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register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直接登录论坛

查看: 57|回复: 0

[〖其他〗] 【偶像梦幻祭】【宗みか】 風の声に身を任せ

[复制链接]   [短链接] http://otome.cn/?813489   [阅读权限=0]
发表于 5 天前 |阅读模式
WjZVSEc=E6KW8E
【宗みか】 風の声に身を任せ
[j]E6KW8E OS91WN[/j]
[j]E6KW8E OS91WR[/j]
[j]E6KW8E OS91VC[/j][j]E6KW8E OS91WN[/j]

[j]E6KW8E OS91VS[/j]
[j]E6KW8E OS91WG[/j]*
[j]E6KW8E OS91VC[/j]
[j]E6KW8E OS91WF[/j]人偶的身上连着七根提线。
[j]E6KW8E OS91WB[/j][j]E6KW8E OS91VB[/j]
头顶,脖颈,左腕,右腕,后腰,左膝,右膝。
[j]E6KW8E OS91WE[/j][j]E6KW8E OS91WI[/j]
“有点少了呀,先生。”美伽转动着自己的左手手腕,又扭了扭腰,“手指怎么办?可以随便动吗?脚呢?一步要踏出多远才能算好——啊,还有手肘!要不要抬高——”
[j]E6KW8E OS91WN[/j]
[j]E6KW8E OS91WD[/j]“住嘴。”宗干净利落地打断他,“只有不高明的人偶师,才会在自己的人偶身上无视巨细地胡乱缠线。七根——对于在这里的人偶而言,已经非常多了,毕竟,他们可是出自于我的手里!”
[j]E6KW8E OS91WE[/j]
[j]E6KW8E OS91W8[/j]“哦哦~所以玛朵姐能算是先生的最高杰作了吗?她的身上都没有线!”
[j]E6KW8E OS91VP[/j]
[j]E6KW8E OS91WM[/j]“不!我说了多少次,别把玛朵莫塞尔与我其余的人偶相提并论。她是特别的。”宗斥责,随即皱起眉,“若真要说,仁兔倒能算是我迄今为止最完美的作品了。美丽、纯洁、可爱,通晓我的任何心意,按照我的指示行动……啊,仁兔,完美的仁兔……”
[j]E6KW8E OS91VC[/j]
[j]E6KW8E OS91VS[/j]“嗯……成鸣哥的身上有线吗?”美伽偏头。他悄悄伸出手去,触碰面前人偶如瓷般光滑洁白的肌肤。这是先生的最新作品,他还没有来得及为它穿上衣服、制作头发,而就算是这样一个素体,这样一个“有七根那么多的”提线连接着的人偶,先生平时也不愿意让我碰上一碰的……
[j]E6KW8E OS91VD[/j]
[j]E6KW8E OS91W4[/j]“影片!”
[j]E6KW8E OS91VR[/j]
[j]E6KW8E OS91WC[/j]啊,果然。被骂了呀。美伽一下缩回手,畏畏缩缩地将自己团成一团。
[j]E6KW8E OS91WJ[/j][j]E6KW8E OS91VK[/j]
“你站在这里也只会碍我的事,出去!没有用的小东西。外面有我新准备的布料,把它稍作整理这种事,你应该还是做得来吧?”[j]E6KW8E OS91VB[/j]
[j]E6KW8E OS91VZ[/j]
好,好~先生有事就叫我吧,我就在门外呀。这么说着,无视宗发出的哼声,美伽蹦跳着走出房子去,顺便为宗带上了工作坊的门。
[j]E6KW8E OS91W2[/j]
[j]E6KW8E OS91WA[/j]与屋内昏暗的光线相反,刺眼的阳光一瞬间充满了美伽的视野。他眯起双瞳,瞬间产生了转身逃回去的冲动。但是不行,先生让我出来,我就应该呆在外面。即使要直面最讨厌的光和热,我也不能后退![j]E6KW8E OS91VU[/j]

[j]E6KW8E OS91WO[/j]拖着卷成一卷的布料,美伽找了一个阴凉的屋檐底坐下,哼着歌,开始了自己一天的工作。[j]E6KW8E OS91VI[/j]
[j]E6KW8E OS91VZ[/j]
*
[j]E6KW8E OS91VE[/j][j]E6KW8E OS91W1[/j]
手腕上的线带动着手臂吱呀作响。
[j]E6KW8E OS91VF[/j]
[j]E6KW8E OS91W6[/j]美伽从不怀疑,先生就是这个世界上最棒的手艺人和最优秀的人偶师。
[j]E6KW8E OS91VR[/j]
[j]E6KW8E OS91W8[/j]“玛朵姐,玛朵姐,你说先生出门做些什么去了啊。”美伽蹑手蹑脚地溜进内室,扒在桌沿上小声向玻璃罩子里的女性人偶搭话。宗在室内的时候向来是点着灯进行作业,离开时则会拉开厚重窗帘的一部分,放些许阳光进来。这时候那一息冬日的暖芒恰好照在女性顺滑无比的卷发与精致繁复的裙摆上,而美伽直觉这个时候的她——人偶玛朵莫塞尔的心情是愉快的。
[j]E6KW8E OS91VV[/j][j]E6KW8E OS91VU[/j]
“嗯?你说你也不知道先生去做什么……啊……我还以为先生不愿意告诉我,但好歹愿意告诉玛朵姐的。”美伽耷拉下肩膀,有些失落,“要不——我们来猜猜他去哪了吧?”[j]E6KW8E OS91WN[/j]
[j]E6KW8E OS91VM[/j]
“……”
[j]E6KW8E OS91VF[/j][j]E6KW8E OS91VA[/j]
“肯定不是镇中心,先生讨厌人多的地方。况且镇子里最近好像又在办什么奇怪的祭祀,他恨铁器的味道。”
[j]E6KW8E OS91VI[/j][j]E6KW8E OS91VZ[/j]
“……”[j]E6KW8E OS91VL[/j]
[j]E6KW8E OS91W4[/j]
“应该也不是去拜访朋友了,我不记得有什么熟悉的人最近前来并且住下……先生选择这个镇子,完全是因为这边时常可以买到稀有的布料……但是他在镇上没有朋友,我知道的,完全没有。”
[j]E6KW8E OS91VV[/j][j]E6KW8E OS91WJ[/j]
“……”
[j]E6KW8E OS91WI[/j]
[j]E6KW8E OS91VM[/j]经过一番漫长而无果的独角讨论,美伽止住了话头。他将下巴搁在桌角,用手捻着有些长的刘海:“玛朵姐,你不能这么说先生,他其实很温柔……瞧瞧你身上的这条新裙子,那天先生在房间里发了一整天的呆,然后突然跳起来,我以为他怎么了,结果原来是有了新灵感……所以你看,先生的新灵感都在你的身上,这是他一针一线给你缝的呢……
[j]E6KW8E OS91VS[/j]
[j]E6KW8E OS91WC[/j]“要是他能更注意自己的身体就好了……让他吃饭他总也不吃,忙起来就工作一整天,我太没用,只能打打下手,帮不上他什么忙,虽然比起成鸣哥走的时候,他现在已经好很多了——啊!”[j]E6KW8E OS91VP[/j]

[j]E6KW8E OS91WB[/j]美伽一下站起身,在屋里团团转。
[j]E6KW8E OS91W5[/j][j]E6KW8E OS91WD[/j]
“先生难道是去找成鸣哥了?很有可能,前几天买到的布料特别好看,他是不是又有了新想法?大概还是想找到成鸣哥,然后为他量体剪裁吧……唉,成鸣哥真的很美。”
[j]E6KW8E OS91VC[/j]
[j]E6KW8E OS91WB[/j]美伽知道仁兔成鸣是宗一手教育出来的、负责实现他完美灵感的人偶——宗所具有的独特美学与设计天份,通过他亲手制作的服饰来到世间,然后由仁兔穿上并完成。在宗离家时仁兔也跟着离开了,随宗一起搬来这个镇子上,然后捡到美伽,三人一起度过了一段不算短的时间。
[j]E6KW8E OS91VH[/j]
[j]E6KW8E OS91VY[/j]后来——后来,就只剩下先生和自己了。
[j]E6KW8E OS91W1[/j]
[j]E6KW8E OS91WV[/j]“先生是不是不要我了?也不要这里的人偶们了,他认为果然还是需要成鸣哥那样的——不,可是玛朵姐还在家,他就算一走了之,至少也应该带上玛朵姐……啊,如果我把玛朵姐藏起来,这样先生回来的时候就会因为找玛朵姐而被我发现,然后带上我一起走……
[j]E6KW8E OS91VH[/j]
[j]E6KW8E OS91WE[/j]“玛朵姐!抱歉,我要把你拿起来一小会儿……你不会生气的,对吗?”
[j]E6KW8E OS91WC[/j][j]E6KW8E OS91WH[/j]
他说得实在忘我,浑然不觉身后的门已经被推开,直到门外的光照到面前人偶的身上,他才意识到什么似地猛然回头。
[j]E6KW8E OS91VP[/j]
[j]E6KW8E OS91VA[/j]“你又在叽叽喳喳地说些什么无聊的事情?”
[j]E6KW8E OS91VK[/j]
[j]E6KW8E OS91WM[/j]“啊,先生!”美伽欢快地站起身。宗抖抖帽上的浮雪,将围巾取下挂在钩上,皱着眉按住了扑过来想为他脱下大衣的手臂。
[j]E6KW8E OS91VF[/j]
[j]E6KW8E OS91VJ[/j]“影片,我告诉过你无数次了,无数次——不要随便跟玛朵莫塞尔搭话!”
[j]E6KW8E OS91W3[/j]
[j]E6KW8E OS91VD[/j]“诶嘿嘿,可是玛朵姐喜欢我。天气那么冷,我只能在屋里呆着,先生又不在,我好无聊呀。”
[j]E6KW8E OS91VH[/j][j]E6KW8E OS91WM[/j]
“哼。”
[j]E6KW8E OS91W6[/j]
[j]E6KW8E OS91WQ[/j]美伽喜欢宗微微扬起唇角并发出哼声的时候,这代表着他今天心情不错。他看着宗走向玛朵莫塞尔,借着阳光欣赏自己前段时间完成的美丽杰作。
[j]E6KW8E OS91WH[/j]
[j]E6KW8E OS91VF[/j]这时的宗全身上下充满着愉悦与自信,他拥有着神赐予的天份——他知道,他确信,自己是当下最强的支配者,不容置喙的王。一切愚昧与丑陋的毁灭者,一切智识与高尚的操纵者——美伽喜欢这个时候的宗。
[j]E6KW8E OS91WY[/j]
[j]E6KW8E OS91VE[/j]或者说,他喜欢宗的任何时候,任何时候的宗。
[j]E6KW8E OS91WA[/j]
[j]E6KW8E OS91VB[/j]要是没有先生,他大概就会死掉了,不是死在现在的这儿,就是死在曾经的那儿。他的先生在他的心里是至高无上的。
[j]E6KW8E OS91W0[/j][j]E6KW8E OS91VR[/j]
美伽毫无顾忌地将这番狂言宣之于口,不出意外又得到了宗的冷哼。[j]E6KW8E OS91VS[/j]

[j]E6KW8E OS91VQ[/j]“头脑空空笨蛋如你,怎么会死得那么早呢?就算当时我没有大发慈悲将你带走,你肯定也能在哪儿找些什么办法活下来的。”
[j]E6KW8E OS91VT[/j]
[j]E6KW8E OS91W3[/j]“嗯啊~可是,那时候我已经三天没有吃东西了,都看见地狱了……出现在我面前的先生,就像来接我的天使一样……”
[j]E6KW8E OS91VI[/j]
[j]E6KW8E OS91WV[/j]“少说废话,首先你这家伙不可能会被天使接进天堂,其次——告诉我,你昨天吃饭了吗?那么现在的你,好好活着吗?”
[j]E6KW8E OS91WI[/j][j]E6KW8E OS91WM[/j]
“嗯啊?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总感觉莫名其妙被先生骂了一样……?”
[j]E6KW8E OS91VX[/j][j]E6KW8E OS91VP[/j]
宗简直不想再跟美伽多说一句话,然而他偏头又看了看玛朵莫塞尔,美丽的人偶歇在柔软的小椅与精致的花朵中间,心情很好地朝他微微笑着。
[j]E6KW8E OS91WF[/j]
[j]E6KW8E OS91W8[/j]他恨铁不成钢般地叹了口气。
[j]E6KW8E OS91WJ[/j]
[j]E6KW8E OS91VH[/j]“现在,去把门外的篮子拿进来。既然是冬天,我想着大概你……算了。旧友送来的红茶与新鲜糕点,过来与我一同品尝吧。”[j]E6KW8E OS91WD[/j]

[j]E6KW8E OS91WC[/j]*[j]E6KW8E OS91VC[/j]

[j]E6KW8E OS91VX[/j]脖颈被细线勒得生痛。[j]E6KW8E OS91VM[/j]

[j]E6KW8E OS91VJ[/j]鸣上岚骑在马上,因此很轻易地便能越过不算高的院墙看着美伽的脸,然而美伽却不是如此,他有些费劲地用一只手扒着墙头,脚下也不知道找了些什么踩着,总让人感觉摇摇晃晃的。
[j]E6KW8E OS91WT[/j]
[j]E6KW8E OS91VJ[/j]“唉,小美伽,其实你不用隔着墙与我说话的呀。”金发美少年以手托颊,摇头叹了口气,“巡逻骑士出行,平民必须回避是没错,但我们是朋友。”
[j]E6KW8E OS91W1[/j]
[j]E6KW8E OS91WF[/j]“不行啊小鸣,”美伽把头摇得像拨浪鼓,“最近我总感觉有好多人的视线盯着这里……我不能给先生招来麻烦。”
[j]E6KW8E OS91VF[/j]
[j]E6KW8E OS91VI[/j]“好吧,如果有需要帮忙的地方,随时叫我哦。”鸣上认真叮嘱,随即换了一种欢快的语气,“那么,让我来看看,我的小美伽今天又要送我些什么呀?”
[j]E6KW8E OS91VG[/j]
[j]E6KW8E OS91WV[/j]“嗯啊!嘿嘿嘿,我有好多好多东西要给小鸣!”美伽的另一只手举了起来,他把一个小包裹托过墙头,“里面有上次我吃到的好吃的糖果,那颗宝石先生说不通透可是我觉得颜色很像小鸣的眼睛,还有之前在买材料的时候——隔壁就是女孩子们买小玩意的铺子,我听说进了新的熏香,就溜进去用攒下来的钱……还有些别的!小鸣不能呆太久对吧?回去自己翻翻看!”
[j]E6KW8E OS91VF[/j]
[j]E6KW8E OS91WW[/j]“哇啊~谢谢小美伽!”接过包裹,鸣上揭开马背上绣着精致纹章的箱子,小心地将它安置在里面,“我会好好珍惜它们的!”
[j]E6KW8E OS91WE[/j]
[j]E6KW8E OS91W0[/j]转过脸,却看见美伽依然盯着自己,抿着唇,像是有些不好意思。
[j]E6KW8E OS91W5[/j]
[j]E6KW8E OS91WH[/j]“嗯?怎么了?小美伽还有话想跟我说吗?”他略一夹马腹,心爱的坐骑会意地朝墙边靠了些,让他得以伸出手摸摸面前那颗鸦青色的脑袋。[j]E6KW8E OS91VR[/j]
[j]E6KW8E OS91WU[/j]
“其实……我还有别的东西想给小鸣。”视线乱飘,美伽像是终于下定决心般地矮下身子,从一旁拿了个什么别的出来,“这个……小鸣不嫌弃的话,就收下吧。”……
[j]E6KW8E OS91WX[/j]
[j]E6KW8E OS91VX[/j]马蹄声渐远,美伽依然趴在墙头上张望着。
[j]E6KW8E OS91VZ[/j]
[j]E6KW8E OS91WV[/j]“一个宫廷骑士……居然会跟你成为朋友。”不知何时,宗也来到了院子里。他挟着一匹布料,略略仰头看美伽。
[j]E6KW8E OS91WW[/j]
[j]E6KW8E OS91WI[/j]“嗯啊,因为小鸣很温柔嘛,跟先生一样。”嘿呀,跳下用以垫脚而垒起来的瓦片,美伽蹲下身,把它们一块块搬回院子的角落里去。
[j]E6KW8E OS91VD[/j]
[j]E6KW8E OS91VO[/j]“哼。”宗用标志性语气予以回应,“我把你捡回来的时候,可完全没看出你有这么高贵的朋友。”[j]E6KW8E OS91VV[/j]

[j]E6KW8E OS91VN[/j]“嘿嘿,先生放心,现在我心中最高贵最仰慕的人已经是先生啦!”
[j]E6KW8E OS91W5[/j]
[j]E6KW8E OS91WK[/j]“你可真会转移话题!”[j]E6KW8E OS91WS[/j]

[j]E6KW8E OS91VG[/j]哪有,我不敢的啦!这么说着,美伽跑来宗的身边想看看他拿来的布料,结果被一句“洗手去!”吼得灰溜溜挪去水缸边上了。[j]E6KW8E OS91VO[/j]

[j]E6KW8E OS91WM[/j]倒确实是个温柔的人,明明什么也不可能缺,还每次都能把给他的那堆破烂玩意儿好好收藏起来。宗心想。他见美伽甩着手上的水跑回来,又在靠近他的时候小心地把剩下的水渍在衣角上擦了擦。[j]E6KW8E OS91VF[/j]
[j]E6KW8E OS91VN[/j]
“话说回来,先生看见了吗?我把小鸣送我的那个别在玛朵姐的身上了!我觉得跟她的新衣服还蛮衬的。”
[j]E6KW8E OS91WM[/j]
[j]E6KW8E OS91VR[/j]“哼,你的审美也就到此为止了吧 ,纹章这种要多少有多少的东西……所以,作为回礼,你就送了他那个吗?”宗瞟他一眼。
[j]E6KW8E OS91VQ[/j]
[j]E6KW8E OS91VN[/j]“嗯啊?先生知道我做了什么吗——我、我不是故意用那匹布料的!我是看着它的颜色……”美伽手忙脚乱地解释。
[j]E6KW8E OS91VG[/j][j]E6KW8E OS91WC[/j]
布料什么的不是重点,反正也是我用剩不要的。宗说。
[j]E6KW8E OS91W1[/j]
[j]E6KW8E OS91WL[/j]“我只是觉得,你的手艺……咳,有些长进了。”
[j]E6KW8E OS91W2[/j]
[j]E6KW8E OS91W4[/j]话音刚落他便见美伽张大嘴盯着他,眼睛闪闪发光。
[j]E6KW8E OS91VS[/j][j]E6KW8E OS91VO[/j]
“您是夸我了吗?”
[j]E6KW8E OS91VV[/j]
[j]E6KW8E OS91WL[/j]“……咳!只是一点点!毕竟每天都在我的手下工作,要是还没有长进,那未免也太没有用了!”
[j]E6KW8E OS91VK[/j]
[j]E6KW8E OS91WM[/j]“嘿嘿!先生谢谢你!”美伽笑开。这算是宗第一次直接表现出一些赞赏之意,真是的~明明年纪也就比我大不了多少,为什么要整天板着个脸啊。不过先生最近对我太好了,看着还挺怕的,他是不是又在想些有的没的?改天把这个写进信里问问小鸣。小鸣什么都懂!
[j]E6KW8E OS91WV[/j]
[j]E6KW8E OS91VV[/j]他记得,今天先生要为他“採寸”。这是过去只属于一人的特殊待遇。
[j]E6KW8E OS91VT[/j]
[j]E6KW8E OS91WJ[/j]所以我大概也能派上些用场了,是吗?[j]E6KW8E OS91WR[/j]
[j]E6KW8E OS91VK[/j]
在院内的阳光下张开双臂,美伽开心地想。宗安置好布料,回头便看见少年踮着脚在转小小的圈圈,他走过去把美伽的脸扳直,叮嘱他别乱动之后,去一旁的框里拿皮尺和羊皮纸去了。[j]E6KW8E OS91WO[/j]
[j]E6KW8E OS91WF[/j]
而美伽此刻正乐滋滋地想,老师的眼睛,在阳光下可真好看呀。
[j]E6KW8E OS91WQ[/j][j]E6KW8E OS91VD[/j]
*
[j]E6KW8E OS91VS[/j][j]E6KW8E OS91VH[/j]
糟糕,脚腕上的提线有些松动了。
[j]E6KW8E OS91W2[/j][j]E6KW8E OS91W8[/j]
顺了顺额前的刘海,美伽磨磨蹭蹭地穿过院子,慢慢将门推开一道小缝。虽然不愿意出门,也不想直面陌生人的视线,但是家里的粮食已经快见底了,自己虽然能用捡回来的果子果腹(并且美伽觉得它们并不难吃),但先生每次看见这些东西,脸都要皱成特别奇怪的一团……他不愿看见先生这样的表情。
[j]E6KW8E OS91VI[/j][j]E6KW8E OS91W0[/j]
他们的生活向来是没有困难的,隔一段时间会有先生的朋友出现,给他们送来金币或日常必需品,有时带走一些人偶或服装,有时不带。那时候美伽通常会躲起来,从某个角落偷偷进行观察。红发的青年经常带来的是做人偶必需的材料,他喜欢这样的人,因为金币通常会被先生在这方面花光,若是由他送来,自己总还能存下一点;出现频率最低的是会发出奇怪声音的短发青年,但是他会带些美伽见也没见过的东西来,这时的先生会格外开心,像孩子似地与那人说好久好久的话;红发挑染的小鬼对他有敌意,却是最常造访的人,给他们的帮助也最大;而他最不愿看见水色长发的那个怪人——并不是因为无论藏在哪里都会被那人挖出来这么肤浅的原因!对比起来黑发青年大概算是最正常的人了,不过美伽一直闹不明白,为什么两个人对着一壶红茶一盘点心可以坐一个下午只说两句话?是都睡着了吗?[j]E6KW8E OS91WS[/j]
[j]E6KW8E OS91WD[/j]
这么问的时候,他不出意外地又被先生责骂了,你的小耳朵都在听些什么,我跟零明明进行了许多交流!类似种种。但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再不出门,晚饭大概率是没有着落了。[j]E6KW8E OS91VB[/j]
[j]E6KW8E OS91WX[/j]
最近先生似乎在构思新的人偶,我不能让他的身子垮掉呀。美伽叹着气,转身将门关好,抬头,然后生生刹住了踏出去的脚步。
[j]E6KW8E OS91WI[/j]
[j]E6KW8E OS91VY[/j]一个熟悉且久而未见的身影伫立在院墙边,像是已等了好些时间。[j]E6KW8E OS91VL[/j]

[j]E6KW8E OS91WX[/j]那一瞬间有许多感情涌上美伽的心头,然而他不是个会仔细思考的人,摒弃所有,首先翻上表层的是明明白白的惊讶:“成鸣哥!你怎么在这里……先生看见你会生气的!”
[j]E6KW8E OS91VM[/j]
[j]E6KW8E OS91VZ[/j]美如画中圣童一般的小小人儿转过脸,朝他露出一个微笑:“诶,小美伽,好久不见。”
[j]E6KW8E OS91VC[/j]
[j]E6KW8E OS91W2[/j]“好久不见……不是,成鸣哥!你不该来,先生最近好不容易稳定下来,你知道他的,如果——”
[j]E6KW8E OS91W1[/j][j]E6KW8E OS91VN[/j]
“我知道,小美伽。”仁兔——被宗日日挂在嘴边的“完美之作”,轻轻朝前踏出一步,阻断了美伽的话头,“你还是像以前一样,三句不离斋宫吶。”
[j]E6KW8E OS91VX[/j]
[j]E6KW8E OS91WM[/j]“没办法呀,我只能照着先生的指示行动嘛。”美伽笑开,露出小小的虎牙,“不过,先生也常常念叨成鸣哥,说不定他见了你,心情会好些。怎么办,这种二选一的选项令我好困扰啊,我脑子又不太好……”
[j]E6KW8E OS91VJ[/j][j]E6KW8E OS91W7[/j]
“还是算了吧,现在的我,他大概并不想见到的。”不着痕迹地瞥了眼自己的衣角,仁兔笑笑。
[j]E6KW8E OS91WH[/j]
[j]E6KW8E OS91VH[/j]美伽看着仁兔。金发的——少年,或者哪怕被称作少女也没有异议吧,拥有着仿佛被圣光沐浴过的、模糊了性别界限的美貌,这位精致的天使,先生最喜欢的杰作——现在正穿着一身“低贱的”云游唱诗班的制服站在他的面前。[j]E6KW8E OS91VG[/j]

[j]E6KW8E OS91WL[/j]“成鸣哥还是那么漂亮,而且有了全新的生活,好像过得很好,我真的很开心……啊!”仿佛吐露了不该吐露的心声似地,美伽立刻举起手捂住嘴,警觉地四处望了望。看见这一幕的仁兔不禁皱起了眉。[j]E6KW8E OS91WS[/j]

[j]E6KW8E OS91W2[/j]“小美伽,这次来我没打算给你们添麻烦,既然斋宫可能不想见我,那我就把我的来意告诉你吧。”[j]E6KW8E OS91WX[/j]

[j]E6KW8E OS91VR[/j]“嗯啊?成鸣哥是有重要的事情要说吗?可是我不一定记得住……”[j]E6KW8E OS91VH[/j]

[j]E6KW8E OS91VG[/j]“没关系。小美伽只需要听着就好,再把记得的部分,尤其是第一件事,转告给你的先生就可以了。”[j]E6KW8E OS91W9[/j]

[j]E6KW8E OS91W6[/j]“好,我知道了。”美伽上前两步,牵起仁兔的一只手,“成鸣哥说吧。”
[j]E6KW8E OS91WB[/j]
[j]E6KW8E OS91WM[/j]仁兔从来闹不明白这个孩子在想什么,从他们共同生活的那天起他就不懂。他像个不谙世事的孩童,某些方面却又敏锐得惊人。
[j]E6KW8E OS91VQ[/j]
[j]E6KW8E OS91W6[/j]“首先,前几天我家孩子们去宫里表演的时候,看见斋宫家哥哥和几个最近有些动作的大臣走在一起。你们最近小心些。”[j]E6KW8E OS91VM[/j]

[j]E6KW8E OS91W5[/j]美伽点点头,他知道先生家里有许多大人物,但是为什么要小心些,他不明白。总之,不明白的事转告先生就好。
[j]E6KW8E OS91W6[/j]
[j]E6KW8E OS91W5[/j]“其次。小美伽,”仁兔深吸一口气,“你有没有想过离开这里?”
[j]E6KW8E OS91VR[/j]
[j]E6KW8E OS91WQ[/j]“离开?”美伽瞪大眼,放开了仁兔的手,“先生没有说过要走——”
[j]E6KW8E OS91WM[/j]
[j]E6KW8E OS91VY[/j]“所以说,我是指你自己。你,小美伽你本人。”仁兔踏近一小步。他与美伽的距离并未拉近多少,可美伽却反射性往后退了一大步,这令他的眉头皱得更深,“我是认真的,小美伽,你也是时候考虑一下自己的事情了,不要什么都以斋宫为中心,尤其是在现在这个时候,很有可能——我是指,你无法再呆在他的身边——”
[j]E6KW8E OS91WF[/j]
[j]E6KW8E OS91WN[/j]“那我就等先生自己赶我走。”美伽毫不犹豫地开口。[j]E6KW8E OS91W6[/j]

[j]E6KW8E OS91WU[/j]仁兔还要说什么,美伽垂下眼,笑了笑:“成鸣哥,我除了先生身边以外已经无处可去了。”
[j]E6KW8E OS91W0[/j]
[j]E6KW8E OS91VU[/j]沉默在两人间蔓延,打破它的是仁兔:“我明白啦,那小美伽记住我说的话,好好照顾自己和斋宫。”
[j]E6KW8E OS91WX[/j]
[j]E6KW8E OS91WA[/j]“嗯!”美伽说,“话说回来,成鸣哥,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镇子上买点吃的?我知道有一家糖果铺,嗯,虽然很小,糖果的味道也没有先生的朋友们带过来的那些好,但是它有一种糖,我偷偷听说是把苹果……”
[j]E6KW8E OS91VZ[/j]
[j]E6KW8E OS91WY[/j]感觉就像回到了以前一样,真好——
[j]E6KW8E OS91VN[/j]
[j]E6KW8E OS91VO[/j]仁兔边听边笑,恶作剧般地跳过去牵了美伽的手,美伽也不挣脱,反拖着他便往镇里跑。
[j]E6KW8E OS91WA[/j]
[j]E6KW8E OS91VQ[/j]不过,自己要不要告诉小美伽现在先别去镇上比较好——?刚刚过来的时候似乎听到了些不好的传言……[j]E6KW8E OS91VN[/j]

[j]E6KW8E OS91W6[/j]仁兔望着前面人瘦削的背部线条,陷入了小小的沉思。[j]E6KW8E OS91WO[/j]
[j]E6KW8E OS91VF[/j]
*[j]E6KW8E OS91WG[/j]

[j]E6KW8E OS91VF[/j]后腰上的齿轮带动细线吱吱作响。[j]E6KW8E OS91WR[/j]

[j]E6KW8E OS91WU[/j]最近小镇上失踪了几个孩子。
[j]E6KW8E OS91WD[/j]
[j]E6KW8E OS91WT[/j]消息是镇长秘书带来的。他有些战战兢兢,像背着任务一般踏进宗的院子。同来的还有一个矮小肥胖的男人,高高的礼帽斜戴着,手拿的牛皮本子上嵌着一只银质的十字架。
[j]E6KW8E OS91WI[/j]
[j]E6KW8E OS91VQ[/j]宗虽然嫌麻烦,但依然出来迎接了对方。他把两人请进外间,美伽果不其然不见踪影。窗帘拉开,桌面上摆着精致的茶具,宗将里面的茶倒出,他并没有重新泡上一壶。[j]E6KW8E OS91WI[/j]

[j]E6KW8E OS91VF[/j]戴着金边眼镜的男人小心翼翼地坐下,说明了来意,希望宗最近小心:“毕竟您住的地方比较偏僻,请注意自己的安全。”
[j]E6KW8E OS91WX[/j][j]E6KW8E OS91VR[/j]
“知道了,感谢您特意前来告知。还有什么其他的事吗?”
[j]E6KW8E OS91VF[/j]
[j]E6KW8E OS91VV[/j]“嗯……”礼帽男人——镇长秘书介绍说,他是王国派来的调查官,——伸着脖子,眼珠滴溜溜转着观察四周。宗有些烦躁地闭上眼睛,强忍着没有用手指去叩击桌面,好盖掉皮鞋在屋内哒哒走动的声音。厅内并没有他工作时的用具,离开家的时候他也没有带出很多属于自己的东西,但是宅子是斋宫家的,从他住到这里来的那一天起镇里的长官们就收到了风声。
[j]E6KW8E OS91WH[/j]
[j]E6KW8E OS91WL[/j]见同行者没打算开口,秘书有些瑟缩地靠近宗,小声询问:“那个,斋宫先生最近有回家的打算吗?”
[j]E6KW8E OS91WH[/j]
[j]E6KW8E OS91WR[/j]宗睁开眼,斜睨他:“没有。怎么?”[j]E6KW8E OS91VI[/j]

[j]E6KW8E OS91WI[/j]男人一愣,随即谄媚地小声笑道:“不不,只是再次提醒您得小心些,如果看见了什么可疑的人物的话请务必告诉我。”
[j]E6KW8E OS91VL[/j]
[j]E6KW8E OS91VU[/j]而那顶着调查官头衔的男人则盯着厅内一角摆放的娃娃身上别着的一枚闪闪发光的纹章,用尖细的声音询问道:“请问您这间屋子里还有其他人居住吗?”
[j]E6KW8E OS91VT[/j]
[j]E6KW8E OS91WI[/j]“有。是我的……学徒。”[j]E6KW8E OS91VP[/j]

[j]E6KW8E OS91WF[/j]“请问他叫什么名字?现在人在哪儿呢?”
[j]E6KW8E OS91VI[/j]
[j]E6KW8E OS91W1[/j]“大概是出去玩儿了吧,他自己也是个小孩子。”宗这次是真正皱起了眉头,“我还有事,您的话问完了吗?”
[j]E6KW8E OS91WO[/j]
[j]E6KW8E OS91WC[/j]完了,完了,请容我们告辞。见礼帽男人微微颔首,镇长秘书如蒙大赦,立刻从椅子上站起。
[j]E6KW8E OS91WC[/j][j]E6KW8E OS91VM[/j]
好的。宗点点头,他并没把这整件事放在心上。
[j]E6KW8E OS91W1[/j][j]E6KW8E OS91WU[/j]
这时候的美伽正在离宅子不远处的空地上独自游荡。他知道有人来找先生,打算晚些再回去。刚刚他在这儿遇见了一个小男孩,抱着毛绒娃娃独自哭着,他想上去问问是怎么回事,对方却一下跑得远远的,还害怕地看着他。
[j]E6KW8E OS91VF[/j]
[j]E6KW8E OS91W1[/j]隔着一些距离他朝对方喊话,总算知道孩子的玩偶被人给弄坏了。
[j]E6KW8E OS91VQ[/j]
[j]E6KW8E OS91W6[/j]“我帮你补好吧!”他向对方提议,“你就把它放在那儿,我过去拿……”
[j]E6KW8E OS91WQ[/j]
[j]E6KW8E OS91WB[/j]男孩子有些心动,踌躇了一会,最终摇摇头跑了。美伽有些沮丧,他并非时常朝别人展露好意,这令他感到些许挫败。他慢慢地朝宅子的方向走回去,恰好看见一个男人点头哈腰地从院子里退出来。
[j]E6KW8E OS91WP[/j]
[j]E6KW8E OS91WC[/j]那人他认识,是常年跟在镇长身边的秘书。他虽然并非出生在这儿,倒也在附近的森林和田野流浪了不短的时间。并不打算让对方发现自己,美伽绕过前门,却听见他与另一人说话的声音:“您也看见了,这位确确实实是斋宫家的小儿子,……嗯,失踪的孩子里有落魄骑士家的不假,但也不能……同住人,知道了,可是最近他家那位大人刚刚来了命令……”[j]E6KW8E OS91VQ[/j]
[j]E6KW8E OS91W3[/j]
美伽听了一会儿,摸不着头脑,决定不去理他们,偷摸从矮墙的一边翻了进去。
[j]E6KW8E OS91WW[/j]
[j]E6KW8E OS91VP[/j]宗居然正在屋子门口等着他。
[j]E6KW8E OS91VP[/j]
[j]E6KW8E OS91W6[/j]美伽大大地抖了一下,缩起肩膀等骂,却意外地没有收到任何苛责的话语。[j]E6KW8E OS91WC[/j]

[j]E6KW8E OS91VI[/j]“影片,你过来。”[j]E6KW8E OS91WU[/j]
[j]E6KW8E OS91VI[/j]
“嗯啊,先生,我来了。”
[j]E6KW8E OS91VB[/j][j]E6KW8E OS91WT[/j]
少年有些疑惑,脚步却无丝毫迟疑,直直走向他倾慕的人。
[j]E6KW8E OS91VX[/j]
[j]E6KW8E OS91VI[/j]宗微眯起眼睛看着他。从捡他回来开始也不知道已经过了多久,但在宗看来,那是一段很长很长的时间。
[j]E6KW8E OS91W3[/j][j]E6KW8E OS91WU[/j]
他将手上的包裹递给对方。
[j]E6KW8E OS91VD[/j]
[j]E6KW8E OS91WX[/j]“去换上看看。”
[j]E6KW8E OS91VR[/j][j]E6KW8E OS91VH[/j]
美伽倒吸一口气,他朝包裹伸出手,却没接,扁着嘴抬头望宗,感觉下一秒就要哭出来:“先生,这是什么——”
[j]E6KW8E OS91VB[/j]
[j]E6KW8E OS91VA[/j]“赶紧拿上!我的手很累!”
[j]E6KW8E OS91VU[/j]
[j]E6KW8E OS91VY[/j]“呜啊啊啊啊啊好的先生!呜呜呜呜呜……”
[j]E6KW8E OS91VL[/j]
[j]E6KW8E OS91WX[/j]“吵死了!不要哭!敢把鼻涕眼泪抹在上面我就马上把它烧掉——”
[j]E6KW8E OS91VW[/j]
[j]E6KW8E OS91VC[/j]“啊啊啊啊啊不要啊!!”
[j]E6KW8E OS91WW[/j][j]E6KW8E OS91W8[/j]
少年的声音转着弯儿消失在他自己的小偏房里,宗一边念叨着真是无可救药一边走进房内,从一大堆配饰里挑出一顶小帽子和一副系带,顺手捎上了美伽平时喜欢的一个玩偶。[j]E6KW8E OS91W7[/j]

[j]E6KW8E OS91VG[/j]走出来他就看见美伽带着大大的笑容站在院子里,双手背在背后,晃来晃去。[j]E6KW8E OS91VZ[/j]

[j]E6KW8E OS91W6[/j]“先生的衣服,果然是最棒的!”他笑着说。[j]E6KW8E OS91WB[/j]

[j]E6KW8E OS91W8[/j]就是套普通的背带装而已。啊,扣子都会扣错,真是没用啊……还有这边的装饰,应该这么放!宗把系带挂在美伽臂上,托着下巴站远看了看,摇摇头,最终还是抚顺乱毛,把帽子扣在了他的头顶。
[j]E6KW8E OS91VE[/j][j]E6KW8E OS91WX[/j]
再把这玩意塞手里。行了。
[j]E6KW8E OS91VQ[/j]
[j]E6KW8E OS91WS[/j]哦哦,跟我是配套的!先生专门做的吗!美伽大呼小叫。
[j]E6KW8E OS91VY[/j][j]E6KW8E OS91VS[/j]
是我随手拿的好吧!自己的玩偶拜托记清楚!宗反驳。
[j]E6KW8E OS91VL[/j]
[j]E6KW8E OS91WO[/j]“嘿嘿,因为我现在太幸福了嘛,脑子里都是一团浆糊了。”美伽踮着脚转了一个大大的圈,又一圈。[j]E6KW8E OS91WI[/j]

[j]E6KW8E OS91VN[/j]嗯。宗点头。
[j]E6KW8E OS91WG[/j][j]E6KW8E OS91VK[/j]
“勉强有个人的样子了,手工技术也还算过关。你已经可以一个人活下去了呢,影片。”
[j]E6KW8E OS91W4[/j][j]E6KW8E OS91VL[/j]
“嗯啊?”美伽抬头看他,笑容凝固在脸上。
[j]E6KW8E OS91VA[/j]
[j]E6KW8E OS91VD[/j]怎么了?宗皱眉。[j]E6KW8E OS91W0[/j]
[j]E6KW8E OS91VP[/j]
然后他就见美伽的眼里突然落下泪来。
[j]E6KW8E OS91VP[/j][j]E6KW8E OS91VG[/j]
宗被吓了一大跳:“影片!你怎么回事?”
[j]E6KW8E OS91VI[/j]
[j]E6KW8E OS91WR[/j]“我知道我不是先生的作品,”美伽的眼泪大颗大颗地顺着脸颊流下来,“我只是先生半路捡回来的废品……比不上先生一手做出来的人偶,更比不上成鸣哥,所以我每天都很努力。先生把衣服给我穿,我真的很高兴,我以为我已经成为先生的人偶了……”
[j]E6KW8E OS91WQ[/j]
[j]E6KW8E OS91WW[/j]宗以手抚额:“普通人也能穿我做的衣服吧?你就那么执着于成为我的人偶吗?”
[j]E6KW8E OS91W2[/j]
[j]E6KW8E OS91WH[/j]“因为……因为先生的身边只有人偶。”美伽抽泣着说。“我不想一个人活下去,我想一直陪在先生身边。”
[j]E6KW8E OS91WR[/j][j]E6KW8E OS91W6[/j]
*
[j]E6KW8E OS91WM[/j][j]E6KW8E OS91W6[/j]
连着头顶上提线的木架摇摇欲坠。[j]E6KW8E OS91W5[/j]

[j]E6KW8E OS91VI[/j]上次鬼龙的造访带来了一个不那么好的消息,斋宫家好像要开始行动了。[j]E6KW8E OS91W5[/j]

[j]E6KW8E OS91VE[/j]最近大概会有盖着火漆的信件送到你的手上吧。儿时好友皱着眉低声道,虽然这样你就是我的同僚了,不过我倒是希望你最好不要沦落到这一步。
[j]E6KW8E OS91WT[/j]
[j]E6KW8E OS91WL[/j]宗自己倒是冷笑一声。他这个小儿子的才能,在斋宫家活动的领域看来跟废物无疑,大概是哥哥与姐姐遇到了些阻碍,于是父亲迫切希望一个流着同样血液的人替他在新的版图开疆扩土吧。你不如回去告诉他我被不知道哪儿派来的杀手给杀死了,反正一把火一烧,谁也说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宗哂笑,结果被鬼龙认真地分析反驳说,这样你必须把你所有的娃娃也给一起处理掉才行,那太可惜了。[j]E6KW8E OS91WV[/j]
[j]E6KW8E OS91VT[/j]
是啊,我不舍得。宗叹道。可那又如何。
[j]E6KW8E OS91WN[/j]
[j]E6KW8E OS91WL[/j]自由了这么些时日,原来始终是被斋宗家的线给遥遥牵着的。
[j]E6KW8E OS91WD[/j][j]E6KW8E OS91WV[/j]
自己究竟是因为什么而跑出来的呢?大概是那时候,那时候他们命令自己把仁兔和玛朵莫塞尔一起从家里扔出去。[j]E6KW8E OS91VR[/j]

[j]E6KW8E OS91VP[/j]你的什么人偶游戏也该有个限度,就到今天为止吧。父亲边读报纸边这么说着,仿佛刚按了一下唱片机的播放键,于是机器就能开始自动流淌出他想要的音乐。[j]E6KW8E OS91WU[/j]
[j]E6KW8E OS91WC[/j]
于是宗就照做了,只不过他也一同离开了。
[j]E6KW8E OS91VM[/j]
[j]E6KW8E OS91WX[/j]要不就走得更远吧,到一个完全没有人找得到的地方去,带上他的人偶们,还有影片。
[j]E6KW8E OS91WG[/j]
[j]E6KW8E OS91VI[/j]宗很清楚,如果带着美伽回去,在那栋金碧辉煌的宅子里他大概都呆不过一个礼拜。就算是做佣人吧,口音乱七八糟的不说,还有那么多语气词。做事倒是勤快,只是身体也不好,谁会允许他在那儿活着呢?
[j]E6KW8E OS91VA[/j]
[j]E6KW8E OS91VU[/j]况且那并不是他该在的地方。[j]E6KW8E OS91WJ[/j]

[j]E6KW8E OS91VO[/j]宗想起仁兔离开后的那些时日,为了找到仁兔的代替品,他把自己关在屋内没日没夜地制作人偶。无论被好友们如何赞叹,无论卖出多高的价钱,他始终觉得不能令自己满意,而忘了——完全忘了,人偶,从来不该只是他灵感的载体。
[j]E6KW8E OS91WX[/j]
[j]E6KW8E OS91WA[/j]让他发现这点的,就是活生生的影片美伽。
[j]E6KW8E OS91W8[/j][j]E6KW8E OS91VZ[/j]
或许齿轮就是从将美伽捡回来时开始转动的。他与仁兔从小长在深宅中,就算逃出来也笨拙得不知道如何生活,而这只小乌鸦栖在他们身边,叽叽喳喳,将世界的可能性放在二人眼前。
[j]E6KW8E OS91WD[/j]
[j]E6KW8E OS91WR[/j]于是仁兔离开了。你也应该如此。
[j]E6KW8E OS91WB[/j][j]E6KW8E OS91VR[/j]
你不该被束缚在我的身边。[j]E6KW8E OS91WJ[/j]
[j]E6KW8E OS91WI[/j]
你从来就不是我的人偶,影片。
[j]E6KW8E OS91VW[/j]
[j]E6KW8E OS91VM[/j]你是一个人。一个人啊。
[j]E6KW8E OS91VG[/j]
[j]E6KW8E OS91VB[/j]宗闭上眼,深吸一口气。
[j]E6KW8E OS91VW[/j]
[j]E6KW8E OS91VP[/j]今天的午饭是美伽做的。他将盘子刀叉摆放整齐,看着宗入座,优雅地将黄油刮下来抹在吐司上。
[j]E6KW8E OS91WK[/j]
[j]E6KW8E OS91VI[/j]“有什么事就说,别站在那儿一动不动的,我吃不下饭。”宗说。
[j]E6KW8E OS91VH[/j][j]E6KW8E OS91VB[/j]
美伽开口:“先生……我不知道先生在想些什么,是不是之前成鸣哥还有鬼龙先生带来的消息?说要让先生离开什么的。我脑子笨,不明白这些事儿,先生要回家去了吗?”
[j]E6KW8E OS91VN[/j]
[j]E6KW8E OS91WL[/j]宗没有说话。[j]E6KW8E OS91VA[/j]

[j]E6KW8E OS91WD[/j]面前的小乌鸦唉声叹气:“虽然我跟成鸣哥说了,要等到先生不要我的时候我才走,但是现在我发现,果然我还是不想离开先生。”[j]E6KW8E OS91WO[/j]

[j]E6KW8E OS91WK[/j]“你不需要离开,留在这儿就好了。”宗说,“这整间院子我认为还是够你折腾的,至于吃穿方面,我之前就说过,你的手工艺活儿已经勉强能够出师了,我也会让零他们都来照顾着点——”
[j]E6KW8E OS91VH[/j]
[j]E6KW8E OS91WD[/j]美伽急了:“可是先生不在这儿,我留下来又有什么意义呢?我就要成为先生的人偶了——先生,就让我多陪在你身边吧。去哪儿我都愿意,如果进不了先生的家门,我就呆在外面的森林里、野地上、山间——”
[j]E6KW8E OS91VK[/j]
[j]E6KW8E OS91WU[/j]“不用了。”
[j]E6KW8E OS91WK[/j]
[j]E6KW8E OS91WC[/j]咔嚓。
[j]E6KW8E OS91WO[/j][j]E6KW8E OS91W7[/j]
“影片,你总是要学会自己生活。”
[j]E6KW8E OS91WQ[/j][j]E6KW8E OS91W5[/j]
咔嚓。[j]E6KW8E OS91WL[/j]

[j]E6KW8E OS91W6[/j]“以后有事可以找鬼龙,他也算是你的熟人了。”
[j]E6KW8E OS91W7[/j]
[j]E6KW8E OS91VD[/j]咔嚓,咔嚓。
[j]E6KW8E OS91VP[/j][j]E6KW8E OS91W2[/j]
“那个骑士团的小鬼……是个好人,有什么问题,他一定会帮你。”[j]E6KW8E OS91WX[/j]

[j]E6KW8E OS91VY[/j]咔嚓,咔嚓。
[j]E6KW8E OS91W5[/j]
[j]E6KW8E OS91WI[/j]“虽然我不愿这么说,好吧——就算你曾经是我的人偶,那你身上所有的提线,我也会在今天、在这里,替你全部剪断。”
[j]E6KW8E OS91VU[/j]
[j]E6KW8E OS91WI[/j]咔嚓。
[j]E6KW8E OS91W9[/j]
[j]E6KW8E OS91VE[/j]“你自由了,影片。”[j]E6KW8E OS91WX[/j]

[j]E6KW8E OS91VI[/j]行了,我知道你不开心。但是你不应该感到骄傲吗?我曾经赋予了你七根提线,那不是你梦寐以求的吗?宗伸过手去,把手帕递给美伽。[j]E6KW8E OS91WE[/j]

[j]E6KW8E OS91WM[/j]“……先生是笨蛋,大笨蛋!”美伽揪着手帕,嚎啕大哭。“把我的线给我接回去嘛!我不要离开先生……”[j]E6KW8E OS91W6[/j]
[j]E6KW8E OS91W7[/j]
“行了,行了,我没说现在就要你离开。快点停下来!”宗被他哭得就快没脾气。
[j]E6KW8E OS91VW[/j][j]E6KW8E OS91W5[/j]
“我不管,我一定要让先生知道……我会证明给先生看!我可以帮到你的!”
[j]E6KW8E OS91WY[/j][j]E6KW8E OS91VW[/j]
还瞪我。区区一个影片。宗低下头,切着盘子里剩下的吐司,听对方吧嗒吧嗒地跑走,忽然失去了所有进食的兴致。[j]E6KW8E OS91WO[/j]
[j]E6KW8E OS91VB[/j]
*[j]E6KW8E OS91WB[/j]

[j]E6KW8E OS91WR[/j]美伽把自己关在他的那个小小的隔间里生闷气。宗趁此机会久违地出门,往小镇的护卫队那儿去了一趟,也算是为自己离开后美伽独自一人在此处生活做些布置。街上的人看他的眼神都很奇怪,宗从鼻腔深处哼了一声,他晓得镇上的风言风语。本来远离人烟独自居住就容易招来话柄,何况自己还整日与人偶作伴,那些“郊区的宅子里住着的小少爷是吃人的妖怪”一类的睡前故事,他简直用一根手指都能为这儿的父母们编出上百个。
[j]E6KW8E OS91WR[/j]
[j]E6KW8E OS91VE[/j]护卫队的队长看他的眼神也不太自然,得知了来意之后,旁敲侧击地问宗之后接手他宅子的这位究竟是何方神圣。
[j]E6KW8E OS91VF[/j]
[j]E6KW8E OS91WB[/j]“就是时常出门为我采办的那个孩子。”宗随口回答,“虽然我并非特意如此打算……”把他安置在本家附近其实也无不可,只是得更加小心,自己现在还没有这个能力。[j]E6KW8E OS91VU[/j]
[j]E6KW8E OS91VE[/j]
男人的语气愈加奇怪:“留给一个孩子……?”
[j]E6KW8E OS91VX[/j]
[j]E6KW8E OS91WW[/j]想着少年泪眼朦胧鼓起双颊瞪自己的样子,宗不由得轻哼出声:“是啊。”
[j]E6KW8E OS91WC[/j]
[j]E6KW8E OS91WY[/j]以后吧,以后再把影片接回身边。等我也能剪断那根线,成为真正的我的时候——[j]E6KW8E OS91WX[/j]
[j]E6KW8E OS91WD[/j]
一刻也不想在充斥着俗物的空间内多呆,宗转身离去,忽略了身后那些互相交换的眼神。
[j]E6KW8E OS91VS[/j]
[j]E6KW8E OS91WT[/j]于是事情就在宗完全没有料到的时候发生了。
[j]E6KW8E OS91VJ[/j][j]E6KW8E OS91VP[/j]
那天他正在家里清点人偶,同时跟自己的内心做着斗争。美伽已经有几天不知去向了,大概是避开了宗的起居,也不知在做些什么。但他的想法宗已经摸透,无非就是骑士朋友为他出的主意吧?什么“冷处理一段时间,他就会知道小美伽有多么重要”一类的。
[j]E6KW8E OS91WB[/j][j]E6KW8E OS91VB[/j]
就不怕我收拾细软偷偷跑吗。宗想着,又皱起了眉。很多事情他迟迟做不出决定,与玛朵莫塞尔交谈也无法得出较好的结果,况且这几天美伽不在家,他并没有心思做些什么吃的,这令他整个人都有些心浮气躁。
[j]E6KW8E OS91W3[/j]
[j]E6KW8E OS91VC[/j]忽然间院子的大门被砰砰敲响,这在宗搬过来之后还是第一次,他啧了一声,心想是哪里来的愚蠢的玩意儿,竟敢如此打扰我的安宁——接着就是木质门扉嘭地砸在地上的声音。[j]E6KW8E OS91VG[/j]
[j]E6KW8E OS91VY[/j]
什——
[j]E6KW8E OS91W4[/j]
[j]E6KW8E OS91VC[/j]宗猛然转头,连玛朵莫塞尔都没拿——或许是本能。他疾步上前拉开屋门,便见戴着礼帽的调查官趾高气昂地背着手走进院子里,身边跟着快步走着似乎想要拦下他的镇长秘书、眼神乱飘的护卫队队长,和——许多许多的镇民。
[j]E6KW8E OS91VT[/j]
[j]E6KW8E OS91VX[/j]他们似乎并不敢踏进院子来,只在外面躁动着,往里张望。
[j]E6KW8E OS91VB[/j]
[j]E6KW8E OS91WC[/j]望见宗生气的模样,矮胖男人撅起嘴,举起手上嵌着十字架的本子,高声宣布:“我有充分的证据认为,这间宅子里有近期小镇中儿童拐卖案的嫌疑犯,这位先生,请您跟我回去,接受我的讯问——”
[j]E6KW8E OS91VQ[/j]
[j]E6KW8E OS91W6[/j]“还可以商量,可以商量……”镇长秘书搓着手喃喃。
[j]E6KW8E OS91W1[/j]
[j]E6KW8E OS91VD[/j]“我听说这里有证物。很多。”护卫队队长伸长脖子,望向屋子里去。[j]E6KW8E OS91WB[/j]

[j]E6KW8E OS91WO[/j]宗说不出话来。他甚至感觉不到自己的大脑是在飞快地转动着还是已经停止了思考,只是觉得有些晕眩,以及无止境的气愤。他走到院子中间,大声喊了些什么,却被护卫队长推了一把。宗后退几步,没站稳,摔倒在地,额角磕在进门的台阶上。
[j]E6KW8E OS91W3[/j][j]E6KW8E OS91WN[/j]
然后一阵风奇快无比地刮过,伴着调查官愤怒的喊叫,那顶礼帽啪嗒一声掉在地上。
[j]E6KW8E OS91W5[/j][j]E6KW8E OS91WM[/j]
人群彻底地涌了进来,在宗面前数步之遥,张开双臂挡在他与人潮之间的,是气喘吁吁的美伽。
[j]E6KW8E OS91VV[/j]
[j]E6KW8E OS91VY[/j]“先生!你有没有事?”美伽回头慌张询问,可感觉到人们的逼近,他旋即又转过头去。
[j]E6KW8E OS91WJ[/j]
[j]E6KW8E OS91VG[/j]我可以的,我要保护先生。我可以。[j]E6KW8E OS91W1[/j]

[j]E6KW8E OS91WB[/j]宗想说些什么,他想说影片你不要念念叨叨了!很吵啊!我现在的头很疼!但是他发不出声音。[j]E6KW8E OS91VS[/j]
[j]E6KW8E OS91W7[/j]
美伽握紧了拳,昂起脸,额发滑落在一边,用愤怒的目光盯着面前所有人。[j]E6KW8E OS91VI[/j]
[j]E6KW8E OS91VK[/j]
于是人们就看见了美伽从不愿走在阳光下的理由。[j]E6KW8E OS91W5[/j]
[j]E6KW8E OS91WP[/j]
一双嵌错了的宝石闪耀在他的脸上。平时总用较长的额发遮住,或如夜行生物般四处以阴影遮挡的,然而现在他挺胸抬头站在他们的眼前,一金一青的异色双瞳在刺眼的阳光下便一览无遗。[j]E6KW8E OS91VB[/j]
[j]E6KW8E OS91WL[/j]
异色。从不会有一个正常的人类拥有两只颜色不一样的眼睛。
[j]E6KW8E OS91WE[/j]
[j]E6KW8E OS91VL[/j]“先生他什么都不知道。”
[j]E6KW8E OS91VU[/j][j]E6KW8E OS91WP[/j]
他面对着讶然无声的人群,大声喊。[j]E6KW8E OS91W9[/j]

[j]E6KW8E OS91WY[/j]“有什么问题,就都来问我吧——我什么都能告诉你。”
[j]E6KW8E OS91WK[/j]
[j]E6KW8E OS91VY[/j]宗扶着额角坐在地上努力想看清面前的情况,然而人群过多、空气混浊,他疏于饮食,视野还在摇晃着无法聚焦,只能听见周围轰然炸开的喧闹声,有人在笑,在呢喃。[j]E6KW8E OS91WN[/j]

[j]E6KW8E OS91WQ[/j]没错。没错。就是这样。就是这样。[j]E6KW8E OS91VE[/j]

[j]E6KW8E OS91VR[/j]就在那一瞬间,宗忽然明白了美伽想要干什么。[j]E6KW8E OS91VT[/j]

[j]E6KW8E OS91VJ[/j]“等——影片!”
[j]E6KW8E OS91VU[/j][j]E6KW8E OS91VK[/j]
宗高声叫着。他从不知道自己已经干枯的喉间,除了借助木偶以外还能发出这样的声音。
[j]E6KW8E OS91VZ[/j]
[j]E6KW8E OS91VE[/j]嘶哑地,绝望地,难以置信地。
[j]E6KW8E OS91WO[/j]
[j]E6KW8E OS91VJ[/j]然后那只小乌鸦转过脸来,朝他笑了笑。已然脱离他掌控的那只右手抬起来,轻轻地点在了自己的左胸口。
[j]E6KW8E OS91WU[/j]
[j]E6KW8E OS91WJ[/j]宗发现美伽其实一点也不笨。
[j]E6KW8E OS91VJ[/j][j]E6KW8E OS91VL[/j]
在被宗捡回来之前,他独自度过了那么长一段被四处舍弃的时光。这么多失去了理智的人啊,自己的双眼在那些人看来的意义、以及能派上的用场,他再清楚不过。[j]E6KW8E OS91WP[/j]

[j]E6KW8E OS91W2[/j]宗费力地抬起头,随后被人拎着后衣领强制站起来。双腕被一只粗糙的手缚在背后,他挣扎了一下,没有挣脱。面前的美伽遭到的是更为残酷的对待,愤怒的大众一拥而上,将他瘦小的身躯淹没。随着这股浪潮,宗的耳边飘来了断断续续的对话声。[j]E6KW8E OS91WH[/j]

[j]E6KW8E OS91WE[/j]“喊这么多人来真难,要不是之前那些孩子的家里人来闹事……”
[j]E6KW8E OS91VG[/j][j]E6KW8E OS91VS[/j]
“——这也算是一箭双雕了吧?”
[j]E6KW8E OS91VI[/j]
[j]E6KW8E OS91WX[/j]“说好的分东西可一点也不能少啊……”
[j]E6KW8E OS91WB[/j]
[j]E6KW8E OS91VB[/j]“——大人物家的少爷真难伺候,这下总该老老实实回去了吧——”
[j]E6KW8E OS91WY[/j][j]E6KW8E OS91VD[/j]
“另一边就用那小子交差好了……”[j]E6KW8E OS91VF[/j]

[j]E6KW8E OS91WT[/j]啊。[j]E6KW8E OS91WE[/j]

[j]E6KW8E OS91VH[/j]沉迷于祭祀的小镇,失踪的孩子,信教的调查官。
[j]E6KW8E OS91WK[/j]
[j]E6KW8E OS91VX[/j]召唤他回归的斋宫家,另有所图的小镇管理者,被留下的少年。[j]E6KW8E OS91VM[/j]
[j]E6KW8E OS91W1[/j]
——影片的眼睛。
[j]E6KW8E OS91WR[/j]
[j]E6KW8E OS91VN[/j]而乘着风,他仿佛听见美伽的笑声,带着不知道从哪继承来的一贯口音,软软地对他说。
[j]E6KW8E OS91W9[/j]
[j]E6KW8E OS91VF[/j]先生。我好像是你最失败的作品啊。
[j]E6KW8E OS91WL[/j][j]E6KW8E OS91VQ[/j]
你看,这里还有一条提线,第八条提线,怎么剪——怎么剪,我也没有办法剪断呀。
[j]E6KW8E OS91WM[/j]
[j]E6KW8E OS91VG[/j]*
[j]E6KW8E OS91WJ[/j]
[j]E6KW8E OS91VQ[/j]少年已然残破的身体最后被扔在了垃圾场。那是宗第一次捡回他的地方。
[j]E6KW8E OS91WQ[/j]
[j]E6KW8E OS91W0[/j]宗被人群推拥着一直往前走,又被不知哪位大人物按在了众人围成的圈子的最前方。让我们亲眼见证这个被妖魔蛊惑的孩子回复神志的那一瞬吧!神啊,请允许我们赐予他平静与安宁!粗野而高亢的声音震得他头昏脑胀。
[j]E6KW8E OS91W7[/j][j]E6KW8E OS91WT[/j]
他被迫站着,骄傲令他无法低头,可他的眼前却是模糊的。景物像儿时祈祷的教堂彩窗被蒙上了一层灰纱,而他站在里面往外看,绚丽缤纷的、杂乱无章的、天旋地转的、同时有各种各样的呓语充斥他的感官。有人欢呼!有人咒骂!有人哭泣!似有熊熊烈火在四面八方轰然燃起,而宗身处其中,却只感觉到彻骨的冷意。[j]E6KW8E OS91WV[/j]

[j]E6KW8E OS91VI[/j]直到一丝血线蜿蜒着流到他的脚下,他负着的双手终于被放开。宗低下头,将手伸到眼前,发现掌心全是自己掐出来的血痕。
[j]E6KW8E OS91VY[/j]
[j]E6KW8E OS91VR[/j]他跪下,将手掌按在地面那条红色的线上。还带着些许温度的血液渗进他的掌纹,与他的交相纠缠。
[j]E6KW8E OS91W2[/j][j]E6KW8E OS91W2[/j]
如果我是个伟大的人偶师,能够就此操纵你站起来就好了。影片。[j]E6KW8E OS91WN[/j]

[j]E6KW8E OS91VI[/j]……美伽。我的美伽。[j]E6KW8E OS91VL[/j]

[j]E6KW8E OS91VN[/j]*
[j]E6KW8E OS91W7[/j]
[j]E6KW8E OS91WF[/j]城郊燃起了一把大火,火中燃烧着无数艺术品。
[j]E6KW8E OS91WG[/j]
[j]E6KW8E OS91VI[/j]数月后斋宗家来了人,问明事情经过后大发雷霆,整个小镇连着一起遭了秧。大人物,大人物生起气来,总是十分可怕的。
[j]E6KW8E OS91W7[/j][j]E6KW8E OS91VS[/j]
后来他们又派来了很多人,在变成废墟的人偶作坊里翻翻找找,想寻出小少爷的生死下落。因为好奇而来探过险的孩子们被召集起来,逐一询问着各种问题。
[j]E6KW8E OS91VW[/j]
[j]E6KW8E OS91WS[/j]有人自豪地表示自己曾找出过一个完好无损的漂亮人偶,像来自富贵人家的大小姐。不过家里大人却说从没见过这么一个人偶,可能是玩儿的时候弄不见了。
[j]E6KW8E OS91WW[/j]
[j]E6KW8E OS91WK[/j]有人的家住得稍近,信誓旦旦地说那个穿着华丽的大哥哥其实早就离开了,带着一个小小的行李。可再详细地问下去,却连朝哪个方向走的也都讲不清楚。
[j]E6KW8E OS91WB[/j][j]E6KW8E OS91WR[/j]
有人说晚上会在那边望见人影,一个瘦削的影子,抱膝坐在废墟上一动也不动,走近了看会变成乌鸦,扑棱棱飞到天空中去。[j]E6KW8E OS91WA[/j]
[j]E6KW8E OS91WE[/j]
这时大家都笑他,说怎么可能,你才不会有那个胆量过去呢!
[j]E6KW8E OS91VB[/j][j]E6KW8E OS91VT[/j]
而那男孩抱着玩偶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他也不晓得自己为什么就靠前去了,也许是影子给他的感觉很亲近,也许那只是一场梦。
[j]E6KW8E OS91W5[/j]
[j]E6KW8E OS91VE[/j]偶师折去双手,剪断提线,心房处齿轮吱呀,便有瓷似的脆弱之驱将他背起,踯躅远去。
[j]E6KW8E OS91VT[/j]
[j]E6KW8E OS91VA[/j]饲主收起水粮,敞开笼门,朝天空吹响哨音,于是黑色的不祥之鸟盘旋而至,绕他哀鸣。[j]E6KW8E OS91VU[/j]
[j]E6KW8E OS91VA[/j]
随风逝去的、这一场不复醒的梦啊。
[j]E6KW8E OS91WL[/j][j]E6KW8E OS91W3[/j]
一场属于偶师与人偶的梦。
[j]E6KW8E OS91VH[/j][j]E6KW8E OS91VQ[/j]

[j]E6KW8E OS91VC[/j]
[j]E6KW8E OS91VG[/j][j]E6KW8E OS91VD[/j]
[j]E6KW8E OS91WB[/j]

[j]E6KW8E OS91VO[/j][j]E6KW8E OS91VZ[/j]
[j]E6KW8E OS91WH[/j]
Fin.[j]E6KW8E OS91WM[/j]
【论坛搜索关键词】:🔍偶像梦幻祭 , 🔍宗みか , 🔍声に身を任せ

其他会员正在看的帖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register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联系 翼梦管理员|联系 舞城管理员|☆翼の夢★舞の城☆聯盟 ( 苏ICP备13061143号 ) | 繁體中文化      

苏公网安备 32011302320404号

GMT+8, 2019-6-18 12:53 , Processed in 0.497978 second(s), 26 queries , Gzip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立刻刷新