作推三阻四的态度,所以很能理解Grey的感受。

(谁让他本来就对工作深恶痛绝,动不动就丢下工作跑掉,还时不时身体不适昏睡过去。
因此工作一直都是堆积如山……)

我想起以前去过的勤务室,
沉重的桌子上堆着文件的高山。

“所以说,再稍等一下。
我马上就选好……”
“您这么说都说了两个时间带了哦。”

“两、两个时间带……?”

(你是小孩吗……)
只不过是选个蛋糕,居然要花那么多时间,根本就是个小孩子。

“哼。
我可不是小孩子!”
“不是小孩子的话,就赶紧定下来然后回去工作啦。
不要给你的部下们添麻烦。”
“我才没有给他们添麻烦!”
“这还不算添麻烦吗……”

“……你是不是小孩都无所谓啦。”

在我和梦魔的低级别拌嘴中*喵喵喵*的是Peter。
他的声音和眼神都带着凉意,向梦魔投去。

“比起那种事情,可以把路让开吗?
很碍事。”
“嗯?怎么了,白兔子。
你也要买蛋糕吗?”
“嗯,是的。
但是不是我吃,是她吃的。”

这家店好像是先结账后用餐的类型。
选好食物并不会送到桌子上,而是在收银台取的。

(确实……挡路呢)

想点菜但是没法看到菜单。
我想要点蛋糕,但是把柜子前面围得水泄不通的团队……简直是相当碍事的障碍物了。

“嚯嚯……
原来如此,你们在约会吗?”
“!”

梦魔的话让我心脏漏跳了一拍。

(你又随意读取……)

读取了别人的心思。
不过这次好像读得不是我,而是Peter的心。

“是的,没错。
我们现在正在约会。
你很羡慕吗?”

但是被读取的人倒是相当平静。
不光平静,怎么还炫耀起来了。

“没有,也没有很羡慕啦……
比起那个,白兔子,你……”
“我怎么了?”
“你的脑袋里还真跟你的滞留地一样啊。
鲜花盛开什么的……”

梦魔苦笑着嘀咕道,虽然他读的并不是我的内心,我却脸红了起来。

(鲜花盛开是……Peter,你在想什么啊……)

不知怎么好像大概能想到的感觉还挺讨厌的。

“…………喂。
你再控制点啊。
怎么能光明正大地想那种东西……”

(那种东西是什么东西……)

“我说让你住手啊……呜。
你……你一边说讨厌肮脏的事情,一边想着那种东西……”

(所以,到底是什么东西……)

感觉上好像Peter的脑袋里正想着什么不太好的东西。
梦魔的脸一会儿红一会儿白,真是异常热闹。

“梦、梦魔大人?
您没事吗?”
“我有事,我太有事了……”

“白兔子,你给我差不多控制点!
至少把思考封闭起来,别让我听到!”
“你在说什么啊?
我完全不明白。
……到底要让我做什么?”
“在这么明亮的时间带,你怎么能想那种东西呢,那种……”

“我在想的当然只是之后的事情了。
除了这个还有什么别的吗?”
“之后倒确实是之后了……噗。
哇!”
“梦魔大人!?”

梦魔血流如注。
……不过不是平时那种吐血,而是喷鼻血。

“……你到底在想什么呀?”

那种反应简直像恶俗小说里的桥段一样,我忍不住探寻地剜了Peter一眼。
你是在想什么下流情节,让人听了直流鼻血?

“我没有想什么奇怪的事情啊。
只是想着之后的安排……
是对方想太多了而已。”

白兔子微微一笑,如此回答。

“梦魔大人,请振作一点!”
“唔……
被兔子的狂热烧得不舒服了……”
“明明难得身体这么好……
果然当时不该让您来蛋糕店,该直接把您拖回去就好了……”

“我,我要买了蛋糕再回去。
不买蛋糕的话,我就不工作了……噗。”
“好好好好,我明白了。
买蛋糕就买蛋糕,请您把鼻子好好捂住!”

我在被困流血事件(?)的四叶草塔主从身边开始选蛋糕了。

虽然对Grey有些歉意,但是更多还是觉得是梦魔“自作自受”罢了。
谁让你随便读别人的心,这下吃苦头了吧。

(希望他可以稍微长点记性)

“请给我蒙布朗和红茶。”
“我明白了。”

我一边这么想着,一边向店员点了单。



+++


“红茶和蛋糕都好美味呀。”
“那就太好了。”

我们在店内稍作休憩,继续踏上了前往目的地的旅程。

(虽然在预料之中,不过Ace所告知的路果然是错误的……)
拜他所赐我们绕了个大远。

(不过,也拜他所赐,我们才会路过这里吧,所以也挺好的呢)

我们现在穿过的地方是秋季领土中规划万圣节的地区。
街边的树木和店面都被万圣节独特的元素装饰着。

“那个南瓜灯的表情好奇怪。”
“真的呢。
简直和Ace君的脸一个样,”
“呃,我倒是不觉得像Ace……”

不光是装饰,店里还有万圣节商品出售。
我看到那种店就忍不住看几眼。

“那个蝙蝠的娃娃好可爱呢。”
“是吗?
比起那个,我觉得你更可爱呢。”
“……拿它跟我比不是有点奇怪吗?”

我伸手拿下摆在架子上的玩偶。
做成蝙蝠形状的玩偶,不光是可爱,摸起来也很舒服。

(软绵绵的……)

我摸着黑色的玩偶。
软绵绵,毛茸茸。

(……感觉好像兔子形态的Peter)

虽然颜色正好相反,但是手感很像。
兔子模样的Peter也是这么软软的……像是娃娃一样。

“…………”
“爱丽丝?
你那么喜欢这个玩具吗?”
“!”

“呃,啊,没,
不是那样啦……”
“是这样吗?
我看你一直抱在怀里不松手,还以为你很喜欢呢……”

“如果你喜欢的话,一定要直接说哦?
我可以买来送给你。”
“……嗯,谢谢你。”

我不置可否地对Peter笑了笑。
这个蝙蝠的玩偶确实很可爱,但是抱着它想到的却是别的事情。

“爱丽丝?”

在我目不转睛的注视下,Peter歪着头看着我。

(好漂亮的脸……)
即使一脸不明所以的表情,也这么好看。

(周围的人又都看过来了)

和我们一起买巧克力的时候一样,
Peter总是会吸引人们……女性们的视线。

他被我以外的人注视着。
这让我有些懊悔,又有点不满。

(要是Peter是玩偶就好了)

我产生了和以前相同的想法。

要是Peter像玩偶一样可以买到就好了。

这样的话,就可以独占他了。
我可以把他藏起来,让别人谁也看不到。

但是,实际上Peter并不是玩偶,那种事情也不可能。

(……不过现在还挺有一种冲动,想要他变成我一个人的东西呢)

只对我倾诉心声的兔子,根本不会对我以外的人和物多看一眼。
他总是低语着,说自己是只属于我的东西。

就算我因为什么没什么大不了是小事变得不安,他也不会责备我,而是宠爱地安慰我让我放心。

即使如此,我的不安却没有烟消云散。
总是因为相同的事情翻来覆去地烦恼,还时不时因为新的事情变得不安。

虽然我也对自己这点很无奈,但是却改正不了。
束手无策。
而且,不光是感到不安。

(……姐姐)

我没法像Peter一样眼里只有对方。
也没法断言除了他我别无所求。

我的心还留在原来的世界。
我忘不了姐姐。

虽然我知道会让Peter伤心,却无法控制自己不去监狱。

(完全做不到像Peter那样)

我没法像他一样坦诚相对。
无法回报他的一片真心。

(我……)

“啊,是大姐姐!”
“大姐姐~!”
“!!?”

低落的情绪并没有持续太久。
就被忽然闯入的人搅乱了思维。

“好,好疼~……”

有什么东西猛地撞到了腰上。

“晚上好,大姐姐!”
“大姐姐,晚上好。”
“Dee,Dum……”

是我熟悉的孩子们。

“你们也晚上好。
……好厉害的衣服哦?”

双胞胎穿着很符合万圣节风格的打扮。
是相当真实的怪物装。

(也不用特意涂上血什么的吧……
这血,是涂上去的吧……?
不是真的血吧?)

但是这两个人的话,我也不敢保证到底是不是。

“因为是万圣节呀。
所以我们也化妆啦!”
“好看吗?
帅不帅呀?”
“很好看呢。”

至于帅不帅,我就保留意见吧。
再说了,扮成怪物还要追求帅气是不是有点不太对劲。

“呵呵,谢谢啦,大姐姐。”
“大姐姐还是这么可爱呢。”
“谢谢你们的夸奖哦……”

“那么,来做吧兄弟。”
“是呀,兄弟。”
“???”

(来做,是说做什么?)

“Trick or treat!”
“不给糖果就捣乱!”

(啊,原来如此……)

听到万圣节的标志台词,我忍不住笑了起来。
他们这样天真无邪的感觉就很像小孩子了。

“所以,给我们糖果吧,大姐姐。”
“啊,不给也可以哦?
如果是大姐姐的话,比起要糖果,我更想捣乱呢!”
“嗯嗯,就是说啊。
大姐姐的话,比起糖果还是想要捣乱呢!”

……撤回前言。
这两个人怎么看都是小孩子,却满身邪气。

“嗯,稍等一下哦。
我给你们糖。”
“诶——”
“诶——”
“那么失望地诶什么诶啊……”

我一边跟他们说着,一边掏着口袋。
一定能在哪里找到一块糖还是什么的……

(………………没有)

掏遍了衣服上所有的口袋,我找了又找……还是什么都没有。

(咦,咦——……)

冷汗流到了我脸侧。

双胞胎好像看出了我身上没有糖,表情一下子变了。
双眼闪闪发光,期待着我告诉他们“没有糖”。

“……你们,”
“怎么了?”
“什么什么?”
“…………因为没有糖,所以请恶作剧吧。”

(呜呜呜……)

双胞胎在我的一言之下整个表情都亮了起来。
简直是开心得不得了的表情。

“兄弟,我们可以对大姐姐恶作剧啦。”
“我们要做什么呢,兄弟?
要是普通的恶作剧,就太没意思了吧?”
“如果可以的话还是拜托来普通的吧……”

当然,我的话他们是根本听不进去的。

两个人小声地交头接耳了一阵,然后露出了可爱的笑容。
然后。

“呀啊!”

“呵呵呵。”
“恶作剧~”

我被紧紧地抱住了。

“你,你们两个……”
“你不能乱动哦,大姐姐。”
“对呀。
我们的恶作剧还没结束呢。”

他们一边这么说着一边凑过脸来。
双颊感到了温暖的碰触。

“呃!?”
“!!!”
“!!!”

我被两个人亲到的瞬间,忽然被人用力拉住了手腕。

“……我一时没出声,你们就得寸进尺。”

反应过来的时候,我已经落入了Peter的怀抱。

“Peter?”
“爱丽丝,你没事吗?
对不起,我应该早点救你出来就好了。”

他用手绢用力地擦着我被双胞胎亲到的地方。
手指带着力道,擦得我有点疼。

“不过是只兔子,不要打扰我们好不好?”
“我们还在对大姐姐恶作剧呢。”
“这叫什么恶作剧?
太肮脏了。”

Peter继续擦拭着我脸颊,一边瞪着双胞胎。

“可以碰触她的只有我。
你们这些脏兮兮的臭小子,请不要碰她。”
“我们才没有脏兮兮的呢。”
“就是说啊。
比起兔子我们可干净多了呢。”
“退一万步,就算比我更干净,我也不希望你们碰她。”

“她是我心爱的人。
不是你们这种小孩能随便想摸就摸的。”

空气中火花四溅。
两人一兔之间的空气是如此紧张危险,让我仿佛看到了这样的幻象。

(不,不要在大街上吵架了啦……!?)

虽然在哪里都不希望他们吵架,但是在大马路上吵起来……而且还是跟其他势力的人起冲突,波及周围的可能性很高。
那可不是个好的情况。

“喂,我说,小崽子们!
你们在那种地方干什么呢!”
“!”
“!!!”

正在紧张的空气即将一触即发的时候。
忽然从远处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糟糕了,是笨蛋兔子。”
“快逃吧,兄弟。”

那个声音是住在帽子屋宅邸里的兔子先生。
孩子们厌恶地皱起脸,慌里慌张地跑掉了。

“城堡的宰相大人,给我们记住了哦!”
“你打扰我们对大姐姐恶作剧,我们早晚要跟你算这笔账啦!”

他们最后丢下这样的台词,就消失在人群里了。

“你们两个混蛋,给我站住!
不是早就告诉你们,这次不是来玩是工作的吗!”
“我们才不知道呢!”
“笨蛋兔子,是不是你忘记告诉我们了啊!”
“我才不是兔子!
而且我也没忘了跟你们说明!”

“我是让包含你们俩在内的全体手下集合在一起说明的!
其他人可是都听清楚了!”
“那,可能是我们俩一不小心睡着了吧。”
“不管睡没睡着,反正不知道就是不知道。”
“这两个混·蛋……!!!”

远远的地方传来危险的响动。
应该是我现在已经完全听惯了的枪声……

“……怎么好像感觉很累呢。”
“!?
爱丽丝,你没事吗?
要不要在到哪儿去休息一下?”

我无力地呻吟了一下,身边的白兔子就马上大惊小怪地担心起来。
他会担心我我是很高兴啦。

(差不多有一半都是因为你才这么累的啊……)

爱捣乱的小孩和不成熟的兔子都让人心累。





+++





“好厉害啊……”

我发出感慨的叹息。

登上坡道,爬上陡峭的阶梯,就到了Ace所说的地方。

“虽然在爬阶梯的时候就已经很厉害了……”

居高临下看到的是一片广阔的红色。
和心之城的红色或者鲜血的红色都不一样,是非常鲜艳的颜色。

是秋季的颜色。

“好漂亮啊……”

鲜艳的红叶。
红叶中隐隐浮现的一条小路。
如此美景让人不知不觉就看入迷了。

“嗯,是很美。”

很罕见,Peter也直率地表示赞同。
这景色确实美得让人心服口服了。

“辛苦爬到这里也值得了啊。”
“说得是呢。”
“啊,那边也有两侧有红叶的路呢。
要不要去看看?”
“好的,走吧。”

我们眺望了一会儿眼前的光景,继续上路了。
深处有一条两侧被红叶点缀的道路,缓缓地蔓延出来。

走到那边之后,眼前的光景与刚才爬上来时看到的又一变。

(好多落叶啊……)

我们刚才爬上来的路上一片落叶也没有。
大概是因为攀爬的途中好几次遇到的大风的缘故吧。

和刚才的地方不同,这里的道路铺满了落叶。
无数鲜艳的红叶把道路都淹没了。

“这里也好美啊。
一片鲜红色……”

(啊……)

正在这时,时间带发生了变化。
从白昼变成了黄昏。

(好红啊……)

本来路上就已经满目红色,现在更是染上了燃烧一样的鲜红。
天空,树木,道路,一切都是。

(……怎么回事)

这光景实在是很美丽。

和Peter带我去过的店面不同的美景。
是完全没有经过人工雕饰的,美丽的自然。

(感觉有点恐怖)

虽然实在是非常美丽……但是好像美到了可怕的地步。
简直有种身处血海之中但感觉。

(血……)

我猛地想起来。

之前在马戏团的事情。
白兔受了重伤,流出鲜血的那次。

“……?
爱丽丝?”

Peter站在我身边,我握住了他的手。

那个时候,我才真切地感受到了。
在这个世界,分别是如此简单的事情。

我发现,可能忽然就会再也见不到这只心爱的兔子了。

(我不要那样)

“爱丽丝,你怎么了?
感觉不舒服吗?”
“……没有不舒服。”

我不想再也见不到Peter。
一想就觉得害怕。

希望他呆在我身边。
希望他永远待在我可以奔向他的距离。

“???”
“爱丽丝?”

一阵冲动支配了我,我不由得抱住了Peter。
头顶传来白兔子不明所以的声音。

“Peter。”
“我在,怎么了吗?”

我一呼唤他的姓名,他就会马上回应。
希望他永远都留在这个位置。
这是不是不应该奢望的事情呢。

我如果这样希望的话,这只白兔会不会满足我的心愿呢?

(……我并没有自作多情吧)

如果是以前的我,大概会觉得自己太自作多情了,然后陷入自我厌恶吧。
但是,只有针对Peter,我可以说自己不是自作多情。

不如说认为自己是自作多情对他比较伤人吧。

“Peter。”
“爱丽丝,怎么了?”

Peter的手抚摸着我的头发。
带着宠爱和温柔的动作。
但是,除此以外就再也没有别的感觉了。

这样反而让我更加焦躁。

“!?”
“…………”
“嗯……”
“……唔。”

“爱丽丝,你到底怎么了呀?”
“怎么也没有啊。”
“那么,为什么……”

我堵住了那个因为困惑而动摇的声音。
就像有时Peter会对我做的那样,用亲吻抵消了他的话语。

“Peter……”

(最喜欢你了)

我不会说出来的。
而是直接以行动表示。

用双唇相交的方式。

“嗯唔……”
“……嗯。”
“……哈啊……”

Peter最初有点困惑,但是双唇几次相接后,他又找回了往日的节奏。
我们亲吻了好几次,是让嘴唇都要融化的热烈的亲吻。

“爱丽丝……”
“嗯。”

Peter用手臂紧紧抱住了我。
不止如此,还有冰凉的空气偷偷溜进了我的衣服下面。

“……唔。”
“爱丽丝,爱丽丝……”
“啊……”

身体越来越烫,跟冰冷的空气正相反。

Peter的手在我身上探索着。
小心翼翼,又放肆非常。

“唔……”

身体深处被开发,隐秘被知悉,热量逐级攀升。
他碰到的地方,都像要被烧伤一样滚烫。

(留在我身边)
(再近一点,永远别离开)

明明已经到了近无可近的地步,我却还在这样想。

不管多近都觉得不够。
不管在一起待多久也一样。

“……啊!
Peter……”

冲击和疼痛。
瞬间把我的不安和其他什么思绪都淹没了。

“爱丽丝……”

Peter像是安抚我的疼痛……和不安一样,频频在我身上落下亲吻。

真是奇怪,仅仅是这样的行为,却让我的不安渐渐淡了。
虽然没法完全消失,但是却可以淡到不被我注意到。

“爱丽丝,我最喜欢你了。
我深爱的人。”

最后一吻停在胸口,白兔子喃喃低语。

我们保持着这样的姿势抱在一起,
很紧很紧。

“爱丽丝,我喜欢你。
最喜欢你了。
好爱你。”

白兔子把脸埋在我胸口,继续倾吐着爱语。

“因为我爱着你……请别……”

(什么?
你说什么?)

轻轻的耳语消失在风声里,听不到了。





▲▲▲FIN.▲▲

其他会员正在看的帖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register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联系 翼梦管理员|联系 舞城管理员|☆翼の夢★舞の城☆聯盟 ( 苏ICP备13061143号 ) | 繁體中文化      

苏公网安备 32011302320404号

GMT+8, 2019-7-19 09:25 , Processed in 0.526151 second(s), 28 queries , Gzip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立刻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